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钰泽昭焉

一失足成千古恨,感谢还未抛弃,依旧相随的亲们~

靖苏同人宗主请上榻by钰泽昭焉

【删除了第四十三章的污内容..........要看了搜鼠猫钰泽昭焉读者qq群,群内有文档,谢谢!】

【此文前面的三十多章节还在大修,因为被读者说过和电视剧剧情台词相同的话,晋江还没修改,后面会全部首发钰泽昭焉吧.......】

第四十二章

缠绵过后,萧景琰抱着梅长苏浅眠了半个时辰。

墙边摇曳的长明灯轻晃,梅长苏缓缓动了下身子,身后抽动的感觉提醒着之前发生的事情,他双颊一红,慢慢抬头朝后偏去准备离开萧景琰的胸膛。

萧景琰缓缓睁开眼睛,伸长左手将他重新搂进怀里,“别动,我还没替你清理身体。”

梅长苏听完他说的话脸上火烧火燎的,虽然曾经在梦里幻想过这样的事情,却没想到真正发生后的场景是这般。他重新靠在萧景琰的胸前,轻声的说,“还很疼,我起不来。”

“去我靖王府吧。”萧景琰说完松开他,将盖在梅长苏身上的被子压好,然后去穿衣服。

梅长苏看了他一会,见萧景琰穿床上袍子系着腰带回头看,这才连忙低眉收回了视线。

萧景琰拿着对方的衣物坐在软榻边上把他抱起来坐好,然后为他穿衣,“本王也是头一回这样伺候其他人。”

梅长苏双颊的酡红慢慢慢慢变浅,他伸手由身后那人替自己穿衣,低头笑着道,“上次和霓凰郡主无意间谈起些殿下的事情,殿下好似也这般照顾过霓凰郡主口中的小殊,郡主说是那时候他感染风寒了,发热了三天三夜,一直是殿下在照顾。”

萧景琰手指一顿,将他又拉近自己一分,“那都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小殊也已经离开十多年了。”

梅长苏伸手无意识的抹了抹眼角,然后笑着侧头看着萧景琰,“殿下和林殊......”

“我们是多年的挚友,即使他离开后我也从未忘记他,你还记得上次在我书房里 挂着的弓箭吗,那就是他的东西,他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东西,所以我才未让你碰。”萧景琰将他揽入怀里,“我抱你去我靖王府。”

梅长苏衣物都穿戴好,然后被萧景琰抱起来,他的头靠着对方的右手臂,右手轻轻抓着萧景琰的肩膀衣服,然后将头埋在心念许久的人的胸膛前,遮住了脸。

萧景琰抱着他一步一步的上了密室出去的阶梯,然后按了一个墙壁的一个地方,门突然被打开了。

房间内没有人,萧景琰轻轻的把他放在床上,低头一看才发现眼睛一直是闭着的,他笑道,“你困了?闭着眼睛做什么?”

梅长苏只是怕看见还有熟人,他慢慢睁开眼睛,摇了摇头,撑着床板要起身才感觉腰间顿时一疼,又倒在了床上。

萧景琰便笑着便将他的外衣扒下来,然后扯下他裤子摸了他后臀一把这才拉过了被子把对方身子盖住。

梅长苏瞪着他,“殿下,苏某从不知道你还有这样的一面......”

“这一面自然是只给你看,只对你......”萧景琰的话未说完然后低头亲吻了下他的眉心,温柔又诚恳。

萧景琰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梅长苏,唇角挂着笑容,对于这人,他莫名的有一种失而复得的心情,每一次的接触,他都会想到这人会不会是林殊,可是......他伸手摸着梅长苏的脸颊,细腻的肌肤上没有一丝破绽,这种想法又会随风而灭。






第四十三章

梅长苏感觉身后还是有点难受,但是面容却挂着笑容,他抬头看着萧景琰温柔的替他压好身边的被子后便开门出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萧景琰才回来,梅长苏睡的迷迷糊糊中感觉被人抱在身上,后庭有点凉,他缓缓睁开眼睛看着身前这人,刚毅的脸庞上挂着淡笑,舒适温馨。

梅长苏感觉嗓子微痒,他轻轻被萧景琰扶着起床后说道,“殿下,能否倒一杯水给我。”

萧景琰听完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点头应着将他腰间的腰带束好后便去倒水了。

梅长苏之前在这里没来得及仔细看他的卧房,此时心境不同,自然也有心情打量了,两通间的屋子,里面是卧床,外面是书房和软榻所在的地方。

“茶水有点凉,喝点一点润润唇就好。”萧景琰走到他面前,将水杯递出一分。

薄唇轻贴着杯口,茶水一点点被他喝入口中,润湿的红唇轻抿,见对方抬头,萧景琰连忙偏开了视线。

“谢谢殿下。”梅长苏心里突然有点紧张,不知道后面改提起什么话题。

萧景琰看了他一眼道“以后叫我景琰,叫殿下未免生份了些。”说完便拿过他手中或者的茶水杯转身了。

这个名字是梅长苏这十多年来,睡梦中日日萦绕的名字。景琰,是他梅岭一战后决定守候的对戏,这么多年过去,还能演变成现在这般,他觉得很幸运。

萧景琰放下茶杯,转身看着低着头慢慢走过来的人,然后伸手一把将他抱住,“小苏,表情这么凝重,你想什么?”

梅长苏蓦地被他拥入怀里,感觉胸口热腾腾的跳动了起来,“景琰”他伸手触摸到萧景琰的胸膛,微微缩了下手指,连忙将对方推开。

萧景琰经过昨夜,很喜欢拥着的感觉,正准备伸手去拉梅长苏,门突然被敲响了,梅长苏也趁着这空隙远离他一步。

“谁?”萧景琰回神,神情有点淡然,却又因为梅长苏在身边而微微勾起了唇角。

敲门的是列战英,站在他身后的飞流和黎钢互相看了一眼连忙进了屋里。

梅长苏看起来有点虚弱,他缓步走过去被飞流扶住了胳膊。

“苏哥哥,飞流接你回家。”飞流的声音带着委屈,眼睛瞅了下一侧的萧景琰后扶着梅长苏准备朝门外走,列战英后退了一步候在门外微微拱手叫了句苏先生。

此时外面时辰也尚早,天才刚灰蒙蒙亮,萧景琰不疾不徐的走到梅长苏的身边,然后吩咐道,“战英,叫后厨把早饭都送上来吧,飞流也一起去用早饭吧。”

飞流很童心,对一些事情也有自己的看法,在他心里认为,萧景琰让他的苏哥哥站在亭子中吹寒风的事情就是不对,所以听到了萧景琰叫他名字的时候他撇了下嘴角,只是自顾自的说,“苏哥哥,我们回家吧......”

梅长苏微微一笑,伸手搭在飞流的手背上,他转身看着走过来的萧景琰道,“殿下,我......我就先回苏宅了。”

萧景琰一本正经的看着他,缓缓道,“昨夜你和本王同睡一床,看你睡的甚是不安,此时时辰还早,你晚点再回苏宅吧,先去用早饭。”

梅长苏眨了眨眼睛,被他抓住了胳膊出了屋外走进院子,徒留下面面相觑的列战英和黎钢。

黎钢一拍手,自言自语道:“忘记说了,蔺少阁主来了!”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