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钰泽昭焉

一失足成千古恨,感谢还未抛弃,依旧相随的亲们~

靖苏同人宗主请上榻by钰泽昭焉(第四十三章、第四十四章)

只是来发个文,不知道会不会被吞了。

靖苏同人宗主请上榻by钰泽昭焉

第四十三章
梅长苏感觉身后还是有点难受,但是面容却挂着笑容,他抬头看着萧景琰温柔的替他压好身边的被子后便开门出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萧景琰才回来,梅长苏睡的迷迷糊糊中感觉被人抱在身上,后庭有点凉,他缓缓睁开眼睛看着身前这人,刚毅的脸庞上挂着淡笑,舒适温馨。
梅长苏感觉嗓子微痒,他轻轻被萧景琰扶着起床后说道,“殿下,能否倒一杯水给我。”
萧景琰听完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点头应着将他腰间的腰带束好后便去倒水了。
梅长苏之前在这里没来得及仔细看他的卧房,此时心境不同,自然也有心情打量了,两通间的屋子,里面是卧床,外面是书房和软榻所在的地方。
“茶水有点凉,喝点一点润润唇就好。”萧景琰走到他面前,将水杯递出一分。
薄唇轻贴着杯口,茶水一点点被他喝入口中,润湿的红唇轻抿,见对方抬头,萧景琰连忙偏开了视线。
“谢谢殿下。”梅长苏心里突然有点紧张,不知道后面改提起什么话题。
萧景琰看了他一眼道“以后叫我景琰,叫殿下未免生份了些。”说完便拿过他手中或者的茶水杯转身了。
这个名字是梅长苏这十多年来,睡梦中日日萦绕的名字。景琰,是他梅岭一战后决定守候的对戏,这么多年过去,还能演变成现在这般,他觉得很幸运。
萧景琰放下茶杯,转身看着低着头慢慢走过来的人,然后伸手一把将他抱住,“小苏,表情这么凝重,你想什么?”
梅长苏蓦地被他拥入怀里,感觉胸口热腾腾的跳动了起来,“景琰”他伸手触摸到萧景琰的胸膛,微微缩了下手指,连忙将对方推开。
萧景琰经过昨夜,很喜欢拥着的感觉,正准备伸手去拉梅长苏,门突然被敲响了,梅长苏也趁着这空隙远离他一步。
“谁?”萧景琰回神,神情有点淡然,却又因为梅长苏在身边而微微勾起了唇角。
敲门的是列战英,站在他身后的飞流和黎钢互相看了一眼连忙进了屋里。
梅长苏看起来有点虚弱,他缓步走过去被飞流扶住了胳膊。
“苏哥哥,飞流接你回家。”飞流的声音带着委屈,眼睛瞅了下一侧的萧景琰后扶着梅长苏准备朝门外走,列战英后退了一步候在门外微微拱手叫了句苏先生。
此时外面时辰也尚早,天才刚灰蒙蒙亮,萧景琰不疾不徐的走到梅长苏的身边,然后吩咐道,“战英,叫后厨把早饭都送上来吧,飞流也一起去用早饭吧。”
飞流很童心,对一些事情也有自己的看法,在他心里认为,萧景琰让他的苏哥哥站在亭子中吹寒风的事情就是不对,所以听到了萧景琰叫他名字的时候他撇了下嘴角,只是自顾自的说,“苏哥哥,我们回家吧......”
梅长苏微微一笑,伸手搭在飞流的手背上,他转身看着走过来的萧景琰道,“殿下,我......我就先回苏宅了。”
萧景琰一本正经的看着他,缓缓道,“昨夜你和本王同睡一床,看你睡的甚是不安,此时时辰还早,你晚点再回苏宅吧,先去用早饭。”
梅长苏眨了眨眼睛,被他抓住了胳膊出了屋外走进院子,徒留下面面相觑的列战英和黎钢。
黎钢一拍手,自言自语道:“忘记说了,蔺少阁主来了!”

第四十四章
小厮送来了早饭,因为是萧景琰特意吩咐,所以这日早饭有点丰盛。
萧景琰正在吃馄饨,他偏头看了眼身边的梅长苏,似乎察觉到对方的情绪有所不对,他慢慢说道:“怎么了?不喜欢吃面?”
梅长苏眨了眨眼睛,摆在腿上的手指微微颤抖,过了会后才道:“没有,我喜欢吃面,尤其是上面还加了一个荷包蛋的。”
“嗯,吃吧。”萧景琰深知昨夜对方的辛苦,低头淡淡一笑道。
外面刮着寒风,冬风化雨,很快便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
梅长苏含着心中的苦涩咬了一口荷包蛋,他道:“里面的蛋黄没熟透。”
萧景琰吃了一口馄饨咽下后笑道:“忘记和后厨说了鸡蛋要煎熟一些了,因为以往我要吃面,鸡蛋都是没熟透的。”
“你还是......”和以前一个样子,话音清浅,被外面逐渐变大的雨声所覆盖,梅长苏抬眼看着他一笑,道:“其实也挺好吃的。”
萧景琰似笑非笑,感觉那一刹那似乎闻到了从院中飘来的梅花清香,对面这人的笑容让他在记忆中难以磨灭。
早饭用过后,黎钢禀报了梅长苏蔺晨已经身在苏宅,梅长苏便连忙起身准备回府了,夏江还没除掉,一直是个大患。
萧景琰打开了伞站在屋檐下,准备送他,梅长苏看了眼黎钢后转脸对萧景琰笑道;“殿下不必相送,还是待在府中处理政事吧。”
“那你一路小心。”心中有种不舍,萧景琰看着他被飞流扶着,在黎钢撑着的油纸伞下走进了院中。
天上的雨夹带着小雪花,都以不同的姿势扑向了大地。萧景琰望着那人的走过院中上了走廊,然后在转角消失了。
列战英似乎被这日的雨夹雪吸引了,他隔了许久后回神才发现身边的萧景琰走了,他一愣,连忙追上萧景琰,道:“殿下,殿下,昨夜你怎么没回来?属下以为你去苏宅了,结果后来苏宅来人说苏先生也没回去,你们......”
“多嘴!”萧景琰心里还是愉快的,只是听到了列战英的问题后立即冷下语调叫他住嘴了。
列战英抿唇静静安静了会,只是过了会后又多嘴了,“殿下,你和苏先生......你们......那卫峥.......”
萧景琰微微蹙眉停下脚步,转身看着他,“你支支吾吾的到底想说什么?平时你可不是这样的!今天是怎么了?”
“殿下,那卫峥还救不救了?”列战英硬着头皮说起了这个话题。
萧景琰没有立即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拧眉认真的想了想,这才边走边道:“救啊!”
列战英一喜,道:“殿下昨夜可是和苏先生商讨出了办法?是不是已经有了营救的主意?属下马上去执行!”
萧景琰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没商讨,没主意。”
列战英微愣,瞪大了眼睛道:“殿下,那你和苏先生昨夜消失了一夜做什么去了?”
想起昨夜的事情萧景琰还有点面容发烫,他咳嗽了一句后正经道:“我和小苏在说其他事情。”
“卫峥......”列战英心里想着殿下还是没说他和苏先生在做什么。
“卫峥的事情,我后面再找苏先生谈谈。”萧景琰说完,抬腿进了书房。
列战英指着外面道:“苏先生刚刚走啊!殿下!”
屋内传来了萧景琰轻飘飘的声音:“等雨停了,我们就去苏宅。”
“殿下!”列战英的声音有点不平静。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