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钰泽昭焉

一失足成千古恨,感谢还未抛弃,依旧相随的亲们~

靖苏同人宗主请上榻by钰泽昭焉

接第三章! 首先此文首发晋江文学城,因为我是晋江签约作者…… 其次此文还在靖苏吧更新,因为我是小吧主…… 最后此文不虐,依据电视剧和原著小说而写,结局双开,一个生子一个不生子! 文完结后会出实体开预售! 我的QQ号:1473276630 欢迎加入靖苏王道,群号码:230508041 欢迎大家来催更!

第四章
“宗主,宗主,你在想什么?”黎钢走到梅长苏身后问道。
梅长苏这才恍然回神,看着从府里巷道走来的那人,心道切不可再如此心神恍惚了。
走进去,庭生给梅长苏磕头行礼,“庭生见过苏先生。”
“好,庭生起来吧。”梅长苏扶着他起身,叫过一边的飞流,“飞流哥哥准备了礼物送你,看看喜不喜欢。”
飞流把手中的包裹递给庭生,庭生接过,里面的东西他却看不懂,“这是什么?”
萧景琰看了连忙抢过手,“金丝软甲?”他看着梅长苏,“这是何等宝物,礼物太贵重了,庭生不能收。”
梅长苏侧脸一笑,“又不是我要送的,你和飞流说。”
飞流抢过靖王手中的金丝软甲放入庭生怀里。
“这……”萧景琰无奈,只得接受,然后让开了道路,“苏先生这边请。”
飞流拉着庭生去玩了。萧景琰请梅长苏入屋,里屋里站有他收手下的几员大将。
“这位是苏哲苏先生。”萧景琰伸手介绍道。
“见过苏先生。”众将行礼。
梅长苏拱手谢礼,从今天起,他将会成为景琰生活的一部分,看他……成亲生子,开创一个更美好的大梁盛世。
“战英,剩下的事由你主持商议好了。”萧景琰吩咐完,请梅长苏去书房,“苏先生,这里正在议事,我陪你去书房叙话好了。”
梅长苏点头,跟着他走。
经过长廊外,梅长苏逐渐慢下脚步,长廊外是个平底,以前他和景琰在这里练武,仿佛所有不愉快的都能忘掉。
“苏先生,怎么了?”萧景琰转身问他。
“喔,没事。”梅长苏一笑。
萧景琰道,“苏先生的拜贴送进来时,我们正在议事,他们几个小伙子也想看看近日来名声大作的苏先生是何等模样,故……”
“故多走了几步路。”梅长苏接道。
萧景琰一下,伸手请他,“苏先生这边走。”
来到了书房,房内简单清雅,梅长苏慢慢的拢了拢衣袖,感觉有些冷。
萧景琰拿了块坐毯放置梅长苏前,他抬眼望了望这人,“苏先生怎么了?”
“没事,只是感觉今日比昨日又冷上几分了。”梅长苏淡笑。
萧景琰点头,“那是当然,今日冬至嘛。”说完他吩咐下人去搬个火盆来。
“多谢靖王殿下。”梅长苏道谢。
“我们这里大多是武人,一向不生火,忘了苏先生怕冷,所以疏忽了。”萧景琰道完,伸手请他坐下。
梅长苏点头,两人对坐。萧景琰移来小茶桌置于两人之间,慢慢斟茶。
下人也已经搬来火盆,萧景琰示意靠近苏先生身边。
沉默了会,梅长苏抬眸,“其实我今日来,是向誉王卖个好,兰园藏尸案牵扯出来的事情,殿下尽管放手去查,不用任何顾虑。”
萧景琰一挑眉,“我本就不打算顾虑他。”
梅长苏微笑,“殿下去刑部,齐敏可还配合?”
“不管他配不配合,这件案子该怎么办就得怎么办!”萧景琰正义言词道。
梅长苏喝了一口茶,“对于这件案子,殿下有什么想法?”
“我已看过证据清单,这件案子并不难审,庆国公不但纵容,还是主犯。”
“庆国公是二品军侯,荣获恩赦之权。”梅长苏淡笑。
“犯人命案,满三人者,不赦!”萧景琰淡淡抬眉。
“他在京城,人命案非他所为。”
萧景琰道,“朱家村屠村之举,有他密函为证,而且我已经抓到他府里的师爷,有口供为证。”
梅长苏淡然点头,“殿下手段果然雷霆手段,才短短几天就把人证物证都准备齐全了。”
两人又说了很多,最后扯到了霓凰郡主的婚事,梅长苏问道,“陛下对霓凰郡主的婚事可准备取消。”
“告吹而终,进入文试的十人无一过关,想是郡主没有看中的人,因此没有手下留情吧。”萧景琰淡淡喝茶。
梅长苏点头,笑而不语。
过了会,萧景琰道,“苏先生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现如今可以心仪之人,明年秋,母妃说也要为我择亲了。”



第五章
梅长苏对听到萧景琰的问话微微一愣,他抬眼看了看这人,复又垂下眸子,只是眸中不再是一派清明之色,对霓凰郡主,他只是把她当做妹妹,他身边没有什么女孩,对景琰,自己或许已经超过了兄弟之情。
萧景琰淡淡看了他眼,问道,“先生在想什么?”
梅长苏抬头一笑,“想着该如何回复殿下的话,我有喜欢的人,可惜对方不知,也不敢让对方知晓,那人身份高贵,苏某一介草民,怎配得上。”
萧景琰替他添好茶,听得此话,忽的一笑,“如何不敢让对方得知,即便她身份高贵,苏先生身为江左梅郎,如何配不上?”
梅长苏捧着茶杯轻轻喝了口茶,“我也不过是个庸俗的人,也害怕世人的眼光。”
沉默了会,萧景琰低头,“倒是我忽问此事,唐突了。”
两人转移话题,又说到了户部侍郎沈追身上。
梅长苏烤着火,“户部侍郎沈追,想必殿下与他相识了吧?”
萧景琰淡淡点头,“苏先生那日传信叫我去积云楼小坐,我怎敢不去,既然去了,又怎会不注意到沈追呢?”
梅长苏偏头看着火炉,目光微微惆怅,“户部掌管国库钱粮,关系国计民生,如今却被楼之敬搅得像个大染缸,放眼望去,能够扎扎实实做事的竟然只有沈追一人。”
“我与沈追,相交甚是投契,只是……他既不是誉王的人,也不是东宫的人,苏先生如何有把握陛下会选择他做户部尚书?”
“鹤蚌相争,渔翁得利。”
萧景琰似懂非懂的慢慢对点头,“沈追真是有幸,得益于先生神鬼手段。”
梅长苏淡淡一笑,从袖中取出一折纸递给萧景琰,“殿下请看。”
萧景琰接过,“这是……”
“皇上让殿下来选辅审的三位官员,据我所知殿下只在刑部选了一个主司,是吗”
“我远离朝局,六部诸事一概不知,到劳先生替我费心了。”
梅长苏点头,“你先看看,如有不合适的,我们再议。”
一室和谐,两人淡淡说着话。
萧景琰拿着名单道,“这些人都不是誉王和太子的人,都很难上位。”
“这些人并不缺才智,缺的只是一个机会,至于这个机会就看殿下的了。”梅长苏磨搓这手指正说着,突然感觉腹部一阵不适,他垂头按着腹部,开始喘着气。
“苏先生,怎么了?”萧景琰察觉他不对,连忙扶住他的手。
梅长苏一惊,连忙推开他,“无事,待会就好,待会就好……”
“需不需要传大夫来看一下?”萧景琰见他拧眉忍着痛连忙大喊,“来人!”
“不用!殿下……”梅长苏打住他,“只是以前留下来的恶疾,不碍事。”




第六章
萧景琰靠近他身边,顺着他的背,“先生如此年轻,就有恶疾了?”
梅长苏脸色苍白,只是淡淡一笑,“只怪以前太不把身子当回事,所以才有今天这结果。”
他身上有淡淡的药香,萧景琰拧了拧鼻子继续拍着他,“真的不需要请大夫吗?”
“无事,并无大碍。”他喘着气说着,许是真的难受,他便把浑身的劲都靠在萧景琰身上,“麻烦殿下了。”
“先生已经如此,还说什么客套话。”萧景琰低声说。
过了会,见他好似有所好转,萧景琰便准备松开他,却不料梅长苏突然咳嗽了起来,开始还仿佛有力气压着,到最后越咳越厉害,好像五脏六腑都要咳出来似的。
“来人,快去请大夫来!”他朝外面喊了句,然后弯下身子,双手一用力抱住梅长苏,把他放在塌上。
梅长苏紧握着他的手,眉头紧蹙,一手捂着嘴,拼命的咳着。
“苏兄,苏兄。”萧景琰担心至极,顺着他胸口拍了几下,却是全无用处。
梅长苏躺在塌上,只觉得浑身又冷又痛,他额头渗出了豆粒般大小的汗珠,又觉得脸上冷热交加,梅长苏知道,这是自己的缠绵旧疾又复发了。
萧景琰替他汗,摸着他脸颊十分滚烫,便取下脸巾来替他擦拭。
梅长苏看着他缓缓笑了笑,想道谢,还未开口,突然又一阵顿咳。
大夫被请来,同进来的还有飞流。
只见飞流抱着梅长苏不断喊着,“苏哥哥,苏哥哥。”
萧景琰拉开他,“飞流,听话,让大夫给苏哥哥看看,待会就好了。”
飞流点头,走至一边,大夫坐在床边替他把了把脉,然后摇摇头,“这位先生恶疾缠身许久了,若是不好好调养,怕是危险。”
“林大夫,你给他开一帖药吧。”萧景琰扫了眼微微笑着的梅长苏,忽略心中的不悦,对大夫道。
大夫领命退下了,过了半个时辰,下人送药来给梅长苏喝。
喝了药,胃部顿时一暖,感觉疼痛减缓了不少,他本想吃一颗蔺晨为他准备的药的,可是那药颗数有限便忍住了。
梅长苏微微推开替他盖着被子的萧景琰,“好多了,多谢殿下。”
萧景琰见他脸色不复之前那么苍白,便稍稍放心了,只是道,“苏先生府上可有大夫,我知道金陵城内有几位有名的大夫,需不需要请到苏宅去?”
“有,有,有。”梅长苏连忙笑着点头,“多谢殿下好意了。”若是被晏大夫知道,那还了得!

第七章
梅长苏从靖王府回到苏宅已经入夜了,他本要早点回来的,可无奈萧景琰不放心他的身子,按着他在塌上足足休息了两个时辰,然后那人又留着自己在那里用餐,盛情难却,梅长苏只好同意了。
回到苏宅,刚进了房间,就见甄平进屋对自己使了使眼色,梅长苏没看懂,就问,“怎么了,甄平?”
“怎么了?你说怎么了!”门口进来一人,穿着灰衣,留着长胡子,他手上还捧着一个药碗,“听黎钢说,你在靖王府发病了?”
“晏大夫。”梅长苏笑了笑起身。
晏大夫把药碗放在梅长苏面前,然后示意他伸出手来,要给他把脉。
“黎钢嘴巴还真大。”梅长苏暗暗嘀咕。
晏大夫抬眼瞪了他一眼,“要不是黎钢告诉我,你还准备瞒着吗?”
“不敢,不敢。”梅长苏笑的尴尬。
晏大夫等他收了药碗就退下了,梅长苏围在火炉边靠着火喝着茶。
飞流在院子里练着武功,发出阵阵响声。
梅长苏捧着一本游记看着,就听见外面飞流道,“过来,打!”
黎钢推脱道,“不和你打,打不过你!”
“打!”飞流喊道。
然后黎钢和甄平就进了屋子,对着梅长苏喊道,“宗主。”
梅长苏收书一笑,“你俩陪飞流玩玩,没关系的。”
黎钢和甄平摇头,甄平道,“这小子下手没个轻重,和他打,划不来。”
梅长苏边笑边喝茶,飞流跳进了屋子,“苏哥哥,苏哥哥,蒙大统领!”
梅长苏看着他道,“飞流想要蒙大统领来?”
飞流撅着嘴点头,“嗯嗯,蒙大统领,好!”
黎钢一笑,“宗主,这句我听懂了,他说蒙大统领武功好。”
“好,那苏哥哥明天就叫蒙大统领来。”梅长苏说着递给他一个金黄色的橘子。
飞流笑着剥着橘子出去了。
甄平在一边铺好床铺,走来道,“宗主,明天还要早起,要不现在睡吧?”
“好。”梅长苏点头,慢慢起身走到床边。
黎钢把装着热水的羊皮袋子塞在他床上,“宗主,这样就暖和了。”
“你俩下去吧,今夜应该不会病发了。”梅长苏脱下外衣上了床。
黎钢熄了灯,同着甄平一起出去了。
梅长苏笑着躺在床上,慢慢闭上了眼睛,外面冷风呼啸,他梦见那人在床边唤着自己的名字,紧紧握着自己的手未曾松开。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