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钰泽昭焉

一失足成千古恨,感谢还未抛弃,依旧相随的亲们~

【靖苏】宗主请上榻(第三章)by钰泽昭焉

焉是亲妈,绝对不虐,此文喜剧,偏正剧向,谢谢看文~

第三章

梅长苏从靖王府回到苏宅已经入夜了,他本要早点回来的,可无奈萧景琰不放心他的身子,按着他在软榻上足足休息了两个时辰,然后那人又留着自己在那里用餐,盛情难却,梅长苏只好同意了。
回到苏宅,刚进了房间,就见甄平进屋对自己使了使眼色,梅长苏没看懂,问道:“怎么了,甄平?”
“怎么了?你说怎么了!”门口进来一人,穿着灰衣,留着长胡子,他手上还捧着一个药碗,道:“听黎钢说,你在靖王府发病了?”
“晏大夫。”梅长苏笑了笑起身。
晏大夫把药碗放在梅长苏面前,然后示意他伸出手来,要给他把脉。
“黎钢嘴巴还真大。”梅长苏暗暗嘀咕。
晏大夫抬眼瞪了他一眼:“要不是黎钢告诉我,你还准备瞒着吗?”
“不敢,不敢。”梅长苏笑的尴尬。
晏大夫等他收了药碗就退下了,梅长苏围在火炉边靠着火喝着茶。
飞流在院子里练着武功,发出阵阵响声。
梅长苏捧着一本游记看着,就听见外面飞流大喊了一句:“过来,打!”
黎钢推脱道:“不和你打,打不过你!”
“打!”飞流喊道。
然后黎钢和甄平就进了屋子,对着梅长苏喊道:“宗主。”
梅长苏合书一笑,道:“你俩陪飞流玩玩,没关系的。”
黎钢和甄平摇头,甄平道:“这小子下手没个轻重,和他打,划不来。”
梅长苏边笑边喝茶,飞流跳进了屋子,道:“苏哥哥,苏哥哥,蒙大统领!”
梅长苏看着他道:“飞流想要蒙大统领来?”
飞流撅着嘴点头,道:“嗯嗯,蒙大统领,好!”
黎钢一笑,道:“宗主,这句我听懂了,他说蒙大统领武功好。”
“好,那苏哥哥明天就叫蒙大统领来。”梅长苏说着递给他一个金黄色的橘子。
飞流笑着剥着橘子出去了。
甄平在一边铺好床铺,走来道:“宗主,明天还要早起,要不现在睡吧?”
“好。”梅长苏点头,慢慢起身走到床边。
黎钢把装着热水的羊皮袋子塞在他床上,道:“宗主,这样就暖和了。”
“你俩下去吧,今夜应该不会病发了。”梅长苏脱下外衣上了床。
黎钢熄了灯,同着甄平一起出去。
梅长苏笑着躺在床上,慢慢闭上了眼睛,外面冷风呼啸,他梦见那人在床边唤着自己的名字,紧紧握着自己的手未曾松开。

巳时,外面的天气阴沉沉的,冷风微微吹着,院子里的几棵枯树抽出了细细的枝条。
梅长苏捧着裹着锦缎的暖手炉坐在院子里的小石桌边。
飞流高兴的坐在他对面剥盘子里的最后一个橘子,剥好了,然后递给梅长苏一半,道:“苏哥哥,吃!”
梅长苏笑着看了眼他,道:“飞流今天很高兴啊?”
飞流嗯嗯的点头。
甄平捧着一盘金色的橘子,黎钢提着一壶茶来,在石桌上摆好。
甄平道:“宗主,待会蒙大统领就该来了。”
梅长苏微微点头,眉眼温和,他随手拿着一个橘子捏了捏,很软。

过了半个时辰,梅长苏进屋,然后外面就迎来了蒙大统领。蒙挚豪爽的在门外一喊:“小殊!”
梅长苏抬眉,放下了暖手炉,取来了一个茶杯,替他斟茶,道:“你声音能不能小点,生怕别人不知道我是林殊?”
蒙挚在他对面的软垫上坐好,一笑,道:“没事,你和靖王府相隔这么远,他肯定听不见!”
梅长苏把茶杯递给他,道:“喝吧,这是几日前霓凰叫穆青送来的好茶。”
蒙挚一笑,伸手接过茶杯,道:“我不懂喝茶,喝什么都无所谓。”他尝了一口,眨着眼睛问道:“那你真的不打算告诉霓凰郡主你的身份?”
“这样挺好的。”梅长苏静静的低着眉头。
蒙挚点头,继续道:“那你已经选好辅佐谁了?”
“你猜?”梅长苏勾唇一笑。
“那肯定是景琰!”蒙挚抬着手指指着他。
梅长苏释然点头一笑,道:“我发现苏宅和靖王府相隔比较远,而且我俩无论谁去对方府里好像都不适合。”
“这个你不用担心。”蒙挚神秘一笑,道:“当初我是看了去的,从你书房那里建一条地道可以直穿后巷到达靖王府书房。”
梅长苏双眸一亮,抬眼笑道:“原来你早就计划好了。”
“大概一个月的时间就能建好。”蒙挚点头。
“嗯。”梅长苏微微点头,似乎是觉得周围安静了些便问道:“你有没有看见飞流啊?”
他话音一落,就见飞流在屋顶上倒挂金钩,垂下半个身子来,道:“苏哥哥,干嘛?”
梅长苏指着蒙挚,道:“蒙大哥要和你比试比试。”
“好啊,好啊!”飞流一个纵身跳了下来,然后进了屋里。
蒙挚看了看两人,道:“小殊,我还想和你说说话。”
梅长苏一笑,道:“不急,不急,你先和飞流玩玩,正午在这里用膳,我们有的是时间聊。”

正午用完了膳,蒙大统领就回去了,临走时说,明天就叫人来通地道。
下午的风依旧很大,呼呼的刮着。约过了未时,黎钢来禀报说,萧景睿和言豫津来了。
梅长苏收好手中的书籍,微微抬了抬眼,道:“快请他俩进来。”
萧景睿穿着一身蓝青色相交的袍子,显得整个人温文儒雅;言豫津身着黑褐色的长袍,整个人倒是显得沉稳了不少。
梅长苏看着他俩有说有笑的进屋不禁想到了以前他和景琰也是如此。
萧景睿和言豫津一同向梅长苏鞠礼道:“苏先生。”
“坐吧。”梅长苏伸手请道。
两人并肩在梅长苏对面落座,梅长苏给他二人一人斟了一杯茶,道:“尝尝。”
“谢苏先生。”二人异口同声。
梅长苏慢慢问道:“你两个不去玩,怎么跑到我这里来了?”
言豫津和萧景睿相视一笑,言豫津道:“就是上这里来找苏兄去玩的!”
梅长苏听了连忙摆手,道:“不行,不行,我没你们年轻人这个体力。”
“苏兄不过比我们年长几岁,怎么就不年轻了?”言豫津笑着说:“听闻城西来了几匹好马,我们特来找苏兄一同去挑选。”
萧景睿只是默默看着他两人,笑而不语。
“我就不去了,还有事情处理,我还在等着靖王前来。”梅长苏笑道。
萧景睿慢慢收敛了神色,细细打量了会梅长苏,然后慢慢移开了视线,他一贯是钦佩这位麒麟之才的,不过苏兄最近和靖王走得太过熟络些了吧。
萧景睿微微碰了碰言豫津的胳膊,道:“苏兄,有事就算了。”
言豫津可惜的一抿嘴,道:“那,好吧,苏兄还有要事需处理,那我们就不打扰了。”
送走萧景睿和言豫津二人,黎钢走上前来说道:“宗主,偶尔和他们出去玩玩也还不错。”
梅长苏点头,叹道:“你只道我和他二人相处的不错,可是入了别人眼里可就不同了,我不希望把他俩人也扯进来。”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