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钰泽昭焉

一失足成千古恨,感谢还未抛弃,依旧相随的亲们~

【靖苏】宗主请上榻(第四章)by钰泽昭焉


今天就在lofter上发表四章吧,明天再继续,这篇文目测这个月内能发表完结,至于出本的相关事宜已经全部交给焉的基友们了,谢谢大家看文~

第四章

这日,谢玉以年终尾祭做文章,请求陛下恢复了太子生母越贵妃的地位,迎来了朝堂论礼这一大事。
“穆青,苏先生叫你去做什么?”霓凰郡主在府邸大门叫住了前去苏宅的穆青。
穆青甩了甩衣袖,露出了手里梅长苏送来的信,他道:“依苏先生所托,前去灵隐寺请周玄清老先生来代替誉王参加朝堂论礼。”
霓凰郡主一蹙秀眉,走了下来,拿过了穆青手里的信,问:“怎么,他想请周老先生参加吗?”
穆青点头道:“是啊,这次誉王赢定了。”
霓凰拆开了信看了看,这字迹她觉得很熟悉,可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她把信装好递给穆青,道:“快去吧,快去快回。”
穆青领命连忙全副马车接人去了。
霓凰盯着他背影笑了笑,神色突然一顿,连忙冲进了府邸。她从书房的柜子上取下了一个别致的黑木盒子,然后慢慢打开,里面是一封信,她取出信看了看,信上写着‘穆府大元帅,霓凰郡主亲启’。
霓凰捂着胸口慢慢坐下来,自言自语道:“字迹怎么会一抹一样?”
书房的窗边,镂空雕花的香炉缓缓飘出了熏烟,青色的,一缕一缕飘出了窗外。
“一定是我想多了。”她握紧了信,慢慢流出了眼泪。

有周老先生的参与,誉王自然是赢了。梅长苏在长亭外送走周玄清,迎来了霓凰郡主。
面对霓凰郡主的逼问,梅长苏忍不住将她搂进怀里告知了真相。

梅长苏握着她的手,喊道:“霓凰......”
霓凰在他怀里哭了起来,紧紧的抱住了他,喊道:“我知道你就是我的林殊哥哥!”
雨势逐渐大了起来,亭子里的两人相拥而抱,均静默无语。

梅长苏回到苏宅就被晏大夫严令在床闭门谢客。
飞流端着药给梅长苏喝下,然后掀开被子准备下床,晏大夫哼了声,梅长苏连忙停止了动作,回到了床上。

萧景琰从蒙挚口中得知了梅长苏生病一事,想了想,决定前去探望。
黎钢带着萧景琰进屋,后者轻放下了脚步,示意黎钢不要出声。萧景琰看见梅长苏身子单薄的盖着被子躺在塌上,他双眼微闭,静静的吸纳着气息。
黎钢退下,萧景琰站在塌边给梅长苏拘礼,道:“苏先生。”
“靖王殿下。”梅长苏睁开眼睛,撑起身子给他行礼,萧景琰连忙走过去扶着他。
“谢殿下。”梅长苏拉上了被子盖住自己,然后靠在围塌的杆子上。
萧景琰给他压了压身边的被子,然后在软榻前坐下来。
梅长苏笑了笑,呼出了一口冷气,道:“殿下怎么有空过来了?”
“怎么,我就不能来探望你吗?”萧景琰眯眼道:“你放心,我是暗中过来的,无人看见。”
梅长苏笑着点头,拿出了双手塞进了袖子里。
萧景琰道:“我这次来找你的确是有事情。”
“什么事情?”梅长苏问道。
“皇后突然暴病,想必你也很关心原因吧?”萧景琰抬眉看着他道。
“殿下查探出什么了?”梅长苏问道。
“皇后中的是软蕙草之毒。”萧景琰道。
“软蕙草?”梅长苏不解。
萧景琰解释道:“这种草药,服之令人目眩,四肢乏力,食欲减退,可药性只能持续六到七天。”
“殿下为何如此确定?”
“皇后发病时,我母亲正随众嫔妃在正阳宫例行朝拜,症状看得清楚,之后也有探查,所以可以确定。”萧景琰道。
梅长苏坐直了身子,眼珠微转,道:“是谁会对皇后下手呢?”他塞进袖子里的右手手指慢慢摩挲着衣袖。
萧景琰低头,看了眼他手指摩挲的举动微微拧眉,轻松问:“苏先生也有这种习惯举动吗?”
“什么?”梅长苏偏头看着他。
萧景琰指着他的手,道:“苏先生在想事情的时候,手里也会无意识的搓着什么东西吗?”
梅长苏一愣,连忙把手指塞进衣袖里,不再动了,他微微一笑道:“我常常这样子,就算一个人发呆的时候,手指也会乱动。”
“是啊,我认识的人中,也有一个这样的。”萧景琰盯着他眼睛道。
梅长苏抬眸,看了他一眼不再说话。
萧景琰转移话题,道:“先生的江左盟,除了飞流之外,应该还有其他的身手高绝之士吧?”
“嗯,殿下有用处?”梅长苏问道。
“户部沈追正在查一桩大案,我怕他会有危险。”萧景琰道。
梅长苏笑道:“沈追连私炮房都告诉殿下了,你们的交情真是越来越好了。”
“你竟知道私炮房?”萧景琰偏头看着他,道:“也是,是你叫我去接近沈追的,当然会时时关注。”
梅长苏道:“这些朋友可值得一交?”
“先生的确慧眼,选出来的都是治世良臣,与之交往甚是愉快,只是可惜我不能对他们一片赤诚,心里难免有些不舒服。”萧景琰道。
梅长苏说道:“这些不舒服,殿下也只能先忍着了。”
两人说了一些事情,然后说到了地道一事。
“先生想何时开挖地道?”萧景琰道。
梅长苏一笑,道:“已经开挖了,每天夜里就来工作。”
萧景琰点头,突然抬眼,问:“那这样一来岂不是会吵到先生休息?”
“不碍事。”梅长苏低头浅笑。
萧景琰看见了他的笑容,不禁愣了会,接着连忙低下的脸来,他低声的道:“先生身体不好,还记得注意休息。”
“谢殿下关心。”梅长苏道谢,然后伸手给他斟茶。
茶依旧是武夷茶,林殊最爱喝的,也是萧景琰的最爱,他端着杯子尝了两口,对着梅长苏点头笑道:“好,不错。”
梅长苏笑了:“殿下事物繁忙,有空下来,悠闲的喝杯茶也是极好的。”
“我自然不及宗主你这么悠闲。”萧景琰笑着摇头。
聊了会,萧景琰就走了,只是临走时嘱咐梅长苏好好休息。
梅长苏坐在火炉边,手握着茶杯,思绪却已经飘远了。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