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钰泽昭焉

一失足成千古恨,感谢还未抛弃,依旧相随的亲们~

靖苏同人宗主请上榻by钰泽昭焉(第四十五章、第四十六章)

接着来一波……

第四十五章
天空还是灰蒙蒙的,但是雨势已经逐渐减小。
马车在苏宅门口停下,黎钢撑着伞扶着梅长苏下来,甄平出来迎接梅长苏进府,一边禀报道:“宗主,蔺少阁主昨天就来了,刚刚晨练过后,已经在书房等候多时了。”
梅长苏走了一会,然后转身看着在大门口不愿意进来的飞流,他一笑,招手道:“飞流,和苏哥哥来。”
黎钢看了飞流一眼,笑着伸手将他拉进院子,四人撑伞一同去了书房。
飞流寒着脸看着门房大开的书房内的人,那人一袭缥缈的白衣,束在脑后的发丝有些松散,他低头静静的斟茶,桌边还摆着一把白色的折扇。
梅长苏抬腿进屋站在他身边侧头看了他一会,然后慢慢在他面前坐下,这才笑道:“你比我预料的早来了一天。”
蔺晨将热茶缓缓斟好,然后递了一杯给梅长苏,见他接过后转头看着门口的飞流,笑道:“飞流,你看见蔺晨哥哥怎么感觉不高兴啊?”
飞流微微翘着嘴,盯着蔺晨看了眼后站在了黎钢身后。
梅长苏喝了一口茶后缓缓道:“昨夜我没回来,所以让你久等了。”
蔺晨剑眉微挑,一双琥珀色的眸子中慢慢染上了笑意,他道:“我没问你这事情啊,你解释做什么?”
“你别只顾着......”梅长苏的话还未说完,蔺晨已经打断了他的话,“好了,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
梅长苏点头,轻抬手臂示意门口站在的几人出去,他抬眸浅笑道:“什么事情?”
“是有关夏江的事情......”蔺晨伸手握住了折扇轻轻敲打着,屋内的窗户前的香炉燃着香烟,飘散出紫色的烟雾,外面雨停了,隐约听见了两人在书房的谈话声。
萧景琰处理好府邸的事情,便带着列战英前去了苏宅,此时已经是日暮时分。进了苏宅,一向敏感的他听见了风动的声音,慢慢到了后院,他看见一白衣男子正和飞流打的难分难舍,萧景琰微微蹙眉,正要说话却看见了从书房内走出来的那人,他一笑,拱手道:“苏先生。”
梅长苏淡笑着隔着半个院落的距离对萧景琰微微一点头,随即抬眼看着还在打斗的两人,他道:“蔺晨,飞流,你们两个也玩够了吧?靖王殿下来了。”
蔺晨听见了梅长苏的话微微失神,飞流趁着他失神的空隙一掌拍在他的胸口,蔺晨一拧眉连忙捂着胸口后退了几步,咳嗽了好一会后才缓过气来。
梅长苏走过去看着蔺晨,问道:“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飞流这武功又进步了。”蔺晨说完理了理衣服看着萧景琰,拱手道:“草民参见靖王殿下。”
这人浑身上下透着潇洒不羁,一袭白衫衬托着宛若仙人,萧景琰看了会蔺晨后转头看了看微笑着的梅长苏,这才淡笑拱手道:“先生是琅琊阁阁主?”
“好眼力!”蔺晨挑眉一笑道。
“好了,别在院子里说话了,都进屋吧。”梅长苏伸手请两人进屋。


第四十六章

一番正事谈罢,蔺晨喝着热茶看着闲聊的梅长苏和萧景琰
下午的天气由阴逐渐转晴,萧景琰看着梅长苏的起色心道这人今天的脸色比昨日好看些,也许是今日对方在府邸休息了半天,没出去的缘故。
蔺晨坐了会后,自觉的说安排营救卫峥的事情去了便就离开了,只是他出了书房的大门后还特意关上了房间的门。
萧景琰蹙了蹙眉头看了会梅长苏,道:“这位琅琊阁阁主知道.....我们的关系?小苏,你说过了?”
梅长苏淡淡摇头,道:“这世上没有他看不出来的事情,何况,我也没想瞒着他。”
萧景琰起身移位坐在他身边,刚刚将梅长苏搂入怀里准备吻他脸颊一下,外面突然有人敲门了。
敲门的是黎钢,他轻声问道:“宗主,言公子来了。”
“豫津?”梅长苏微微推开了萧景琰,然后理了理衣服,这才道:“请他进来吧。”
暧昧不成,萧景琰笑着伸手将梅长苏胸前的一抹长发用手指勾住放在对方肩后,然后低头兀自喝茶。
梅长苏微微勾着唇角,伸手拿过了他欲要喝的半杯茶重新添了热茶进去。
言豫津人还未到,书房内的两人便听见了他的声音了。
“苏先生,我好久没来了,今日给你送来了些橘子。”言豫津笑着说完后才进屋,后面跟着捧着一碟柑橘的黎钢。
“豫津,你今日怎么想起来看我了?”梅长苏笑道,伸手斟了一杯茶放在他面前。
黎钢将一碟柑橘摆在萧景琰眼前,剥了一个递给梅长苏。
梅长苏接过吃了一瓣后却被萧景琰抢过去了。言豫津的神色间闪过一丝疑惑,他拱手笑道:“许久没来看苏先生,今日送走前去边境寻找谢侯爷的景睿回到家中,发现父亲购买了许多柑橘,我便差人送了一筐来给苏先生解解渴。”
萧景琰低头思考了会后问道:“景睿已经走了吗?”
言豫津拱手道:“殿下,景睿雨停后便出发了。”
萧景琰回神,抬头笑道:“坐下吧,你许久没见苏先生,想必也有很多话要说。”
“好。”言豫津点头坐下。茶是上好的武夷茶,他每次在这里,苏先生都是在品味这茶。
“苏先生,我一直不明白,为何你唯独喜欢这武夷茶呢?”言豫津乖巧的眨了眨眼睛等着梅长苏的回答。
梅长苏一愣,没想到他会突然问这个问题。
萧景琰吃着橘子也偏头看着他,静静等着他的回答。
梅长苏注意点了萧景琰的举动,只是微微一笑,他提着茶杯示意两人品尝,这才慢慢道:“武夷茶色香味俱全,色清雅,味甘甜,形百态,不同人的人品茶都是不同的滋味,如同不同人的人生一般。”
言豫津听了后顿时明悟了一般连连点头,他笑道:“原来如此,竟然是这个道理,看来我得多喝几杯。”
萧景琰看着梅长苏微微勾起的唇角轻轻一笑,也低头喝起茶来。
颇为无辜的梅宗主看了看两人,开始吃橘子。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