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钰泽昭焉

一失足成千古恨,感谢还未抛弃,依旧相随的亲们~

【靖苏】宗主请上榻(第二章)by钰泽昭焉

宝宝亲自搬这篇文上来,靖苏基友们别说我不爱你们喔~谢谢看文。
要全文文档进QQ靖苏王道群,搜名字就有群出来。

第二章

梅长苏神色未曾改变半分,只是不紧不慢的伸手端过茶杯慢慢尝着,看上去,连他眉色之间都染上了一股浅浅的淡漠之色。
萧景琰曲着食指,握紧了杯子,直到梅长苏把茶杯轻放在桌上碰出一点细微的声音他才回过神来。
“苏先生刚才为何不说话?”萧景琰眼角微微扫了他一眼,然后静静的看着茶杯里的茶叶起伏不定。
梅长苏抬眸,道:“苏某看殿下似是在缅怀过去,不敢打扰。”
萧景琰微微启唇,正要说话,飞流突然冲了进来,道:“苏哥哥,苏哥哥。”
“飞流,怎么了?”梅长苏抬头看着他。
飞流只是一只手不断比划着外面,似乎是叫他们出去。
梅长苏和萧景琰起身,黎钢这时走了进来,道:“靖王殿下好,宗主,蒙大统领来看你了。”
萧景琰看了眼梅长苏,只见着他岁月静好的侧脸,道:“苏先生和蒙大统领也有交情?”
梅长苏略略淡笑说:“一般一般,只是我这宅院是蒙大统领替我挑的。”
萧景琰正色点头,不再说话。两人一前一后的走了出去。
蒙挚只见到先出来的梅长苏,开口便道:“小殊,这天气还不怎么冷,你怎么就窝在屋子里了!”
梅长苏抬眼,神色微微一顿,很快便恢复了正常。
蒙挚一愣,看到了从梅长苏身后走出来的靖王,连忙便闭了嘴。
萧景琰心里微怔,偏头看了眼梅长苏,然后又瞧了瞧蒙挚,问道:“苏先生,刚才蒙大统领叫你什么?”
梅长苏不语,只是静静眺望着远方,眼眸中一派平和之色。
一侧候着的黎钢和甄平感觉的手心都已经出汗了,靖王殿下不会怀疑什么吧?
蒙挚一笑,几步走到他俩面前来,道:“小苏,小苏,苏先生姓苏啊,我自然叫他小苏了!”
萧景琰盯着梅长苏的侧脸,见他没什么表情便收回了视线盯着蒙挚。
蒙挚越笑,心里感觉越慌。
“原来如此。”萧景琰垂下目光,语气中似乎带着股怅然。
“两位进去吧。”梅长苏侧开身子,请两人进屋。

几人落座,梅长苏问道:“蒙大哥找苏某所为何事?”
蒙挚一拍大腿,道:“哎呀,忘记和你说了,还记得我们去兰园看房子从枯井里挖出了许多女尸么。”
梅长苏正待喝茶,听他提到女尸倒也微微抿唇放下了杯盏,道:“怎么了?”
“你可知这件事和谁有关系?”蒙挚笑问两人。
“谁?”萧景琰看了眼梅长苏后问蒙挚。
“太子,和拥护太子的户部尚书楼之敬有关,这下誉王可不会放过这件事情了。”蒙挚大笑。
梅长苏一声淡淡的冷笑响起:“这可户部可算是费了。”他左手边有一个黑木盒子,梅长苏慢慢打开,里面摆满了刻有礼部,户部,兵部,刑部等等的字样,他拿出了一个户部牌子,慢慢把玩在手里。
“那又如何?难道苏先生不预备辅佐太子,心里早已经选定誉王?”萧景琰道。
梅长苏只是淡淡一笑,不应他的话,只是道:“蒙大哥可还听到了其他什么消息?”
蒙挚喝了口茶,连忙道:“有有,陛下有心把这一案子交给靖王殿下主审。”
“给我?”萧景琰微微瞪大了眼睛道:“怎么会交给我来主审这件事情呢?”
“陛下心里都清楚,这件事情交给誉王或太子谁处理都不好,而他唯一能想到的人就只有你了。”梅长苏慢慢把牌子丢进了火炉了,任由火炭侵蚀它……

第二日,梅长苏准备重登靖王府,叫着飞流送一份礼物给庭生,也就是在赤焰战场死去的靖王哥哥的儿子。
坐在马车上一路上经过繁华的街道,慢慢的到了靖王府面前,梅长苏静静坐在马车里,外面人声鼎沸,他想起曾经的事情,心有感触。
“宗主,到了。”黎钢伸手撩开帘子,扶着梅长苏下马车。
靖王府大门前,他静静的站着,所有的一切还和以前一模一样,只是物是人非。
梅长苏淡笑,思绪不禁飘到了远方的经年。

云荫比剑笑相望,意气风发少年郎,犹记红袍缠白裳,梅岭一役两茫茫。

黎钢自言自语道:“宗主,虽然靖王府和苏宅只背靠隔了个暗巷,可走起来还真远,起码走了半个时辰了。”
梅长苏回神,一笑,慢慢登上阶梯,他看见那人,似乎是带着和从前一样的笑容缓缓向他走来,如在往日的梦里一般。

“宗主,宗主,你在想什么?”黎钢走到梅长苏身后问道。
梅长苏这才恍然回神,看着从府里巷道走来的那人,心道切不可再如此心神恍惚了。
梅长苏走进去,庭生给他磕头行礼道:“庭生见过苏先生。”
“好,庭生起来吧。”梅长苏扶着他起身,叫过一边的飞流:“飞流哥哥准备了礼物送你,看看喜不喜欢。”
飞流把手中的包裹递给庭生,庭生接过,只是里面的东西他一个小孩子却看不懂,“这是什么?”
萧景琰看了连忙抢过手,“金丝软甲?”他看着梅长苏道:“这是何等宝物,礼物太贵重了,庭生不能收。”
梅长苏侧脸一笑:“又不是我要送的,你和飞流说。”
飞流抢过靖王手中的金丝软甲放入庭生怀里。
“这……”萧景琰无奈,只得接受,他让开了道路,道:“苏先生这边请。”
飞流扮了个鬼脸,高兴的拉着庭生去玩了。
萧景琰请梅长苏入屋,里屋里站着他手下的几员大将。
“这位是苏哲苏先生。”萧景琰伸手介绍道。
“见过苏先生。”众将行礼。
梅长苏微微一笑,拱手谢礼。
从今天起,他将会成为景琰生活的一部分,看他……成亲生子,开创一个更美好的大梁盛世。
“战英,剩下的事由你主持商议好了。”萧景琰吩咐完,请梅长苏去书房,他道:“苏先生,这里正在议事,我陪你去书房叙话好了。”
梅长苏点头,跟着他走。
经过长廊外,梅长苏逐渐慢下脚步,长廊外是个平地,以前他和景琰在这里练武,仿佛所有不愉快的都能忘掉。
“苏先生,怎么了?”萧景琰转身问他。
“喔,没事。”梅长苏一笑。
萧景琰道:“苏先生的拜贴送进来时,我们正在议事,他们几个小伙子也想看看近日来名声大作的苏先生是何等模样,故……”
“故多走了几步路。”梅长苏接道。
萧景琰抿唇点头一笑,伸手相请,道:“苏先生这边走。”
来到了书房,房内简单清雅,梅长苏慢慢的拢了拢衣袖,感觉有些冷。
萧景琰拿了块坐毯放置梅长苏前,他抬眼望了望这人道:“苏先生怎么了?”
“没事,只是感觉今日比昨日又冷上几分了。”梅长苏淡笑。
萧景琰点头:“那是当然,今日冬至嘛。”说完他吩咐下人去搬个火盆来。
“多谢靖王殿下。”梅长苏连忙道谢。
“我们这里大多是武人,一向不生火,忘了苏先生怕冷,所以疏忽了。”萧景琰道完,伸手请他坐下。
梅长苏点头,两人对坐。萧景琰移来小茶桌置于两人之间,慢慢斟茶。
下人也已经搬来火盆,萧景琰示意靠近梅长苏身边。
沉默了会,梅长苏抬眸,道:“其实我今日来,是向誉王卖个好,兰园藏尸案牵扯出来的事情,殿下尽管放手去查,不用任何顾虑。”
萧景琰一挑眉,道:“我本就不打算顾虑他。”
梅长苏微笑道:“殿下去刑部,齐敏可还配合?”
“不管他配不配合,这件案子该怎么办就得怎么办!”萧景琰正义言词。
梅长苏喝了一口茶,笑道:“殿下,这案子可有什么进展?”
萧景琰道:“朱家村屠村之举,有他密函为证,而且我已经抓到他府里的师爷,也有口供为证。”
梅长苏淡然点头,道:“殿下手段果然雷霆手段,才短短几天就把人证物证都准备齐全了。”

两人又说了很多,最后扯到了霓凰郡主的婚事,梅长苏问:“陛下对霓凰郡主的婚事准备取消吗。”
“告吹而终,进入文试的十人无一过关,想是郡主没有看中的人,因此没有手下留情吧。”萧景琰淡淡喝茶。
梅长苏点头,笑而不语。
过了会,萧景琰道:“苏先生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现如今可以心仪之人,明年秋,母妃说也要为我择亲了。”
梅长苏听到萧景琰的话微微一愣,他抬眼看了看这人,复又垂下眸子,只是眸中不再是一派清明之色,对霓凰郡主,他只是把她当做妹妹,他身边没有什么女孩,对景琰,自己或许已经超过了兄弟之情。
萧景琰淡淡看了他眼,问道:“先生在想什么?”
梅长苏抬头一笑,道:“想着该如何回殿下的话,我有喜欢的人,可惜对方不知,也不敢让对方知晓,那人身份高贵,苏某一介草民,怎配得上。”
萧景琰替他添好茶,听得此话,忽的一笑:“如何不敢让对方得知,即便她身份高贵,苏先生身为江左梅郎,如何配不上?”
梅长苏捧着茶杯轻轻喝了口茶,唇角不禁泛着苦笑,他道:“我也不过是个庸俗的人,也害怕世人的眼光。”
沉默了会,萧景琰低头,轻声道:“倒是我忽问此事,唐突了。”
两人转移话题,又说到了户部侍郎沈追身上。
“我远离朝局,六部诸事一概不知,到劳先生替我费心了。”
梅长苏抿唇浅笑,指着名单道:“你先看看我挑选的这些人,如有不合适的,我们再议。”
一室和谐,外面的凉风送进来,屋内燃着安神香,一室浅凉,只闻两人淡淡谈话的声音。
萧景琰拿着名单道:“这些人都不是誉王和太子的人,都很难上位。”
“这些人不缺乏才智,缺的只是一个机会,至于他们的机会从何而来,这就看殿下了。”梅长苏的手指摩搓着袖角正说着,突然感觉胸口一阵不适,他垂头按着胸口,开始喘着气。
“苏先生,怎么了?”萧景琰察觉他不对,连忙扶住他的手。
梅长苏一惊,边咳嗽着边推开他,道:“无事,待会就好,待会就好……”
“需不需要传大夫来看一下?”萧景琰见他拧眉忍着痛连忙大喊:“来人!”
“不用!殿下……”梅长苏抓紧他袖子道:“只是以前留下来的恶疾,不碍事。”
萧景琰靠近他身边,顺着他的背,道:“先生如此年轻,就有恶疾了?”
梅长苏脸色苍白,只是缓缓一笑,道:“只怪以前太不把身子当回事,所以才有今天这结果。”
他身上有淡淡的药香,萧景琰耸了耸鼻子继续拍着他道:“真的不需要请大夫吗?”
“无事,并无大碍。”他喘着气说着,许是真的难受,他便把浑身的劲都靠在萧景琰身上,“麻烦殿下了。”
“先生已经如此,还说什么客套话。”萧景琰低声说。
过了会,见他好似有所好转,萧景琰便准备松开他,却不料梅长苏突然咳嗽了起来,开始还仿佛有力气压着,到最后越咳越厉害,好像五脏六腑都要咳出来似的。
“来人,快去请大夫来!”他朝外面喊了句,然后弯下身子,双手一用力抱住梅长苏,将人轻轻放在软榻上。
梅长苏紧握着他的手,眉头紧蹙,一手捂着嘴,拼命的咳着。
“苏先生,苏先生。”萧景琰担心至极,顺着他胸口拍了几下,却是全无用处。
梅长苏躺在榻上,只觉得浑身又冷又痛,他额头渗出了豆粒般大小的汗珠,又觉得脸上冷热交加,梅长苏知道,这是自己的缠绵旧疾又复发了。
萧景琰替他拭汗,摸着他脸颊十分滚烫,便取下脸巾来替他擦拭。
梅长苏看着他缓缓笑了笑,想道谢,还未开口,突然又一阵顿咳。
大夫被请来,同进来的还有飞流。
只见飞流抱着梅长苏不断喊着:“苏哥哥,苏哥哥。”
萧景琰拉开他,道:“飞流,听话,让大夫给你苏哥哥看看,待会就好了。”
飞流点头,走至一边,大夫坐在床边替他把了把脉,然后摇摇头道:“这位先生恶疾缠身许久了,若是不好好调养,怕是危险。”
“林大夫,你给他开一帖药吧。”萧景琰扫了眼微微笑着的梅长苏,忽略心中的不悦,对大夫道。
大夫领命退下了,过了半个时辰,下人送药来给梅长苏喝。
喝了药,胃部顿时一暖,感觉疼痛减缓了不少,他本想吃一颗蔺晨为他准备的药的,可是那药颗数有限便忍住了。
梅长苏微微推开替他盖着被子的萧景琰,道:“好多了,多谢殿下。”
萧景琰见他脸色不复之前那么苍白,便稍稍放心了,只是道:“苏先生府上可有大夫,我知道金陵城内有几位有名的大夫,需不需要请到苏宅去?”
“有,有,有。”梅长苏连忙笑着点头道:“不用麻烦殿下,多谢殿下好意了。”
若是被晏大夫知道,那还了得!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