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钰泽昭焉

一失足成千古恨,感谢还未抛弃,依旧相随的亲们~

【靖苏】宗主请上榻(第四十三章)和谐部分加靖苏王道qq群

一千五百字和谐部分见实体或者靖苏王道qq群文件,谢谢~


第四十三章


曾经的事情一幕幕在脑海中重演,萧景琰痴痴的望着院内的两棵寒梅树,思绪泛滥。

梅长苏的双眼,泪光打转,只是迷茫的夜色中,对方看不透彻。

稳住骤然凉下的身子,梅长苏咳嗽了句问道:“这里是哪里?”

“小殊的家。”萧景琰长叹一口气,缓缓出声说道。

梅长苏按着胸口,躬下了身子,泪水没法止住,源源不断的涌出眼眶,他口中唤着:“景琰,景琰......”

他不想再瞒着对方了,太痛苦,太压抑了。

凌乱的心,萧景琰紧了紧拳头,突然上前将痛苦的人搂进怀里,他摸着梅长苏的脸颊,哭道:“小殊,我知道是你,你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压抑了许久的心情突然崩溃,梅长苏泪水汹涌,他喊道:“为什么今夜要带我来这里,我已经不是小殊了,我模样变了,你都认不出我了,我不是小殊。”

“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好你,现在还要你为我筹谋,对不起。”萧景琰伸手抹去对方流下的泪水,唇角也尝到了自己咸泪的味道:“我好多事情想对你说,我知道你没死,不会离开我。”

梅长苏哽咽的跪下,良久才说:“我死过一次了,换了模样回来......”

“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都是我的小殊,我的小苏,我的长苏!”萧景琰跪下抓紧他肩头,用力的说完这句话,倾身上前吻住他的唇。

在唇角交融的泪水,瞬间嘴角的弧度缓缓落在他们的衣襟上。

原来,我从始至终,爱的都是一个人。

【省略一千五百字左右未发表】


腐世耽风出本工作室主催,九分半印刷厂印刷!!!!!!

精装版普通版同时开售

下面是淘宝链接

精装版125rmb:http://tmqd.me/h.ZXUYaM?cv=AAFwEuem&sm=93bf24

普通版75rmb:http://tmqd.me/h.ZXUYMD?cv=


【靖苏】宗主请上榻(第四十二章)甜

最后一场雪花消融,正月过后迎来了金陵的夜灯百花节。

夜晚的风有些寒,许久未出府的梅长苏今夜也想出去走走,看看金陵的夜灯百花节。

蔺晨摇着折扇缓缓走来,他身着一袭胜雪的白衣,面容含笑,身后跟着撅着嘴,不高兴的飞流。

黎钢抱着锦缎暖手炉走来送给梅长苏,他道:“天冷,宗主出去备上这个。”

梅长苏点头一笑,伸手接过后道:“飞流,一起去吗?”

飞流眨了眨眼睛,当看见回头的蔺晨后连忙绕道走了几步来到梅长苏面前,随即指着蔺晨道:“不准他,去!”

梅长苏笑着瞅着蔺晨,后者无辜耸肩叹气道:“我又得罪飞流了。”

“╭(╯^╰)╮哼!”飞流甩头走到了一侧抱着梅长苏的手臂。

“哈哈,飞流,我们走吧,看灯赏花。”梅长苏笑着出了苏宅。

“喂喂,你们两个不带上我啊。”蔺晨收起了折扇大喊。

甄平拿着手中的绒毛大氅已经追出去了,黎钢笑道:“蔺少阁主一起去吧,听说金陵的夜灯百花节可热闹了。”

蔺晨挑挑眉,笑道:“我还是觉得逗我家飞流比较好玩。”

黎钢淡笑不语,已经先走一步了。

蔺晨看着已经离开的人,一纵身已经飞上了屋顶,消失了踪影。

 

崇和路。

夜灯如花,百花齐绽放,街上情人双双。

花灯缭绕了眼睛,梅长苏抱着手中的小暖手炉,心里一时惆怅万千。他还记得十多年前的夜灯百花节,他和景琰......挑着金色的灯笼,一路赏花游玩,直到深夜才回府。

“苏哥哥,苏哥哥,看!”飞流推了推梅长苏的手臂,唤回了他的思绪。

梅长苏眨眼回神,顺着飞流指着的方向看去,那是几簇寒梅,枝上的梅花还未全部绽放,有几朵含苞待放着。

“那是梅花,飞流和苏哥哥一样也喜欢梅花吗?”梅长苏笑着问道。

飞流鼓鼓嘴巴,点头又摇头的,他道:“苏哥哥,喜欢,水牛,水牛喜欢,飞流不喜欢。”

蔺晨微微看了梅长苏一样眼,叹气后一笑,走到一侧看梅花去了。

“飞流不喜欢,那苏哥哥就不要了,我还准备买下来给你玩呢,你不要就算了。”梅长苏淡笑。

黎钢和甄平抿唇偷笑,不做言语。

飞流着急了,连忙指着梅花道:“要!”此时蔺晨已经掏出银子买下五枝梅花,徐步走来。

蔺晨摆弄着梅花道:“金陵的梅花总感觉比其他地方的要香上几分,飞流要不要闻闻?”

飞流瘪嘴,伸手过去准备拿一枝梅花,蔺晨突然移开笑道:“你先叫一句蔺晨哥哥给我听听。”

飞流瞪着他,伸手便作势要抢他手上的梅花,蔺晨手快的丢了一枝给梅长苏,飞流转身盯着梅长苏的手,嘟着嘴巴,一脸的不高兴。

梅长苏闻着梅香,笑道:“苏哥哥给你吧。”

“长苏,你不能给他,让他自己来我手里拿,我试试他武功!”蔺晨说完,飞流就转身施展轻功直朝他飞去了,街道上人多,没过多久两人便消失了踪影。

黎钢走上前道:“宗主,随他俩去闹吧,我们看花灯,金陵的花灯真是不错呢。”

梅长苏一手拿着暖手炉,一手拿着梅花枝条,看上去心情不错,走到了崇和路尽头的时候,他看上了一盏花灯。

黎钢撤了撤正看着周围环境的甄平,甄平转身连忙点头,将那盏红色的花灯买了下来。

“宗主,你喜欢这盏灯吗。”甄平将手里的花灯递给梅长苏。

梅长苏回神,突然哎了一句,笑道:“我就看看,你怎么买下来了。”

“很少看宗主盯着一个东西发愣......”黎钢上前道:“这盏花灯挺好的,上面还有字呢。”

梅长苏将暖手炉递给黎钢,接过甄平手中的挑灯棒,笑道:“这叫永结同心灯。”

甄平没说话,静静的站在一侧。

黎钢不解,问道:“属下倒是从未听过这灯,今日还是第一次见。”

红色的灯光,印着梅长苏脸庞,他温柔的看着上面的字念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百年好合,永结同心。”另外一条街上,萧景琰提着花灯徐徐走来。

梅长苏抬眼,街上人群流动,仅有他俩站着。

萧景琰走近,提着一盏和梅长苏手中一摸一样的花灯,他疑惑道:“长苏,你怎么会知道这永结同心灯?”

梅长苏内心宛若打鼓一般,他垂下手指,将手中的花灯用衣袍微微遮住,他笑道:“我乱说的一个名字。”

对方神情无异,举止和含笑中都透着舒适,萧景琰看了眼对方手中的寒梅,转移了话题:“长苏,你手中的这枝梅花挺好看。”

梅长苏低眉一笑,伸手递过去,“那就送殿下吧。”

萧景琰接过,挑眉看着他,道:“长苏刚才叫我什么?”

梅长苏挥手,示意黎钢和甄平别跟着,他挑着花灯上前笑道:“今夜能遇见景琰,实在是意外之喜。”

跟随着萧景琰的列战英后退了几步站在黎钢身边,无奈的看着他俩人并肩,消失在人潮汹涌的夜色中。

 

一路无话,唯有脸上透着暖暖笑意,街边的花灯迷离了人的眼睛。

梅长苏突然问道:“我们这是去哪里?”

萧景琰转动着手中的寒梅,微微一笑:“我知道有个地方的梅花开的极好,就两棵梅树,却是老树,七十多年了,花繁依旧,年年如此。”

梅长苏心里一凉,突然止住脚步,七十多年的成双梅树,只有林府有,曾经自己天天抚摸观赏的老梅树。

“会不会很远,要不回家吧,下次再看。”梅长苏敛眉道。

“不远,就在前面。”萧景琰突然握住他浅凉的手指,温柔道:“下次也能一起来看。”

街边挂在树梢上的灯笼随风摇曳,灯光映着人的脸庞,看不出行人是否红了脸。

梅长苏淡笑抿唇,缓缓的垂下了胳膊,任由对方拉着。

晚上的风有点寒,他们的心却很暖,闻着路边的传来的花香,萦绕在他们身边的空气中似乎都透着甜味。

 

 

 


【靖苏】宗主请上榻(第四十一章)by钰泽昭焉

第四十一章

 

外面风寒,萧景琰吩咐黎钢关上了窗,只是关紧门,屋内的炭火气味却浓了几分。

“黎钢,抬走一盆炭火吧。”萧景琰蹙眉,拿着帕子轻轻擦拭着梅长苏额头的冷汗,刚刚梦靥结束的男人,唇瓣发白,脸色虚弱的不行,他看着,心便好像被什么东西紧紧的揪住一般。

黎钢拱手道:“殿下,宗主会怕冷的,平时夜间都是两盆炭火。”

萧景琰神色未变,低头擦拭着梅长苏的手心,他道:“撤下去吧,有我在,没事。”他目光依依,紧紧攥着梅长苏的手指,有我在,不会让你冷。

黎钢吩咐了人撤下一盆炭火,看了萧景琰一言,欲言又止,在一侧站着候了会,便静静的退下了。

列战英匆匆的进屋,萧景琰突然抬头看着他道:“你怎么来了?”

列战英拱手道:“夜已深,苏先生看起来没事,殿下还不回府?”

“今夜不回去了,我就待在苏宅,你明早晚点进书房,我就回来。”萧景琰淡声道。

列战英低头,目光在他俩相连的手指上停留了一会,殿下已经决定了的事情从来不会改变过,他应声道:“那属下先回去了,王府的事情属下会处理好,殿下安心。”

“嗯。”萧景琰敛眉点头。

列战英离开,还不忘掩好了门。

萧景琰的情绪顿时就忧伤了起来,他伸手抚摸着梅长苏的眉眼,他不喜欢长苏安静睡觉的样子,对方侃侃而谈时的从容不迫更深得人心。

睡着的人微微蹙眉,萧景琰连忙拿开手指,以免惊醒他。

“景琰......”梅长苏唇角微动。

萧景琰未听清,便凑耳过去倾听。

梅长苏无助的咛喃:“景琰......对不起......景琰。”

萧景琰低头,看着他紧闭的眼睛,清楚的看见一滴眼泪顺着梅长苏的眼角默默的滑落下来,浸没在墨发之中。

“景琰......”一声呼唤终了,梅长苏又沉睡了过去。

鼻尖的酸涩再也忍不住,他低头将唇贴在梅长苏浅凉的唇上,痛哭了起来,“对不起,对不起,是我误会了你,长苏,对不起......”

“长苏,对不起我没能及时营救你,还让你挂心......”萧景琰褪去了外袍上床,钻进了被子中,将梅长苏搂进怀里,用自己的体温温暖他。

外面的雪很大,地上已经铺了一层雪白,风呼啸而过,吹落了园中还留在枝头的梅花......

 

翌日清晨,萧景琰微微睁开眼睛,听见了外面有人扫雪的声音,怀中的人还在睡,丝毫没有醒过来的意思。

萧景琰想抽出被对方枕着的手臂,只是怕一动,对方就醒了,手臂有些麻痹,很不舒服,他却笑了笑,重新躺下身子,复又贴紧了梅长苏的身子。

 

甄平揉了揉脸颊进了院子,准备伺候梅长苏起床,正要开门,及时赶来了黎钢叫住了他。

“怎么了?”甄平不解的看着他。

黎钢拉着他走到一边,轻声道:“靖王殿下在呢。”

甄平瞪大了眼睛,道:“靖王一晚都在宗主屋里?”

黎钢摸了摸眉头,淡淡点头道:“晚点再去吧,时辰还早呢。”

“晏大夫待会要来行针。”甄平道。

“咱们宗主对靖王殿下的心意,这么多年来难道你还看不明白吗?”黎钢叹道:“你去传告晏大夫一声,说宗主还在休息,晚点来吧。”

“就是太明白了,靖王殿下最终是要成大事的,宗主这一片痴心和赤心......”

两人互相看了眼对方,不约而同叹了口气,纷纷离去了。

 

下过雪的天空明朗耀眼,光芒透过菱窗照进屋内,一派透亮。

梅长苏缓缓睁开眼睛,睡了许久的他抬手遮眼,受不了这太强烈的光芒。

“长苏,你醒来了?”萧景琰顿时睁开眼睛,看着怀中的人笑道。

后知后觉的梅长苏这才发现自己躺在别人的怀里,惊吓之余更多的是惊喜,因为他睁开眼第一个看到的就是他的景琰。

萧景琰抽出了麻痹的手臂,叹气笑着看着他道:“长苏,你看见我很惊讶。”

“这是......这是我苏宅,你怎么会在,还在我......我床上。”梅长苏掀开被子看了眼,蹙眉道:“昨晚没发生什么事情吧?”

萧景琰拉着人躺下,手指抚摸上对方的胸膛,笑道:“你不记得昨晚发生的事情吗?我可是辛苦了一夜呢。”

梅长苏睁大眼睛,浑身都紧绷了起来,连忙道:“什,什么,我怎么不记得了。”

“你唤我景琰,抱着我,然后......”

“别说!我不记得了!”

“然后睡的很香......”萧景琰笑着说完后面的话。

梅长苏闹了个大红脸,撇眼看着他道:“你......你逗我!”他想来想去最终说了你逗我三个字。

萧景琰抚摸着对方的嘴唇,抬身上前低头吻了他一口,“因为喜欢你,才逗你,希望你天天开心。”

淡吻,深情。

梅长苏微愣后缓缓笑了,伸手拥住他,闷声道:“景琰,你在我就开心。”

萧景琰抱紧对方,闭眼轻声回道:“我会一辈子都陪着你。”

“一辈子太长,你现在还在,我就知足了。”梅长苏感觉眼睛湿润了,他深吸了一口气,像是想起了曾经的事情,突然又笑了。

厮守无需天长地久,片刻的温存烙在心里便是永恒。


腐世耽风出本工作室主催,九分半印刷厂印刷!!!!!!

精装版普通版同时开售

下面是淘宝链接

精装版125rmb:http://tmqd.me/h.ZXUYaM?cv=AAFwEuem&sm=93bf24

普通版75rmb:http://tmqd.me/h.ZXUYMD?cv=AAFwEeGe&sm=64b1cc


【靖苏】宗主请上榻(第三十九章)by钰泽昭焉

缘来缘去都是放不下的你,爱来爱去后还是忘不掉你,谢谢看文了,二十九号前会把这篇文全部发完,会刷屏几天,谢谢大家体谅了。

第三十九章

此时再说后宫,静妃替死去的宸妃林乐瑶私设灵位祭奠,被皇后安放在静妃身边的宫女小新揭发。

梁帝头疼的看着跪在面前的两个女人,沉默了一会后道:“皇后,这种琐碎的小事你都处理不好?”

“请陛下明旨。”皇后内心也有些忐忑。

“还明旨!就为了这点小事闹的后宫不可开交?”梁王起身走出来,看了眼静妃后拧眉道:“静妃已经说明是念在旧情,不过后宫不得私设灵位祭拜,就罚静妃在芷萝宫闭门思过吧,何时想清楚了再来回朕!”

“是,陛下。”静妃淡淡的垂眉应声。

梁帝一甩衣袖已然离去。

“陛下!”皇后蹙眉喊了一句。

梁帝站在门口,双手负于后背,长叹道:“朕将后宫全权交予你管理,是信得过你,皇后......”说罢便离去了。

皇后双眸带着泪光,深吸一口气默默起身,瞥了静妃一眼后挥袖离开了。

有时候一步错,万般皆输。

灰蒙蒙的天气,却并未下雨,只是空气中还透着湿寒。

夏江亲自带领一队人前去请梅长苏前去悬镜司。

墨发束玉冠,青衫单薄寒,清秀文弱的身躯,一颗坚强坚硬的心,梅长苏披着白色的绒毛大氅,淡淡的看着闯进苏宅的人。

夏江抬头,望着镇定自若走出大门的梅长苏,伸手:“苏先生,请吧。”

带着凉意的风拂过面颊,梅长苏敛眉,低眸淡笑了起来,他抬头,发出清朗的嗓音:“夏首尊,走吧。”

萧景琰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握紧拳头,在屋内不停的来回走动。

列战英站在一侧道:“殿下,苏先生看起来胸有成竹,应该......”

“什么胸有成竹,他这是冒险!完全没有......完全没有考虑过其他人的感受!”萧景琰打断了列战英的话,双眸闪动,脸颊发红,十分激动。

“殿下。”列战英欲言又止。

萧景琰此刻一心挂念着梅长苏,他瞥了眼列战英,冷声道:“说。”

“夏江闯进苏宅的时候没有人阻拦,想必苏先生心里已经有了法子,进悬镜司后自然有全身而退的办法。”列战英道。

萧景琰听完后不语,只见他眉峰微蹙,抬头道:“他自己都陷进去了,还有什么法子,不行......”萧景琰一甩宽袖,认真道:“我必须要去悬镜司一趟。”

列战英连忙拱手道:“陛下已经禁足于殿下,殿下现在出去可就是抗旨了。”

萧景琰握着的拳头紧了又松,阴冷的天气,他却感觉浑身都被汗水浸湿了。

 

梅长苏看着周围的一切,无情的牢房,冰冷的锁链,他缓缓转身看着牢房内的床榻,榻上有两床被子,夏江怕他还未提审前就被冻死,特意准备的。

他被关进悬镜司,是整个局中至关重要的一步。

不知道景琰可会明白自己。梅长苏微微勾起唇角,想到那个男人,神色都温和了起来。

梅长苏掀开被子,微显瘦削的身子躺在榻上,他闭上眼睛,唇角挂着温润的笑容,满心念着的都是那个叫萧景琰的男人。


腐世耽风出本工作室主催,九分半印刷厂印刷!!!!!!

精装版普通版同时开售

下面是淘宝链接

精装版125rmb:http://tmqd.me/h.ZXUYaM?cv=AAFwEuem&sm=93bf24

普通版75rmb:http://tmqd.me/h.ZXUYMD?cv=AAFwEeGe&sm=64b1cc


【靖苏】宗主请上榻(第三十八章)by钰泽昭焉

【省略污污污的开头五百字,受不了了,正文果然不应该写福利,发文都不方便,谢谢送红心的几个亲们~~~】


一场情事直到夜幕时分才结束,梅长苏已经累的睡着,黎刚红着一张脸,眼神闪烁的送来了热水后便连忙关门退下了。

萧景琰替心爱之人擦拭了身子,重新穿戴好衣服才将门窗打开,哪知道此刻飞流突然在挂在屋上倒立探出了头来:“水牛!你欺负苏哥哥……”

萧景琰一愣,注意力的重点不在水牛上,而是想着怎么解释比较好,毕竟飞流还是个孩子,应该不懂这些吧?

“靖王殿下,今夜在苏宅用晚饭吧?”蔺晨不知何时出现在窗户前,飞流也被他拉了下来站好。

萧景琰心里万马奔腾,再次感叹密室才是个好地方......

 

梅长苏起来的有点晚,所以很晚才用膳,蔺晨万年雷打不动的似笑非笑的神情,安静喝着后厨大娘精心熬制的浓汤。

萧景琰瞅了蔺晨一眼后低头发现碗里多了一块红烧排骨,他心道这么大庭广众之下夹菜不好吧,结果看了对面飞流的碗里才知道长苏给飞流也夹了块红烧排骨 。

蔺晨眨了眨眼睛看着梅长苏,梅长苏抿唇又给他夹了一块送过去。

萧景琰吃着排骨,心想:还是还是长苏盛的汤更好喝。

正因为有这样的想法,导致了靖王殿下日后每夜都有来蹭饭的习惯了......

 

十日后的一天,风和日丽,言阙顺利引开了夏江到郊外的庙宇之内,闲谈后夏江回神才发现自己中了调虎离山之计,待骑马回到悬镜司才知道有不明组织袭击过此处却途中又撤走了......

对方的想法不明,夏江决定去关押卫铮的真正所在地——大理寺监牢察看。

只是夏江未料到的是,他的察看变成了引路,以甄平为首的蒙面人冲了进去营救卫铮,飞流则缠住了夏江直到甄平营救成功。

夏冬在暗巷中接到卫铮等候马车,却不知这一切都落入了他人眼中......

夏江篷头散发的进了皇宫,正好打断了誉王和皇上观看奇石。卫铮丢失,夏江请罪,却首告了萧景琰,指控营救卫铮的蒙面人是靖王手下的人。

萧景琰正好在苏宅和梅长苏商讨好对策,刚刚回到靖王府,便接到进宫的旨意,心中了然发生的事情,他淡然进宫……

萧景琰和夏江当面对质,两人言辞不一,誉王默默旁观,圣上却有些摸不着头脑。

一切又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靖苏】宗主请上榻(第三十六章)by钰泽昭焉

第三十六章

一番正事谈罢,蔺晨喝着热茶看着闲聊的梅长苏和萧景琰。

下午的天气由阴逐渐转晴,萧景琰看着梅长苏的起色心道这人今天的脸色比昨日好看些,也许是今日对方在府邸休息了半天,没出去的缘故。

蔺晨坐了会后,自觉的说安排营救卫峥的事情去了便就离开了,只是他出了书房的大门后还特意关上了房间的门。

萧景琰蹙了蹙眉头看了会梅长苏,道:“这位琅琊阁阁主知道.....我们的关系?小苏,你说过了?”

梅长苏淡淡摇头,道:“这世上没有他看不出来的事情,何况,我也没想瞒着他。”

萧景琰起身移位坐在他身边,刚刚将梅长苏搂入怀里准备吻他脸颊一下,外面突然有人敲门了。

敲门的是黎刚,他轻声问道:“宗主,言公子来了。”

“豫津?”梅长苏微微推开了萧景琰,然后理了理衣服,这才道:“请他进来吧。”

暧昧不成,萧景琰笑着伸手将梅长苏胸前的一抹长发用手指勾住放在对方肩后,低头兀自喝茶。

梅长苏微微勾着唇角,伸手拿过了他欲要喝的半杯茶重新添了热茶进去。

言豫津人还未到,书房内的两人便听见了他的声音了。

“苏先生,我好久没来了,今日给你送来了些橘子。”言豫津笑着说完后才进屋,后面跟着捧着一碟柑橘的黎刚。

“豫津,你今日怎么想起来看我了?”梅长苏笑道,伸手斟了一杯茶放在他面前。

黎刚将一碟柑橘摆在萧景琰眼前,剥了一个递给梅长苏。

梅长苏接过吃了一瓣后却被萧景琰抢过去了。言豫津的神色间闪过一丝疑惑,他拱手笑道:“许久没来看苏先生,今日送走前去边境寻找谢侯爷的景睿回到家中,发现父亲购买了许多柑橘,我便差人送了一筐来给苏先生解解渴。”

萧景琰低头思考了会后问道:“景睿已经走了吗?”

言豫津拱手道:“殿下,景睿雨停后便出发了。”

萧景琰回神,抬头笑道:“坐下吧,你许久没见苏先生,想必也有很多话要说。”

“好。”言豫津点头坐下。茶是上好的武夷茶,他每次在这里,苏先生都是在品味这茶。

“苏先生,我一直不明白,为何你唯独喜欢这武夷茶呢?”言豫津乖巧的眨了眨眼睛等着梅长苏的回答。

梅长苏一愣,没想到他会突然问这个问题。

萧景琰吃着橘子也偏头看着他,静静等着他的回答。

梅长苏注意点了萧景琰的举动,只是微微一笑,他提着茶杯示意两人品尝,这才慢慢道:“武夷茶色香味俱全,色清雅,味甘甜,形百态,不同人的人品茶都是不同的滋味,如同不同人的人生一般。”

言豫津听了后顿时明悟了一般连连点头,他笑道:“原来如此,竟然是这个道理,看来我得多喝几杯。”

萧景琰看着梅长苏微微勾起的唇角轻轻一笑,也低头喝起茶来。

颇为无辜的梅宗主看了看两人,开始吃橘子。

 

 

 

 

 


【靖苏】宗主请上榻(第三十五章)by钰泽昭焉

 第三十五章


天空还是灰蒙蒙的,但是雨势已经逐渐减小。

马车在苏宅门口停下,黎刚撑着伞扶着梅长苏下来,甄平出来迎接梅长苏进府,一边禀报道:“宗主,蔺少阁主昨天就来了,刚刚晨练过后,已经在书房等候多时了。”

梅长苏走了一会,然后转身看着在大门口不愿意进来的飞流,他一笑,招手道:“飞流,和苏哥哥来。”

黎刚看了飞流一眼,笑着伸手将他拉进院子,四人撑伞一同去了书房。

飞流寒着脸看着门房大开的书房内的人,那人一袭缥缈的白衣,束在脑后的发丝有些松散,他低头静静的斟茶,桌边还摆着一把白色的折扇。

梅长苏抬腿进屋站在他身边侧头看了他一会,然后慢慢在他面前坐下,这才笑道:“你比我预料的早来了一天。”

蔺晨将热茶缓缓斟好,然后递了一杯给梅长苏,见他接过后转头看着门口的飞流,笑道:“飞流,你看见蔺晨哥哥怎么感觉不高兴啊?”

飞流微微翘着嘴,盯着蔺晨看了眼后站在了黎刚身后。

梅长苏喝了一口茶后缓缓道:“昨夜我没回来,所以让你久等了。”

蔺晨剑眉微挑,一双琥珀色的眸子中慢慢染上了笑意,他道:“我没问你这事情啊,你解释做什么?”

“你别只顾着......”梅长苏的话还未说完,蔺晨已经打断了他的话,道:“好了,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

梅长苏点头,轻抬手臂示意门口站在的几人出去,他抬眸浅笑道:“什么事情?”

“是有关夏江的事情......”蔺晨伸手握住了折扇轻轻敲打着,屋内的窗户前的香炉燃着香烟,飘散出紫色的烟雾,外面雨停了,隐约听见了两人在书房的谈话声。

萧景琰处理好府邸的事情,便带着列战英前去了苏宅,此时已经是日暮时分。进了苏宅,一向敏感的他听见了风动的声音,慢慢到了后院,他看见一白衣男子正和飞流打的难分难舍,萧景琰微微蹙眉,正要说话却看见了从书房内走出来的那人,他一笑,拱手道:“苏先生。”

梅长苏淡笑着隔着半个院落的距离对萧景琰微微一点头,随即抬眼看着还在打斗的两人,他道:“蔺晨,飞流,你们两个也玩够了吧?靖王殿下来了。”

蔺晨听见了梅长苏的话微微失神,飞流趁着他失神的空隙一掌拍在他的胸口,蔺晨一拧眉连忙捂着胸口后退了几步,咳嗽了好一会后才缓过气来。

梅长苏走过去看着蔺晨,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飞流这武功又进步了。”蔺晨说完理了理衣服看着萧景琰,拱手道:“草民参见靖王殿下。”

这人浑身上下透着潇洒不羁,一袭白衫衬托着宛若仙人,萧景琰看了会蔺晨后转头看了看微笑着的梅长苏,这才淡笑拱手道:“先生是琅琊阁阁主?”

“好眼力!”蔺晨挑眉一笑道。

“好了,别在院子里说话了,都进屋吧。”梅长苏伸手请两人进屋。

 

 

 


【靖苏】宗主请上榻(第三十四章)by钰泽昭焉

第三十四章

小厮送来了早饭,因为是萧景琰特意吩咐,所以这日早饭有点丰盛。

萧景琰正在吃馄饨,他偏头看了眼身边的梅长苏,似乎察觉到对方的情绪有所不对,他慢慢说道:“怎么了?不喜欢吃面?”

梅长苏眨了眨眼睛,摆在腿上的手指微微颤抖,过了会后才道:“没有,我喜欢吃面,尤其是上面还加了一个荷包蛋的。”

“嗯,吃吧。”萧景琰深知昨夜对方的辛苦,低头淡淡一笑道。

外面刮着寒风,冬风化雨,很快便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

梅长苏含着心中的苦涩咬了一口荷包蛋,他道:“里面的蛋黄没熟透。”

萧景琰吃了一口馄饨咽下后笑道:“忘记和后厨说了鸡蛋要煎熟一些了,因为以往我要吃面,鸡蛋都是没熟透的。”

“你还是......”和以前一个样子,话音清浅,被外面逐渐变大的雨声所覆盖,梅长苏抬眼看着他一笑,道:“其实也挺好吃的。”

萧景琰似笑非笑,感觉那一刹那似乎闻到了从院中飘来的梅花清香,对面这人的笑容让他在记忆中难以磨灭。

早饭用过后,黎刚禀报了梅长苏蔺晨已经身在苏宅,梅长苏便连忙起身准备回府了,夏江还没除掉,一直是个大患。

萧景琰打开了伞站在屋檐下,准备送他,梅长苏看了眼黎刚后转脸对萧景琰笑道;“殿下不必相送,还是待在府中处理政事吧。”

“那你一路小心。”心中有种不舍,萧景琰看着他被飞流扶着,在黎刚撑着的油纸伞下走进了院中。

天上的雨夹带着小雪花,都以不同的姿势扑向了大地。萧景琰望着那人的走过院中上了走廊,然后在转角消失了。

列战英似乎被这日的雨夹雪吸引了,他隔了许久后回神才发现身边的萧景琰走了,他一愣,连忙追上萧景琰,道:“殿下,殿下,昨夜你怎么没回来?属下以为你去苏宅了,结果后来苏宅来人说苏先生也没回去,你们......”

“多嘴!”萧景琰心里还是愉快的,只是听到了列战英的问题后立即冷下语调叫他住嘴了。

列战英抿唇静静安静了会,只是过了会后又多嘴了,“殿下,你和苏先生......你们......那卫峥.......”

萧景琰微微蹙眉停下脚步,转身看着他,道:“你支支吾吾的到底想说什么?平时你可不是这样的!今天是怎么了?”

“殿下,那卫峥还救不救了?”列战英硬着头皮说起了这个话题。

萧景琰没有立即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拧眉认真的想了想,这才边走边道:“救啊!”

列战英一喜,道:“殿下昨夜可是和苏先生商讨出了办法?是不是已经有了营救的主意?属下马上去执行!”

萧景琰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没商讨,没主意。”

列战英微愣,瞪大了眼睛道:“殿下,那你和苏先生昨夜消失了一夜做什么去了?”

想起昨夜的事情萧景琰还有点面容发烫,他咳嗽了一句后正经道:“我和小苏在说其他事情。”

“卫峥......”列战英心里想着殿下还是没说他和苏先生在做什么。

“卫峥的事情,我后面再找苏先生谈谈。”萧景琰说完,抬腿进了书房。

列战英指着外面道:“苏先生刚刚走啊!殿下!”

屋内传来了萧景琰轻飘飘的声音:“等雨停了,我们就去苏宅。”

“殿下!”列战英的声音有点不平静。

 

腐世耽风出本工作室主催,九分半印刷厂印刷!!!!!!

精装版普通版同时开售

下面是淘宝链接

精装版125rmb:http://tmqd.me/h.ZXUYaM?cv=AAFwEuem&sm=93bf24

普通版75rmb:http://tmqd.me/h.ZXUYMD?cv=AAFwEeGe&sm=64b1cc

 

 


【靖苏】宗主请上榻(第三十二章)by钰泽昭焉

缠绵过后,萧景琰抱着梅长苏浅眠了半个时辰。

墙边摇曳的长明灯轻晃,梅长苏缓缓动了下身子,身后抽动的感觉提醒着之前发生的事情,他双颊一红,慢慢抬头朝后偏去准备离开萧景琰的胸膛。

萧景琰缓缓睁开眼睛,伸长左手将他重新搂进怀里,道:“别动,我还没替你清理身体。”

梅长苏听完他说的话脸上火烧火燎的,虽然曾经在梦里幻想过这样的事情,却没想到真正发生后的场景是这般。他重新靠在萧景琰的胸前,轻声的说:“还很疼,我起不来。”

“去我靖王府吧。”萧景琰说完松开他,将盖在梅长苏身上的被子压好,然后去穿衣服。

梅长苏看了他一会,见萧景琰穿床上袍子系着腰带回头看,这才连忙低眉收回了视线。

萧景琰拿着对方的衣物坐在软榻边上把他抱起来坐好,然后为他穿衣,“本王也是头一回这样伺候其他人。”

梅长苏双颊的酡红慢慢慢慢变浅,他伸手由身后那人替自己穿衣,低头笑着道:“上次和霓凰郡主无意间谈起些殿下的事情,殿下好似也这般照顾过霓凰郡主口中的小殊,郡主说是那时候他感染风寒了,发热了三天三夜,一直是殿下在照顾。”

萧景琰手指一顿,将他又拉近一分,“那都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小殊也已经离开十多年了。”

梅长苏伸手无意识的抹了抹眼角,然后笑着侧头看着萧景琰,道:“殿下和林殊......”

“我们是多年的挚友,即使他离开后我也从未忘记他,你还记得上次在我书房里 挂着的弓箭吗,那就是他的东西,他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东西,所以我才未让你碰。”萧景琰将他揽入怀里,道:“我抱你去我靖王府。”

梅长苏衣物都穿戴好,然后被萧景琰抱起来,他的头靠着对方的右手臂,右手轻轻抓着萧景琰的肩膀衣服,然后将头埋在心念许久的人的胸膛前,遮住了脸。

萧景琰抱着他一步一步的上了密室出去的阶梯,然后按了一个墙壁的一个地方,门突然被打开了。

房间内没有人,萧景琰轻轻的把他放在床上,低头一看才发现眼睛一直是闭着的,他笑道:“你困了?闭着眼睛做什么?”

梅长苏只是怕看见还有熟人,他慢慢睁开眼睛,摇了摇头,撑着床板要起身才感觉腰间顿时一疼,又倒在了床上。

萧景琰便笑着便将他的外衣扒下来,然后扯下他裤子摸了他后臀一把这才拉过了被子把对方身子盖住。

梅长苏瞪着他,道:“殿下,苏某从不知道你还有这样的一面......”

“这一面自然是只给你看,只对你......”萧景琰的话未说完然后低头亲吻了下他的眉心,温柔又诚恳。

萧景琰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梅长苏,唇角挂着笑容,对于这人,他莫名的有一种失而复得的心情,每一次的接触,他都会想到这人会不会是林殊,可是......他伸手摸着梅长苏的脸颊,细腻的肌肤上没有一丝破绽,这种想法又会随风而灭。

 

 

 

 

 


【靖苏】宗主请上榻(第三十章)by钰泽昭焉


第三十章

梅长苏本就觉得这几日身上没有力气,走了几步的路便又要歇息了,他被飞流扶着坐在密室内的软榻上兀自喘着气。

萧景琰快步下了密室的阶梯,当看到那人呼吸剧烈的坐在床边的时候却慢慢放下了脚步,然后感觉胸口有些发疼,他抿唇蹙眉道:“先生?”飞流警惕的挡在梅长苏面前,禁止萧景琰靠近他。

梅长苏虚弱的一笑,轻轻叫了句飞流,飞流连忙扶着他起身。梅长苏拱手道:“殿下不是在商议正事吗,怎么前来了?”

萧景琰看了飞流一眼,心里有点不愉快,面上却是笑着:“所以先生就跑了?”

梅长苏笑着准备拱手再拘礼,萧景琰连忙拉住他手靠近了自己,道:“我有话同你说,你能叫飞流先离开吗?”

梅长苏不解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偏头看着飞流一笑,道:“飞流,你先出去吧。”

“苏哥哥......”飞流不高兴的甩了甩胳膊,拧眉看了眼萧景琰后还是离开了。

密室内的两人紧靠站立着,上面突然关上门发出一道响声,周围又重归于平静,梅长苏双手推开了萧景琰,低眉问:“殿下要和我说什么事情?”

“为何会哭?”萧景琰盯着他眼睛问出了自己的心声。

梅长苏张了张嘴,想起以前的过往捂了下胸口,在对方发现之前又连忙垂下了手臂,道:“因为想起了以前的伤心事吧。”

萧景琰靠近面前脆弱的男人,道:“哭了多久,为何枕头都湿透了。”

“苏某也不记得了,只是哭了会后便睡......殿下!”梅长苏惊慌出声,因为他突然被萧景琰拉入了怀里一把抱住了。

萧景琰拥紧他道:“以前你的伤心过往我不知晓,愿以后你的事情我都能参与其中。”

梅长苏不懂他这句话的意思,只是胸口却突然跳动得厉害,连带着他浑身都发烫了起来,他缩手推了推萧景琰的胸膛,对方那里却火热得厉害,胸口也似敲鼓一般,梅长苏碰到他胸口,却突然停住了手指没有离开了,只是轻轻唤了一句,道:“殿,殿下。”

萧景琰微微松开他,用额头蹭着他耳鬓的发丝,道:“外面好似要天黑了,本王有点饿......”

梅长苏只觉得他这句话突然说出来有点突兀,却依旧笑道:“苏某请殿下去苏宅用晚膳如何?”

萧景琰的视线下滑,目光从对方的鼻梁上落在了唇角,看着他浅红微张的唇瓣萧景琰觉得嗓子发紧,一抿唇后便悄然靠近了他脸颊,道:“先生在邀请本王吗?”

梅长苏觉得对方不对劲了,眸中带着一股诱惑的风情,他朝另外一侧偏了偏头抓紧了萧景琰腰间的衣物,道:“殿下......别靠我这么近。”

萧景琰却没有松开他,只是站正身子一笑,随即拉着人一个转身两人一同坐在了床边。

梅长苏突然有点紧张了,只是不明白对方意欲何为,他双腿用力要起身,却又被萧景琰抓住了双臂,接着连唇都被那人的嘴捕获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