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钰泽昭焉

一失足成千古恨,感谢还未抛弃,依旧相随的亲们~

【靖苏】宗主请上榻(第八章)by钰泽昭焉

今天也发表四章,明天继续,焉后面还有靖苏新文喔,喜欢的亲们关注下喔⊙ω⊙
读者群号码来一发,欢迎加入靖苏王道群,群号码:230508041(群内112人,都是靖苏亲们,欢迎加入,愉快玩耍。喜欢语c的也都可以进来,缺一个管理)
此文已经出本了,有兴趣的搜淘宝,普通版精装版任意选择,谢谢~

第八章

梅长苏从蒙挚府里回来的时候,已经入夜了。蒙挚皮糙肉粗,武功也高,挨了二十大板子也没什么大碍。
翌日,苏宅迎来了萧景睿和言豫津两人,萧景睿在院中演练了一场飞鸟投林的剑法。
演练完毕,言豫津高兴的鼓掌,道:“景睿的武艺就是厉害。”
萧景睿笑着收剑,然后走到梅长苏身边,瞪了言豫津一眼,忍着笑道:“就你话多!”
“我是夸你呢。”言豫津笑着站在梅长苏身后道。
萧景睿的武艺都是天泉山庄庄主卓鼎风教的,梅长苏笑道:“卓庄主和你那位卓大哥现在还居住在你家吗?”
“是啊,可能要到四月底才离开吧。”萧景睿道。
梅长苏笑道:“怎么要到四月底才离开?”
言豫津笑了笑,刚开口准备说话,便被萧景睿瞪了一眼。
梅长苏看了看言豫津道:“怎么回事啊?说吧。”
萧景睿摸了摸鼻尖,然后瞥开了视线。
言豫津道:“此事和景睿有关系,不如苏先生猜一猜吧?”
梅长苏笑着看了眼两人,然后道:“不会是景睿生日吧?”
萧景睿一惊,连忙看向梅长苏,道:“先生真是绝顶聪明。”
几人在门外聊了几句,府中的厨房大婶送来汤圆,梅长苏请二人进去品尝一下。
言豫津吃着汤圆,舒爽的叹了口气,道:“这芝麻陷的汤圆实在是太好吃了,里面放了桂香吧?”
“就你嘴金贵!”萧景睿笑着说完问梅长苏,道:“这次生日也没什么,我是小辈,不会举办的太隆重。”
“还不隆重?”言豫津笑着看着梅长苏,道:“单单说长公主就为他举办了一个宴会,让他邀请所以玩得好的人前来。”
“你!”萧景睿瞪着他,然后叹了口气,道:“这次不知道苏兄会不会来?”
言豫津大笑,道:“苏兄又不要去其他地方,自然能前来了!”
萧景睿放下碗看着梅长苏,道:“苏兄能来吗?”
梅长苏缓缓的笑了:“你又不请我,我怎么前去?”
“自然要请,苏兄能前来就是我莫大的荣幸!”萧景睿道。
言豫津叹息了口气,道:“苏兄能前来,你肯定乐死了,苏兄一定会给你带好礼去的!”
“怎么,你也想要啊!”萧景睿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道。
梅长苏觉得他们之间的斗嘴颇为有趣,所以吃着汤圆便笑开了,道:“豫津生日是什么时候啊?”
“七月七呢。”言豫津道。
萧景睿说着:“七月半出生的呢。”
梅长苏笑道:“七月的孩子一定是重情重义!豫津也正是如此!”

过了几日,这天早晨,祸从天降,太子的私炮房突然炸了,连累了许多无辜百姓。
梅长苏在厅内听见了声音,连忙和黎钢赶到了院中,这个时候地面又震荡了一下,伴随着几道震耳欲聋的响声。
“黎钢,你快去打听一下!”梅长苏握紧了拳头,道:“这么大的响声,是哪里出事了?”
黎钢连忙跑了出去打听,这个时候飞流从屋顶跳了下来,道:“苏哥哥?”
梅长苏感觉病情又要复发了,飞流扶着他,梅长苏摇头,道:“苏哥哥没事。”
黎钢过了一会后就回来的,告诉梅长苏说私炮房炸了。
“私炮房炸了?”梅长苏一惊,连忙问他。
黎钢点头,道:“据说是由于最近无雪天干,火星崩落引起的,私炮房被炸的当时就已经被夷为平地了,附近受牵连的人家大约有九十多户,全都是毁于大火,烧了整整的一条街。”
“有发生骚动吗?”梅长苏问道。
“确实一开始有些奸诈之徒趁机开始哄抢,巡房营也去了,一时也镇压不住,好在靖王殿下率亲兵赶到。”黎钢道。
“景琰也去了?”梅长苏转身看着他。
“靖王殿下还支出了一些军中帐篷,用于安置灾民和伤者,太医院的太医目前都在官册上,一时也调配不开,所以他出资征用民间的大夫,属下已经命药堂的兄弟前去帮忙了。”黎钢低头道。
“做的好!”梅长苏想了会,然后慢慢摇头道:“这次私炮房爆炸,绝对不是天气干燥,火星崩落引起的!”
“那宗主以为?”黎钢问道。
“这绝对是他人所为,你想想,此事一旦闹开了,谁好处最大?”梅长苏问道。
“那属下这就去调查!”黎钢道。
“快去,有任何消息记得回报我。”梅长苏道:“我先带着飞流去那里看看。”
梅长苏赶到私炮房附近的时候,发现每个地方都乌烟瘴气的,他四处看了会,就发现霓凰骑着马来了。
两人彼此问候,然后霓凰郡主叫着靖王手下的大将前去签收自己送来的一些备用之物。
梅长苏慢慢到了废墟之前看了看,坍塌的废墟对面,萧景琰带着几人走来,两人静静相望了会。
萧景琰抿着唇,凸起的剑眉微微拧紧,他绕过废墟走来。
“靖王殿下。”梅长苏拱手问好。
萧景琰点了点头,勾唇冷冷一笑,“苏先生这么快就来了啊,京中大事,果然都逃不过苏先生的法眼。”
梅长苏叹气道:“在大梁的京城帝都中,看到如此场面,实在是太过惨烈!”
“是啊。”萧景琰偏头不知看着何处,道:“都是些勤勤恳恳的小百姓,谁又能想到会发生这种无妄之灾呢?真是时也命也,能多过一天就好了!”
梅长苏低头不语,萧景琰目光冷漠,突然看着梅长苏,然后一步一步的靠近他,道:“这是苏先生,为誉王出的奇谋吗?”
梅长苏一愣,感觉胸口顿时一疼,他后退了一步,不敢再靠近萧景琰。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