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钰泽昭焉

一失足成千古恨,感谢还未抛弃,依旧相随的亲们~

【靖苏】宗主请上榻(第五章)by钰泽昭焉

此文将在lofter上日更完结,【靖苏同人现代灵异续缘】存稿中,晋江和靖苏吧后面将恢复更新,谢谢~

那时候梅长苏和萧景琰才十六岁,他们一直并肩成长,一起赛马,一起比武,一起争夺秋猎地头名,一起上战场面对烈烈狼烟;他们前锋诱敌,被数十倍的敌军包围时,一起背靠背杀出血路。
高大的梧桐树底下,两个意气风发的少年一起靠着树休息,萧景琰笑着问他:“小殊,我们可以一直在一起吗?”
他把玩着手上的宝剑回答,道:“自然可以,我们是兄弟。”
“可是我们以后会娶妻生子。”萧景琰微微抿唇。
他笑道:“那也不妨碍我们在一起啊,以后我们的儿子女儿都可以在一起学武练剑。他们也像我们一样友好!”
萧景琰笑着看着他点头:“嗯。”
他俩人一起进宫看太皇太后,看静妃,吃着静妃做的点心。
命运的车轮已辘辘驶近,再怎么多想已是无益,因为没有一个人,可以重新扭转时间的因果。
梅长苏紧紧抓着自己的双手,眼泪不禁流了出来,他口里不停的唤着一个名字:“景琰,景琰......”
门外的黎钢听得声音朝屋里望了一眼,然后叹气的垂下了头,并没有进去。飞流从屋顶上飞了下来,准备进屋,被黎钢挡住了,黎钢冲着他摇了摇头。飞流抿了抿嘴哼了一声走了。

第二日清晨,梅长苏站在院中边看着飞流练功,边对身边黎钢说道:“私炮房靠官船走私火药,由来已久,每年走私的量都是固定的,可是今年却偏偏多了两船,可是最终没有进入私炮房,而是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了,或许......”
黎钢问道:“或许什么?”
“走私这两船火药的另有他人。”梅长苏抚了抚袖子道。
黎钢思索后道:“也就是说,仍有一批火药藏在金陵中,不知何处,不知何用?”
梅长苏看着他道:“把火药运进来,不是制作炮竹,就是想炸毁什么,此人懂得调运官船,还懂得使用障眼法,以户部私炮房来做挡箭牌,必定不是江湖人士。”
“他是想杀人还是想破坏什么呀?”黎钢道:“今年的金陵又有什么重要场合可以成为他的目标吗?”
梅长苏脑海中灵光一闪,突然道:“年终尾祭!”
梅长苏叫着飞流捆住了晏大夫,然后带着黎钢前去言侯府。

到了言豫津的家里,梅长苏正看见言豫津和萧景睿在练剑,于是他就站在一旁看着,他反佛从这两人身上看见了他和景琰以前的影子。
言豫津和萧景睿一番比试过后,两人拜见梅长苏。
言豫津问道:“苏先生今日怎么有空来我家了?”
“我来金陵多时,还未来你家拜访。”梅长苏笑道,“不知言侯是否在家?”
半盏茶的时间后言阙就回来了,梅长苏拱手一笑后,两人进了书房议事。
……
此时再说另一边,吏部尚书何敬中的儿子何文新在青楼杀了文远伯的儿子,把人关进刑部大牢后,未料到,刑部尚书齐敏与吏部私交甚密,竟然偷偷找了个与何文新相像的人关进了刑部大牢,来了个偷龙转凤。此事被宁国侯府谢玉带着文远伯撞了个正着,一时闹得满城风雨。

第二日,言豫津拜访苏宅,因为昨夜守岁,言阙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他。外面此时正下着大雪,走过了曲曲折折的小道,甄平带着言豫津来到了厅内。
言豫津一见到梅长苏就弯腰拱手对着他拘了个礼。
“哎,豫津,我们是平辈的朋友,这可不是拜年的礼数啊!。”梅长苏扶着他道。
“苏兄当知此礼不是为了拜年。”
“怎么了?”梅长苏问道。
“昨夜和父亲一同守岁,他把事情都告诉我了。”言豫津道。
梅长苏笑着点头道:“那就好,你们父子终于坦诚互谅了。”
“苏兄救我言氏一族,豫津定当谨记。”言豫津说完再行一礼。
“此话严重了。”梅长苏抬手,缓缓一笑。
他两人相视一笑,以茶代酒互敬。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