晋江钰泽昭焉

一失足成千古恨,感谢还未抛弃,依旧相随的亲们~

【靖苏】宗主请上榻(第四十四章)

发文是个辛苦活。第四十三章发了会被锁杀,就不贴了。

下面是.....

第四十四章

 

夜灯百花节过后,梅长苏已经半月未见萧景琰,这日听着黎钢汇报对方的事情,不禁思绪泛滥,思念也如潮水一般汹涌而来。

“宗主,宗主?”黎钢看着出神的梅长苏,轻声唤道。

梅长苏眨眼回神看了他一眼,面容染上了一抹绯红。

“你刚刚说什么?”

“属下说,靖王殿下这几日进宫频繁,殿下如今器重他,太子又被废除,金陵中传言四起,靖王殿下可能会成为......”

梅长苏伸手止住他的话,微微蹙眉,“只是传言,那位皇帝陛下的心思,我们......抓不住。”

黎钢点头,道:“还有一事,三月春猎,随行去九安山的娘娘是静妃,静妃好像向陛下提及了宗主,所以宗主,您后面也会在这次随行的人之中。”

“静姨随行去春猎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想必景琰已经和静姨说了我是林殊的事情。”梅长苏抬眼望着外面的日光,目光悠长,“九安山,你去准备下吧。”

“是。”黎钢拱手退下。

梅长苏低头捧着手边的书籍翻阅,正摆脱了脑海中之人的面容,外面便传来了黎钢的声音,“宗主,靖王殿下来了。”

手中的书突然掉在了桌案上,梅长苏理了理衣服连忙起身,表情虽然平淡如水,但是轻微勾着的唇角昭示了主人的好心情。

 

这几日无雨,风却很凉,萧景琰披着黑色的大氅进屋,对着温文儒雅的人喊道:“长苏......”

梅长苏走过去拱手相迎,道:“你怎么突然来了,也不事先同传一下,还走正门。”

黎钢早就离开了,列战英也未进来。萧景琰伸手拉住梅长苏的手指,在桌案边坐下,“你今日体温倒暖和,手不凉。”

梅长苏抽出了自己的手指,偏头给他斟茶,淡淡道:“你不会是专程来看我手凉不凉的吧?”

萧景琰接过对方送来的小茶杯,闻了口茶香道:“这不是你爱喝的武夷茶了,怎么换茶了?”

“这是蔺晨不知道从哪里寻来的暖阳茶,顾名思义,他说适合这个时节喝,你尝尝看。”梅长苏抬眼看着他道。

“蔺少阁主送的东西想必都是好东西,既然适合你,你就多喝点。”萧景琰放下杯子道:“喝完感觉肺腑都涌上一阵暖意。”

梅长苏看着对方享受的神情,不禁抿唇轻笑:“你还是没说今日为何前来。”

“许久没看你了,但是不知道找什么借口进苏宅看你。”萧景琰的手指转动着杯子,严肃道:“三月春猎,父皇提了你的名字,所以,后面我们能同行去九安山。”

“嗯。”梅长苏微微点头,却没再说话,心里好像在想着什么。

萧景琰伸手过去抚平了对方淡淡蹙起的眉心,然后倾身过去,在他脸颊上吻了一下。

梅长苏猝不及防,回神后反射性的推着他胸口,连忙道:“干嘛,外面有人......战英在门口呢。”

萧景琰抓住他手臂将人搂进怀里,叹息道:“这半月想你的紧,好想今天就把你接去靖王府,封你做靖王妃。”

梅长苏垂眸,双眼透着忧伤,寻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对方的怀里。

他不是女人,只是面前是他心爱多年的男人,也想靠在他怀里,感受他的体温。

怀中的人没说话,萧景琰低头看着他,问道:“你怎么不出声。”

“我在想......静姨为你挑中了哪家的姑娘做你王妃,可不能挑差了,以后要母仪天下的。”梅长苏轻声道。

萧景琰抬起他头,道:“我告诉了母亲你就是小殊,这几日母亲高兴的不行,只是......我还没告诉她,我们的关系,不知道她会不会接受。”

“静姨她......”梅长苏拿下对方的手指,低头随意道:“之前不是说静姨要为你选妃了吗?”

萧景琰似笑非笑的偏头看着他,眯眼道:“长苏,你好像很在意母亲为我选妃的事情,这一下,就说了几次了。”

梅长苏抬眼瞅着他,很没有底气的道:“我就随口问问!”

萧景琰勾唇笑道:“我早就拒绝了,不选妃。”

“不选妃怎么行,你以后真成了至高无上的那位,还会有三宫六院,我觉得中书令柳澄的那位孙女倒是不错,配你也正......唔。”

合适二字还未说出口,萧景琰已经一把将人搂进怀里,低头强吻上了对方的唇,软软的触感,还带着暖阳茶的清香,萧景琰内心满足的闭上了眼睛。

梅长苏挣扎了几下,只是未挣脱开,之后也缓缓闭上眼睛沉迷在对方的如火的热吻之中了......

 

院内打斗声和笑声传来,蔺晨和飞流施展轻功,从墙外一路追赶到院内。

“小飞流,你叫我一句蔺晨哥哥,我就把木头鸟还给你。”蔺晨笑道。

“不叫,给我!”飞流撅着嘴,捏紧了拳头。

蔺晨玩着手中的木头雕刻的小鸟笑道:“飞流,你现在越来越容易生气了。”

风吹过,浮起院中两人的衣裳和长发,飞流倾身过去伸手准备抢他手中个木鸟,未料蔺晨快速一转身已经闪到他身后,伸手便将人搂进了怀里。

“小飞流,是苏哥哥好,还是蔺晨哥哥好?”蔺晨低头问怀里的人。

“松......开。”飞流红着脸颊,双臂用力挣扎。

蔺晨更加凑近了几分,笑着看着飞流的脸颊,道:“小飞流,你脸红了啊,是不是蔺晨哥哥好。”

飞流一咬牙,用力将右手手肘朝身后之人的腹部一送,蔺晨顿时松开了他,后退了一步按着腹部,说道:“小飞流,你下手这么重!”

晏大夫看着端着药进了院子,看着这两人不禁摇摇头,便问一侧看热闹的黎钢,道:“宗主呢?”

黎钢连忙道:“靖王殿下来了,正在屋内呢。”

晏大夫点头,将盛着药碗的盘子递给黎钢,道:“你端着送过去吧,老头儿我就不打扰了。”说完便笑着走了。

黎钢哎了几句,看着打开的大门,送药去了。

 

 


[鼠猫]此生不悔by钰泽昭焉



怎堪信 君殁身陨此间

犹相忆 当日相许此生

却道是 从此阴阳隔断 神魂随君去


天可怜 喜得见魂魄现

恍若梦 君颜声语安心

轻诉情 与君夜话相约 情牵共相守

----------旋若如初


封面实体见下图,我没有在封底的作品下标注出如初大人的名字,焉在这里给他道个歉,对不起。

此文是知秋点的梗,封底的作品也是如初给知秋谱曲用的词。 

封面是渔樵听风的猫儿美图和小宝设计的彼岸花。 

校对者是馍馍和礼姐。 

美工是as。感谢这些亲们参与出本,谢谢!!!!



【靖苏】宗主请上榻(第五十章)

第五十章

一切尘埃落定,安静之余的同时,戚猛带着一群人抓了一个怪物回来。

那怪物像人,就是不会说话,不过也能像人一样站着行走,只是浑身上下长着白毛。

梅长苏站在一侧和萧景琰、霓凰二人说话,看着戚猛将那怪物关进了铁笼子里。

“长苏,长苏,你在想什么?”萧景琰问完,顺着梅长苏的视线看去,三人一同走向铁笼。

梅长苏走近,感觉世界一片安静,他的注意力被怪物手腕上的手环所吸引,不知不觉便走到铁笼子前,伸手进去一把握住了怪物的手腕,此刻怪物突然吼了一句,他才顿时惊醒过来。

“长苏,别靠近他。”萧景琰将人拉回自己的身边。

梅长苏感觉胸口发闷,看着面前这怪物就好像看见了当年他重了火寒之毒后的自己,他抓紧了景琰的手指,神情痛苦了起来。

萧景琰发觉他不对劲,连忙扶着他,着急的问道:“长苏,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梅长苏呼吸难受的倒下身子,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他累了,想休息会......

一行人乱了手脚,萧景琰抱着梅长苏回了营帐,准备随同一起进去的还有霓凰,只是还未等她进去,便被赶来的蒙挚喊到一边商讨事情去了。

这议事的时间,恰到好处。

 

梅长苏浑身冒着冷汗,萧景琰束手无措的看了会,连忙跑出去了,过了会后端着一盆温水进来。

“景琰,景琰......”榻上的人孤独无力的唤着。

萧景琰拧紧了面巾替他擦拭着面颊上的冷汗,回道:“长苏,我在,你突然不舒服,就休息吧。”

脑海中很乱,一遍遍闪过梅岭战场的惨烈。

萧景琰将面巾丢在一侧,坐在软榻身边将人抱在怀里,温柔道:“别想了,睡吧。”

轻轻闭上眼睛的梅长苏在爱人怀里安静了一会,良久后,他睁眼道:“景琰,把那个人今晚带进我营帐休息吧。”

萧景琰下意识的问道:“那你呢。”

梅长苏抓住他手臂想起身,萧景琰连忙扶着他身子起来,还未松手,已经被人倾身过来抱住。

“我住你营帐。”梅长苏道。

对于爱人的投怀送抱,萧景琰心里是高兴的,同时也明白了对方此刻很脆弱,他蹭了蹭梅长苏的脖颈,伸手轻轻拍着他后背,道:“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听你的。”

梅长苏喘着气,眼角默默的留下了几滴泪水,只是很快便被他拭去。

“景琰,谢谢。”

萧景琰扶着他肩膀,看着他的脸,轻轻道:“长苏,有我在,你心里的委屈,不高兴都能说出来。”

梅长苏伸手揉了揉眼睛,突然一笑,未等萧景琰问他怎么了,已经凑头过去吻上了对方的脸颊。

淡如水,轻如风的一个吻。

“景琰,有你在,我总是很安心。”

“你要珍惜你自己,我的命都在你手里,知道吗?”萧景琰搂住他,轻轻笑道。

 

 这个时候已经购买的亲们应该已经收到货了,谢谢大家支持么么哒

腐世耽风出本工作室主催,九分半印刷厂印刷!!!!!!

精装版普通版同时开售

下面是淘宝链接

精装版125rmb:http://tmqd.me/h.ZXUYaM?cv=AAFwEuem&sm=93bf24

普通版75rmb:http://tmqd.me/h.ZXUYMD?cv=AAFwEeGe&sm=64b1cc


【靖苏】宗主请上榻(第四十九章)

第四十九章

萧景琰前去借兵,梅长苏送他到溪曲径,路边花草丛密,参天大树遮蔽着外面的视线。

列战英牵着马候在不远处,转身不再看那依依不舍的两人。

“长苏,我一个人去就好了,战英待会就护送你回去吧。”萧景琰道。

梅长苏一笑,知道自己心爱之人的能力,他伸手拉过萧景琰的手指,轻轻摩挲着对方拇指上的薄茧,道:“你一路多加小心。”

萧景琰看着他的眼神,知晓对方也想一同前去,反握住长苏的手指,他一笑:“我不在的这几天,你多和母妃聊聊吧。”

“我会照顾好静姨的。”梅长苏露出一个宽心的笑容。

萧景琰抬眸看着他,眸色沉静却显露出了一丝笑意,道:“你也可以改口叫母妃的。”

漏了一拍的心突然又如同擂鼓一般作响起来,梅长苏微微红了脸颊,走近对方,凑在他耳畔道:“你何时登上至尊之位,我就何时改口......”

未等对方说完撤身,萧景琰已经伸手搂住了梅长苏的腰身,偏头吻上他脸颊,轻声道:“等我回来。”

“嗯。”梅长苏靠在他怀里微笑回应。

萧景琰松开他,步伐稳健的离开了。

梅长苏面色带着笑容,静静的看着他远去。

君子剑眉蹙,送卿离山赴,宗主青衫素,再等同归住。

 

庆历军兵马杀气腾腾,破了众人一道又一道的防线。

静妃双眸沉静,只是轻轻握住身侧不安心的人的手指,梁帝看着她,淡淡一笑,道:“我们等景琰回来。”

外面已经厮杀一片了,梅长苏卡看着身边握拳急着想出去作战的飞流,道:“飞流,你出去看看吧。”

“嗯!”飞流一笑,急冲冲的跑了出去。

此刻猎宫的城墙已经被叛军破了,飞流当下反手就撩倒了几个进攻的士兵。

甄平一身的血,一路打过来道:“好孩子,你怎么出来了,宗主呢?”

飞流高兴道:“你,进去,我来!”

甄平看着飞流高空一个翻身融入了对战的人海中,叹了口气,连忙进殿保护梅长苏去了。

甄平进殿时,真好听见言候壮志豪情的一番话:“就算宫城已破,也还有殿门,最后还有我们的躯体,我们手中还有宝剑......陛下,你手中还有天子宝剑,曾经你也在战场浴血奋战过,为国而战,今日,我们大家一起拿起武器,保护属于自己的家,永远不倒!”

言阙的话激起了殿内每个人斗志昂扬的心。

梅长苏看了甄平一眼,后者快步走过去道:“宗主,你怎么让飞流出去了。”

“没事,外面如何了?”梅长苏问道。

“外面情况不大乐观,宗主放心,属下誓死保护你的安危。”甄平刚刚说完这话,外面已经有一叛军被打飞砸开进了殿门。

场面一时混乱起来,外面,飞流英勇的打退了一个个准备闯进殿门的叛军。

站在殿内看着外面的庭生暗暗握紧了拳头,立下誓言:终有一日,他要变成像飞流哥哥一样厉害的人。

外面厮杀声已经渐小,梅长苏在甄平的保护下走出了殿门,外面的城墙上已经被新的旗帜代替,纪成军的旗帜随风飞扬,而叛军已经全部退至猎宫外的大原地上。

一位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将手持银色长剑正在杀敌,梅长苏静静看着天色等待一人的归来。

未过多久,敌军后方,一匹黑马气势汹汹的赶来,萧景琰身骑墨云宝马解救了被众叛将围绕的,在浴血奋战的霓凰郡主。

宝马墨云仰天长啸,不过多时,原野上的战场便平息下来了,誉王萧景桓被擒带进了猎宫。

梅长苏站在路边看着誉王,显得有些温文儒雅。

誉王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

成王败寇,一切已成定局。

 


【靖苏】宗主请上榻(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八章

春雨突然而至,下了一天的雨,春猎的众人便暂时休整了几日,等待雨后的天晴。

翌日清晨,留在金陵查看情形的甄平突然带来了一个惊心动魄的消息,庆历军首领徐安谟带着五万兵马正气势汹汹的朝猎宫杀来,并且还是誉王煽动谋反的,宫城内自然也早已经被誉王的人马所控制住了。

甄平说完这些消息便被请下去休息了,他为了赶路,日夜兼程,已经没有体力了。

梅长苏神情淡漠,候在一侧,高座之上的梁帝突然拍桌大喊:“谋反!谋反!哈哈!这个逆子,逆子啊!”

纪王有些慌张的拱手道:“皇兄,这可怎么办?”

“慌什么!”梁帝一挥手,看了台下的萧景琰一样,道:“去把蒙挚请来。”

蒙挚听命而来,跪在台下听完了梁帝的话,拱手道:“陛下,有臣和靖王殿下在,定能护大家平安。”

梁帝见蒙挚胸有成竹,他看着靖王道:“景琰,如何对付叛军就交给你们了,哎,朕累了,去休息了。”

“是,父皇。”萧景琰拱手道,他看着台上年迈的人双手气的发抖,心里不是滋味,此刻也才明白父皇已经老了,他心里叹了口气,却只能握住腰侧的宝剑看了梅长苏和蒙挚一眼。

 

营帐内,萧景琰手持宝剑指着九安山的地图,梅长苏静静的看着,道:“景琰,你有什么想法?”

萧景琰看着梅长苏的神情,微微一笑道:“你先说说你的看法。”

蒙挚站在对面看着他俩,不禁道:“你们别推来推去了,小殊你说吧。”黎刚已经告诉过他,如今这两人的关系了,虽然感觉怪怪的,不过他还是祝福,心里也高兴。

梅长苏伸手,萧景琰将手中的宝剑递给他,后者指着地图道:“九安山后面环湖,左右两侧是山,如果开战,一定是前面平原,此刻叛军已经聚集在前方,我们要出去搬救兵自然不能朝前面走,只能......景琰,你可记得九安山可有曲径小道?”

萧景琰看着对方唇角噙着的笑容,不禁愣神,淡笑后拿过自己的宝剑往地图上一指,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了,要出去,只能走这条路。”

溪曲径,曾经他和小殊在这里玩耍时不经意发现的,没想到时至今日派上了用场。

梅长苏笑着看着他,道:“景琰,还是你亲自去一趟吧,我记得那处山坡陡峭,你一切小心。”

对方说话总是这么的淡,这么的轻,温柔的关怀很暖心,如果不是蒙挚在这里,他恨不得将长苏搂进怀里狠狠的亲上一口。

梅长苏抿唇浅笑,回应着对方紧盯的视线。

蒙挚看了眼发愣的萧景琰,挑了挑眉后低头抚摸着眉心,他心叹:这陷入爱情中的人呐,总之笑的很傻。

 


【靖苏】宗主请上榻(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七章

萧景琰静静的站在一侧,看着无声痛苦的两人,顿时红了眼眶。

“小殊,你告诉静姨,这些年你都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换了模样。”静妃紧紧握住他的手指,泪流满面。

梅长苏抹泪,抿唇淡笑道:“静姨,我很好,没事。”

静妃没说话,看着他隐忍倔强的脸庞狠狠一呼吸,撇开脸咬住唇角不再说话了。

梅长苏握着静妃的手道:“静姨,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要做的,就是让未来好过起来。”

萧景琰低头抹掉流出的泪水,走过去在梅长苏身边坐下来,说道:“母妃,小殊已经回来了,只是以后......他会以长苏的身份一直活下去。”

厚实的手掌盖在自己的手背上,三只手紧紧握在一起,见证了这世间还有温情存在。

 

静妃坚强的对着他们一笑,道:“你脸色不好,我给你把把脉。”

梅长苏突然缩手,不想让她诊脉。

静妃的神情认真又脆弱,她道:“就让静姨看看,别瞒着我。”

 梅长苏边伸手过去,边道:“我中了火寒之毒,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静姨放心。”

静妃稳住手指,不让它颤抖,她看了眼梅长苏微微淡笑的面庞,胸口一阵翻腾,紧紧一闭眼睛才缓缓将替他诊脉的手指移开。

萧景琰急着问道:“母妃,长苏没事吧?”

“火寒之毒,天下奇毒之首,拔毒的话,需得挫骨削皮啊!你......这么些年,你过的都是什么日子......”静妃神情激动,打从心底里心疼这个孩子。

萧景琰握紧了拳头,看着身边的人道:“挫骨削皮拔毒,这些痛,你都不曾告诉我,你要一个人默默的承受吗?那将我置于何地了。”

梅长苏看了眼静妃,连忙对萧景琰道:“景琰,我是想告诉你的,只是这都过去了,我就没说了,不疼的,真的不疼......”

萧景琰心里难受,未管太多,伸手便拉住了对方的胳膊将人靠近身边,用力的抱进怀里,温柔的抚摸着他的墨发,哽咽的道:“我们说过同甘共苦的,你这十三年的岁月我没参与,愿未来,你每天都能在我身边。”

静妃看着相拥的二人突然蹙起了眉头,只是很快便低头松开了,她的唇角不自觉的泛起了一抹笑意,笑容很浅,很淡,很快便消失了。

梅长苏用力,想推开对方,只是萧景琰不让,良久后才将人缓缓的松开。

他牵着梅长苏的手指看着静妃道:“母妃,我和长苏已经......私定终身了。”

梅长苏微微低头,缩了缩被对方握住的手指,却没将手指抽出来。

萧景琰坦坦荡荡的一笑,道:“儿子已经错过了小殊十多年,这次不愿再错过他了。”

静妃静静的看了他俩人良久后终将微微一点头。

外面春猎热闹,她听着马蹄的声音,良久后道:“景琰,你是要登上至尊之位上的人,现在做的这个决定,以后不会后悔吗?”

“母亲,我怕再错过了他,那样即使以后变成那权利至高无上的人,一切也没有意义了。”他握紧梅长苏的手,笑道:“至少,我现在不会后悔,以后......更不会后悔!”

 

 


【靖苏】宗主请上榻(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六章

车马到达九安山已经是六日后的午时。

营帐已经扎好,梅长苏看了眼不远处正在和梁王说话的萧景琰,微微抿唇进了帐篷。

午时二刻的时候,萧景琰端着膳食进了帐篷,发现梅长苏正在打瞌睡,他轻轻的将吃的放在桌案上,然后坐在一侧看着爱人入睡的样子。

对方睫毛很长,手掌心撑着右侧的脸颊泛出了红色的印记,萧景琰笑看着他,不禁伸手过去准备抚开对方脸颊上的发丝,只是刚刚触及到对方的脸颊,梅长苏便醒了。

“景琰,你怎么来了?”

萧景琰微笑的收回手指,将吃的东西推至他面前,道:“这些是我刚刚亲自弄的,你尝尝,也不知道好不好吃。”

梅长苏低头看着几个碟子上的食物,眨了眨眼睛,笑道:“烤鱼,烤羊腿,还有这个是......还有酒啊。”

萧景琰摸了摸鼻尖道:“后面这个是我替你手撕的牛肉,吃吧。”

梅长苏心里一惊,道:“吃这么好。”

“给你补补身子。”萧景琰凑近他道,脸上笑的暧昧。

梅长苏吃了一口牛肉,萧景琰边给他倒酒,边道:“这是母亲刚刚做的红缘酒。”

梅长苏伸手接过酒杯轻轻闻了一下,挑眉笑道:“有股果香味。”

“嗯,一共做了三壶,一壶给父皇了,这壶给你,还有一壶在靖王府,我还没喝。”萧景琰笑道。

梅长苏喝了半口,扫了眼酒壶周围,问道:“你怎么就拿一个酒杯来。”

萧景琰道:“你喝就好了,你又不知道我喝酒像喝水一样。”

“所以我才叫你水牛啊。”梅长苏道:“难得你不想和我一起喝酒,共邀一醉。”

萧景琰微愣,但是瞬间便换上了笑容,他伸手拿过对方喝了一半的酒,将酒杯缓缓靠近唇边一饮而尽。

“长苏,你想与我一醉,随时可以。”清越的嗓音响起。

梅长苏见对方垂下的眼眸中含着笑意,不禁热了脸颊,忍着突然剧烈跳动的心,手指慌乱的拿过牛肉低头安静的吃着。

萧景琰抬眼看着他,微微一笑,外面日光流转,一时岁月静好。

 

翌日春猎,祭奠过后,随行梁帝身边的众皇子挽弓上马。蒙挚带领的禁军队伍护甲在梁帝身边,旌旗飘扬,场面十分热闹。

梅长苏望着马上神采飞扬的靖王,舒心一笑,正转身准备寻一处地方休息观看,静妃身边的宫女小梨前来问安道:“苏先生,我们娘娘请您过去一趟。”

梅长苏一笑,眉目之间却不禁染上了一层愁思,静姨这个时候唤自己过去不知道有什么事情。

小梨站在一侧,伸手请道:“苏先生请。”

“嗯。”梅长苏点头,双手藏于袖中,朝静妃所居住的营帐走去......

 

当萧景琰打了猎物回来,看见只有飞流一人在,心里一惊,询问后才知长苏前去见自己母亲了。

他将猎物丢给列战英,净手后便进了静妃的营帐。

 


【靖苏】宗主请上榻(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五章


桃之夭夭,幽草芳芳。

宽大的道路上,车队人马列队而行,锦旗随风纷扬,气势浩浩荡荡。

精致的帝王驾座内。

梁王握住了静妃的手道:“那苏哲已经随行了,你放心。”

静妃温和低眉一笑,藏住了双眸的光亮,轻声道:“听说这苏哲身体本就不好,夏江一事,是让他受了委屈。”

梁王叹道:“苏哲名动天下,我已经叫景琰去安抚了。”

“陛下不是......不想让苏哲和景琰有太多来往吗?”静妃不解道。

“朕思来想后,还是觉得景琰去最妥帖。”梁帝淡淡道。

静妃未作言语,只是将手掌轻轻搭在他手背上,缓缓点头一笑。

 

马车轻晃,飞流在一旁剥着橘子吃,梅长苏淡笑着看了他一眼,低头继续看书,看了会书,觉得眼睛有些疲倦,他抬手掀开了车帘。

骑着宝马墨云护在梅长苏马车边上的正是萧景琰,他偏头看着露出脸的人,一笑,道:“长苏,怎么了?”

梅长苏见他骑着马就在车外,心里稍稍吃了一惊,面上却毫无波澜,便问道:“马车太晃,有点头晕。”

萧景琰偏头看了眼跟在身侧的列战英,后者连忙低头敛眉放缓了驾骑行走的速度。萧景琰拉紧缰绳驱着马靠近马车,轻声对着梅长苏说了几句话。

梅长苏薄唇微抿,淡红了面颊缓缓放下了车帘。

 

飞流骑着墨云,兴高采烈的望着周边的风景。

车内,萧景琰笑着伸手将梅长苏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轻声道:“这样不会觉得晕了吧。”

梅长苏淡淡垂目,忍着笑意道:“还是有点晕。”

萧景琰换了个姿势,伸手把人搂进怀里,看着对方的眼睛问道:“这样还晕吗?”

“好,好些了。”梅长苏眼神闪动,不知道应该把视线放置何处。

萧景琰勾住他下巴,轻轻吻了下去,一吻后,温柔道:“有我在,你可以安心的休息。”

梅长苏静静的看着他,唇角微微动了下,最后却只是轻轻一笑,在对方怀里寻了个舒适的姿势便闭上了眼睛。

萧景琰看着爱人的脸颊不禁陷入了沉思,微勾的唇角再也止不住的泛滥起了笑容。

傍晚时分,黄昏的光芒消失的无影无踪,迎来了夜幕。

众人在栖水河畔的草地上扎棚过夜,一堆堆火焰熊熊燃烧着,一派静谧和谐。

萧景琰刚刚将用泥巴裹满的鸡放进火堆下面烘烤,梅长苏笑道:“你......”

未让对方把话说出来,萧景琰坐在他身边偏头看着他笑问:“这是丐鸡,你还记得吗。”

火焰印着梅长苏发烫的面颊,他靠着树轻眨眼笑道:“记得呢,那天下大雨,我们被堵在破庙内,正饿着,一个老乞丐从破庙后拿出了丐鸡,那时候感觉,真是人间美味。”

萧景琰伸手偷偷将对方的手指握住放在两人之间的草地上,相视一笑均不言语。

良久后,萧景琰道:“今日一同回味吧。”

“好。”



腐世耽风出本工作室主催,九分半印刷厂印刷!!!!!!

精装版普通版同时开售

下面是淘宝链接

精装版125rmb:http://tmqd.me/h.ZXUYaM?cv=AAFwEuem&sm=93bf24

普通版75rmb:http://tmqd.me/h.ZXUYMD?cv=AAFwEeGe&sm=64b1cc


【靖苏】宗主请上榻(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五章


夜灯百花节过后,梅长苏已经半月未见萧景琰,这日听着黎刚汇报对方的事情,不禁思绪泛滥,思念也如潮水一般汹涌而来。

“宗主,宗主?”黎刚看着出神的梅长苏,轻声唤道。

梅长苏眨眼回神看了他一眼,面容染上了一抹绯红。

“你刚刚说什么?”

“属下说,靖王殿下这几日进宫频繁,殿下如今器重他,太子又被废除,金陵中传言四起,靖王殿下可能会成为......”

梅长苏伸手止住他的话,微微蹙眉,道:“只是传言,那位皇帝陛下的心思,我们......抓不住。”

黎刚点头,道:“还有一事,三月春猎,随行去九安山的娘娘是静妃,静妃好像向陛下提及了宗主,所以宗主,您后面也会在这次随行的人之中。”

“静姨随行去春猎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想必景琰已经和静姨说了我是林殊的事情。”梅长苏抬眼望着外面的日光,目光悠长,他轻声道:“九安山……你去准备下吧。”

“是。”黎刚拱手退下。

梅长苏低头捧着手边的书籍翻阅,正摆脱了脑海中之人的面容,外面便传来了黎刚的声音,道:“宗主,靖王殿下来了。”

手中的书突然掉在了桌案上,梅长苏理了理衣服连忙起身,表情虽然平淡如水,但是轻微勾着的唇角昭示了主人的好心情。

 

这几日无雨,风却很凉,萧景琰披着黑色的大氅进屋,对着温文儒雅的人喊道:“长苏......”

梅长苏走过去拱手相迎,道:“你怎么突然来了,也不事先同传一下,还走正门。”

黎刚早就离开了,列战英也未进来。萧景琰伸手拉住梅长苏的手指,在桌案边坐下,道:“你今日体温倒暖和,手不凉。”

梅长苏抽出了自己的手指,偏头给他斟茶,淡淡道:“你不会是专程来看我手凉不凉的吧?”

萧景琰接过对方送来的小茶杯,闻了口茶香道:“这不是你爱喝的武夷茶了,怎么换茶了?”

“这是蔺晨不知道从哪里寻来的暖阳茶,顾名思义,他说适合这个时节喝,你尝尝看。”梅长苏抬眼看着他道。

“蔺少阁主送的东西想必都是好东西,既然适合你,你就多喝点。”萧景琰放下杯子道:“喝完感觉肺腑都涌上一阵暖意。”

梅长苏看着对方享受的神情,不禁抿唇轻笑:“你还是没说今日为何前来。”

“许久没看你了,但是不知道找什么借口进苏宅看你。”萧景琰的手指转动着杯子,严肃道:“三月春猎,父皇提了你的名字,所以,后面我们能同行去九安山。”

“嗯。”梅长苏微微点头,却没再说话,心里好像在想着什么。

萧景琰伸手过去抚平了对方淡淡蹙起的眉心,然后倾身过去,在他脸颊上吻了一下。

梅长苏猝不及防,回神后反射性的推着他胸口,连忙道:“干嘛,外面有人......战英在门口呢。”

萧景琰抓住他手臂将人搂进怀里,叹息道:“这半月想你的紧,好想今天就把你接去靖王府,封你做靖王妃。”

梅长苏垂眸,双眼透着忧伤,寻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对方的怀里。

他不是女人,只是面前是他心爱多年的男人,也想靠在他怀里,感受他的体温。

怀中的人没说话,萧景琰低头看着他,问道:“你怎么不出声。”

“我在想......静姨为你挑中了哪家的姑娘做你王妃,可不能挑差了,以后要母仪天下的。”梅长苏轻声道。

萧景琰抬起他头,道:“我告诉了母亲你就是小殊,这几日母亲高兴的不行,只是......我还没告诉她,我们的关系,不知道她会不会接受。”

“静姨她......”梅长苏拿下对方的手指,低头随意道:“之前不是说静姨要为你选妃了吗?”

萧景琰似笑非笑的偏头看着他,眯眼道:“长苏,你好像很在意母亲为我选妃的事情,这一下,就说了几次了。”

梅长苏抬眼瞅着他,很没有底气的道:“我就随口问问!”

萧景琰勾唇笑道:“我早就拒绝了,不选妃。”

“不选妃怎么行,你以后真成了至高无上的那位,还会有三宫六院,我觉得中书令柳澄的那位孙女倒是不错,配你也正......唔。”

合适二字还未说出口,萧景琰已经一把将人搂进怀里,低头强吻上了对方的唇,软软的触感,还带着暖阳茶的清香,萧景琰内心满足的闭上了眼睛。

梅长苏挣扎了几下,只是未挣脱开,之后也缓缓闭上眼睛沉迷在对方的如火的热吻之中了......

 

院内打斗声和笑声传来,蔺晨和飞流施展轻功,从墙外一路追赶到院内。

“小飞流,你叫我一句蔺晨哥哥,我就把木头鸟还给你。”蔺晨笑道。

“不叫,给我!”飞流撅着嘴,捏紧了拳头。

蔺晨玩着手中的木头雕刻的小鸟笑道:“飞流,你现在越来越容易生气了。”

风吹过,浮起院中两人的衣裳和长发,飞流倾身过去伸手准备抢他手中个木鸟,未料蔺晨快速一转身已经闪到他身后,伸手便将人搂进了怀里。

“小飞流,是苏哥哥好,还是蔺晨哥哥好?”蔺晨低头问怀里的人。

“松......开。”飞流红着脸颊,双臂用力挣扎。

蔺晨更加凑近了几分,笑着看着飞流的脸颊,道:“小飞流,你脸红了啊,是不是蔺晨哥哥好。”

飞流一咬牙,用力将右手手肘朝身后之人的腹部一送,蔺晨顿时松开了他,后退了一步按着腹部,说道:“小飞流,你下手这么重!”

晏大夫看着端着药进了院子,看着这两人不禁摇摇头,便问一侧看热闹的黎刚,道:“宗主呢?”

黎刚连忙道:“靖王殿下来了,正在屋内呢。”

晏大夫点头,将盛着药碗的盘子递给黎刚,道:“你端着送过去吧,老头儿我就不打扰了。”说完便笑着走了。

黎刚哎了几句,看着打开的大门,送药去了。

 

 

腐世耽风出本工作室主催,九分半印刷厂印刷!!!!!!

精装版普通版同时开售

下面是淘宝链接

精装版125rmb:http://tmqd.me/h.ZXUYaM?cv=AAFwEuem&sm=93bf24

普通版75rmb:http://tmqd.me/h.ZXUYMD?cv=AAFwEeGe&sm=64b1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