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钰泽昭焉

一失足成千古恨,感谢还未抛弃,依旧相随的亲们~

【靖苏】宗主请上榻(第一章)by钰泽昭焉


此文是琅琊榜播放到32集时开的坑,初稿和电视剧台词相似,曾被挂过,三个月前初稿已经完结,经过三个月的修改,如今重新发表出来。
晋江和钰泽昭焉吧日更完结中,靖苏吧不定时更新,谢谢看文。

第一章

金陵,大梁帝都。崇和路,苏宅。
大雪满天飞舞了三天三夜,晏大夫日日盯着,梅长苏便在家禁足了三日。
飞流在院前的石桌上玩着雪球,一身穿着月白衣裳的梅长苏站在四四方方的亭内,静笑不语。
亭子四周都挂起了浅黄色的纱幔,寒风起,纱幔随风缓缓轻飘卷动,甚是美妙。

“宗主,还是站进来点吧,小心又受风寒。”黎钢拿着一件领口带有白色绒毛的大氅披在梅长苏的肩膀上。
梅长苏依他所言,后退了几步,站立在亭子中央。风吹起了他的头发,有几丝覆盖在他苍白的面颊之上,整个人都透着一股沧桑与悲凉。
飞流丢了一个雪球砸进了亭子,正好在梅长苏脚步散开了花,他一个翻身,跳进了亭子站在梅长苏身边,有些撒娇的道:“出去玩。”
梅长苏拢了拢白色的绒毛大氅,笑道:“飞流,今天风大,苏哥哥就不出去了,你一个人去吧,别跑太远了。”
飞流翘了翘嘴,翻身又回到了院内,再脚尖一点,飞上了屋顶,消失了身影。

“苏兄,苏兄!”言豫津和萧景睿一前一后的走来。
言豫津是言侯言阙之子,萧景睿是宁国侯谢玉之子。
梅长苏见两人来笑了笑。
“苏兄,就你一个人在吗?飞流哪去了?”言豫津问道。
“出去玩了。”梅长苏淡笑道。
言豫津睁大了眼睛,看着面前含笑的男子道:“苏,苏兄放心他一人出去玩?”
“我家飞流虽心智不全,但脾气是极好的。”梅长苏笑道。
“噗,苏兄,你认为飞流脾气好么?”言豫津忍着笑道。
“难道豫津认为我家飞流脾性不好?”梅长苏忍笑反问道。
“没,没……”言豫津连连低头笑着摆手。
“宗主,蒙大统领来了。”甄平前来禀报。
梅长苏微微笑言:“在哪?请进来吧。”
“和飞流正在切磋武艺。”甄平拱手道。
梅长苏一挑眉,道:“怎的不早说,二位随我来。”
前院,飞流和蒙大统领蒙挚正在对招。

蒙大统领一招锁骨擒龙爪抓住飞流双臂,飞流肩膀一抖,用力闪开,翻身欲飞走,蒙挚又伸手抓住他脚踝。
飞流顺势踢过去,使了一招佛山无影脚,蒙挚抬臂挡住,飞流欲再袭击他脸面,好在梅长苏急急赶来,唤住两人道:“飞流住手,蒙大统领手下留情 。”
飞流纵身一跃,来至梅长苏跟前,双眼不服气的看着蒙挚。
蒙挚收手,只是释然一笑。
“飞流,不可再调皮了。”梅长苏看了眼身边的人道。
飞流不依,甩了甩双臂:“他……”
梅长苏没让飞流把话说完,他邀请道:“还请蒙大统领进屋说话。”
请客人进屋,甄平奉来了热茶。梅长苏拢拢衣袖,伸手请道:“蒙大哥,请用茶。”
“好。”蒙挚点头,道:“我是个粗人,不懂这些。”
“呵呵。”梅长苏笑出了声音,把手搭在火炉之上取暖。
蒙挚盯着他瞧了一会,道:“小殊,你的身子好似不胜从前了。”
“没事,自从中了火寒之毒后,我身子就成这幅模样了,如今……已经很小心的在调养了。”梅长苏的语调带着几分惆怅:“只是,难免有些怕冷。”
蒙挚怎知他痛苦经历,只是垂眸一叹。过了半响,才问道:“靖王回来了,你会告诉他真相吗?”
“真相他终有一天会知道,只是……”梅长苏叹道:“只是现在不是告诉他的真相的时候,我以后,会亲口和他说的。”
蒙挚点头,“我知道了。”他道:“你这次来京城比我预料的时间早,怎么这么突然?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的,记得和我兄弟说。”
梅长苏把手伸至火架之上取暖,温温一笑:“蒙大哥,你现在深受恩宠,不能因为我的事情而牵连……”
蒙挚没听他把客气话说完,着急的一握拳,道:“你这是什么话,你把我蒙挚看做什么人了。”
“蒙大哥,我……我没有把握,万一失败,我岂不是让蒙家世代忠义毁于一旦 ?”梅长苏蹙眉看着他道。
“忠义自在人心。虽然当年我在赤焰军中只待了一年,可是,我知道林氏一家的衷心,我相信你。”蒙挚倾身上前,道:“告诉我,当年梅岭一战,有多少人存活下来。”
“除了我,幸存下来的就只有卫铮一个是你认识的了。”梅长苏低头微微掀动嘴角道。
“七万人呐,难道就都……”蒙挚拧紧眉头,抓住他双手,激动道:“小殊,你告诉我,十二年前究竟生了什么?”
梅长苏愣愣的看了他一眼后低头,双眸逐渐泛红,有点愣神。

大雪纷飞,地上硝烟弥漫,血流成河,刀光剑影,尸横遍野,炮火轰鸣,遮云蔽日,惨不忍睹。
血红的晚霞在渐渐消退,阴风阵阵,黄沙卷起烧焦的旗帜,在漫漫的沙石里,冒烟的木头发出阵阵让人恶心的臭味。
几具还没有完全被沙石掩埋的尸体上空盘旋着几只秃鹫,尸体上的好几个箭头还在,那断了的长矛却依然握在尸体的手里。
远处,厮杀呐喊声不绝于耳,或许马上又将多几万具尸体。阴风开始怒嚎,似乎要唤醒死去的灵魂。
林殊被他父亲抓着悬挂在悬崖边上,“小殊,为了赤焰军,你要活下去。”
“父亲……”林殊满脸都是血迹,分不清谁是谁的。
他爹松开了手,林殊摔下了万丈深渊,悬崖已经上尸横遍野。
“父亲!”
林殊声音回荡在悬崖下。

“小殊,小殊?”蒙挚碰了碰梅长苏的肩膀。
梅长苏回过神来,慢慢沉声道:“七万赤焰军,全军覆没。蒙大哥,等到合适的时候,我会一一告诉你的。”
“好,好。”蒙挚慢慢冷静下来,道:“你说吧,需要我做些什么……”

翌日清晨,言豫津去找萧景睿,萧景睿得到了一把宝剑,剑身是银色的,刻着祥云纹路,他把宝剑拿给言豫津看,后者抽出宝剑比划了几下,点头称好,随即道:“苏兄……苏兄这几日不随我们去迎凤楼了,不知道我们两个上场,他会不会去看?”
“我们上场,苏兄应该会去的。”萧景睿甩甩衣袖道。
原来迎凤楼是霓凰郡主比武招亲的地方,他二人见梅长苏日日呆在苏宅,想约他出来凑凑热闹。

比武招亲最后一日,言豫津、梅长苏三人前去迎凤楼,忽见比武台上一人仅以一招便制服了对手,询问下来得知那是北燕派来的人,名为百里奇。
百里奇将萧景睿和言豫津都打败,此事传到皇上耳里,皇上大惊不好,霓凰郡主手握大军,若是让北燕得到,岂不如虎添翼,虽然这几年北燕对大梁俯首称臣,可是他不得不防。
梁王便问众人可有什么办法解决。
下面众人均无对策,梁王的目光扫过众人,见着霓凰和梅长苏正在说话,看起来还挺高兴的,他便问:“霓凰,你和苏卿在说什么?”
梅长苏来金陵又化名为苏哲。
霓凰郡主回头笑道:“回禀陛下,苏先生只是对方才的对战评论了一下。”
皇上一挑眉,道:“喔,苏卿在文学上不仅文才绝伦,在武学上也有高论吗?”
好整以暇,梅长苏不算恭敬也不算随意的起身,却让人挑不出毛病,这才缓缓而道:“百里奇勇士武功虽好却太过于刚毅,若是能找出破绽,只需要几个小孩便可将之击败。 ”
北燕使者听了一笑,笑容颇有嘲讽梅长苏的意味,他起身道:“几个小孩便可使之败落?这位苏先生当真是高人,还请赐教。”
梅长苏低眉,清瘦的面颊透着淡笑,他道:“是我妄言。”
“先生之言太过狂妄,我们可不能没听到,还请先生指教一二。”那使者伸手道:“先生,请。”
梅长苏安然浅笑,慢慢道:“等几日吧,苏某也好找几个孩子。”
“好,我们也不急在这一时,就请陛下定个日子。”北燕使者拱手朝上道。
于是梁王将他们的比试时间定在三日之后,梅长苏也在霓凰郡主的建议下选了三个掖幽庭的孩子出来调教剑术。

三日之后,皇宫大殿之内,百里奇果然战败,无人不欢喜。

这日清晨,苏宅,有人前来禀报:“宗主,靖王殿下来访。”
梅长苏听了微愣,目光闪动的零星的光芒,他起身,抬手招呼着飞流一边去玩,随即理了理衣摆进屋去了。

萧景琰进屋时便觉得屋子里暖气过重,纵然是再怕冷的人也该是舒适的,于是微微抬眸看了看,那个名震天下的江左梅郎正围坐在火炉边烤火,似是觉得还不够暖和。
梅长苏不紧不慢的起身,拱手微微一鞠礼,道:“靖王殿下。”
萧景琰略微点头。
梅长苏请他坐下,叫人奉了茶。
茶是上好的武夷茶,香味清冽,颜色也极其好看,萧景琰喝了一口,心中一怔,这味道好久没尝到了,他不是没有这种茶叶,而是好久没同小殊一起享受这种味道了,他记得这茶是小殊的最爱。
梅长苏见他似在回味什么,便轻声问道:“殿下,你在想什么?”
“嗯?”隔了许久萧景琰才回过神来,他心中苦涩荡开,脸上浮现出一抹苦笑:“没事,想起一个许久不见的故人了。”





评论(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