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钰泽昭焉

一失足成千古恨,感谢还未抛弃,依旧相随的亲们~

【靖苏】宗主请上榻(第七章)by钰泽昭焉

注意:购买了精装版或者普通版的亲们再耐心等待二十天吧~七月十五号前实体会到你们的家里哒,谢谢宝贝们的支持😁

第七章

梅长苏和萧景琰正在说着事情,有下人前来回报,道:“主子,昨夜除夕之夜,皇上派遣前去送年菜的内监被杀在宫墙之外。”
萧景琰和梅长苏相视一看,萧景琰微微蹙眉,问道:“可还打听到什么?”
“皇上责怪蒙大统领失职,杖责他二十大板,现在还躺在床上呢。”下人拱手道:“还限他三十天破案,不然另有重处。”
萧景琰点点头,挥手示意他下去,萧景琰把手上的梅花背在身后,转身看着梅长苏道:“苏先生怎么看此事?”
梅长苏双手拢在衣袖之中,他抬眼微微笑了笑:“陛下还是这么翻脸无情。”
萧景琰微微勾唇一笑,然后只是缓缓点头,他问:“此案一出,蒙大统领处境堪忧,我是否需要进宫为他求情?”
梅长苏垂眉,抬手道:“不用。”他微微眯眼继续道:“殿下进宫求情已无关紧要,我担心的并不是蒙大统领目前的状况,而是这件案子日后的发展。”
“日后的发展?”萧景琰握紧了梅花花枝看着他。
“没错。”梅长苏慢慢背过身子道:“皇上并不会因为这一件案子,就怀疑蒙大统领率领金军,守卫宫城的能力。”
“苏先生是担心,如果蒙大统领三十日内破不了啊,处罚会加重?”萧景琰道。
“我真正担心的是,如果旧案未破,新案又起,皇上对蒙大哥的信任便会越来越低。”梅长苏转过身看着萧景琰道。
萧景琰皱着眉头,道:“依先生所见,凶手到底要干什么?”
梅长苏沉默了会后道:“凶手作案的动机现在难以断定,他们也许是一个组织,也许是和朝廷有关的人培养的暗卫。至于此次作案的目的,他们或许是为了挑战皇权君威,又或许是想要试探禁军的防威,以便日后行动,也或许就是冲着蒙大哥去的。”
萧景琰低头,把玩着手里的梅花,然后递给梅长苏,道:“苏先生见解透彻,只是你觉得会是何人所为呢?”
梅长苏抬眼看着他道:“其实我觉得此案最主要的目的是要皇上减弱对禁军的信任,一旦削弱了禁军,便有机会控制皇城。”
梅长苏不禁靠近他道:“最想控制宫城的必然是离权力中心最近的人!”
萧景琰微微眨眼,闻到了梅长苏身上淡淡的药香味,他吸了口气道:“太子和誉王?”
梅长苏看了他一眼,忍住突然加速的心率,不动声色的后退了一步。
两人一言一语,将最后的矛头指向宁国侯,谢玉。
梅长苏紧紧皱着眉头,自言自语道:“这件事情一定不能和夺嫡联系在一起,这样就犯了皇上的忌讳......不行,我要去趟誉王府。”
梅长苏刚走了两步,便感觉手臂被人拉住了,他回头一看,不做他想,正是萧景琰。
梅长苏不解的看着他道:“殿下怎么了?”
萧景琰也对自己此举颇为吃惊,他一开始看到梅长苏紧紧皱着眉,本想伸手去抚平他的眉头,可是看到他要走,便不禁伸手拉住了他,萧景琰道:“誉王兄不是这么冲动的人,苏先生不要心急。”
“可是我担心......”梅长苏微微蹙眉。
萧景琰还未松开他的胳膊,把人拉近身边,萧景琰道:“苏先生来,还未上茶,我们进屋吧。”
梅长苏难得和梦中之人如此亲近,便不禁失了神,然后点点头,应着:“好吧。”
萧景琰和梅长苏进了书房,下人前来奉茶。
梅长苏喝了一口,知道是武夷茶。他一愣道:“殿下怎么知道我爱喝武夷茶?”
“府里也有不少武夷茶,只是失去了最爱喝此茶的人。”萧景琰的脸色微微凝滞,有点受伤。
梅长苏的手紧握着茶杯,然后慢慢放下:“殿下不必难过,旧人已去,自有新人来代替。”
萧景琰眨了眨眼睛,眸中含着水光,他摇头一笑:“若是每人都像苏先生这般透彻,世间也不必有如此多的烦心之事了。”
梅长苏未出声。
萧景琰忽然一抬眼,道:“先生会不会就是本王的那个新人?”
梅长苏愣了会,突然低低的咳嗽了起来。
萧景琰连忙拍着他的背,紧张道:“本王不过是一句玩笑话,吓着苏先生了。”
梅长苏伸手挡开了他胳膊,道:“无妨,无妨,我只是自己呛着自己了。”
萧景琰坐正身子,然后慢慢的喝茶。
两人之间一时沉默了起来。

申时已过,梅长苏才离开靖王府,然后叫黎钢赶着马车前去誉王府。下人把梅长苏请到客厅,此时誉王已经前去了皇宫替蒙挚求情了,只有秦般若还在府里面。
等誉王回府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
他两人在屋内商讨了一个时辰后,梅长苏就回府了。

翌日苏宅厅内,飞流抱来了一个雪白的鸽子递给梅长苏。
梅长苏笑道:“飞流今天很乖啊,没有把鸽子藏起来。”
一边坐着的黎钢抽了抽嘴角,忍着没有笑出来。
飞流满脸不高兴的看着两人,不说话。
梅长苏取下绑在鸽子腿上的信笺,展开慢慢看着。
黎钢问道:“宗主,南楚那边一切顺利吗?”
“有蔺大公子亲自去办的事,哪有完不成的。”梅长苏笑道。
“那如何回复蔺公子呢?”黎钢道。
“叫他十二月之前务必进京,方能不误大事!”梅长苏道。
黎钢点头,抱着鸽子起身,弯腰笑着对飞流说:“飞流,过几天蔺晨少爷就要来陪你玩了!”
飞流最怕的人就是蔺晨,他听见黎钢说了这句话,顿时要去打他,黎钢笑着撒腿就跑走了,飞流甩了甩胳膊,苦着脸,然后把头埋在腿上。
梅长苏一笑:“飞流,苏哥哥带你去见见那个你打不过的人!”
“蒙大统领吗?”飞流抬头一笑。
梅长苏点头,带着飞流前去蒙大统领的府邸。



评论(1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