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钰泽昭焉

一失足成千古恨,感谢还未抛弃,依旧相随的亲们~

【靖苏】宗主请上榻(第十章)by钰泽昭焉

腐世耽风出本工作室主催,九分半印刷厂印刷!!!!!!

精装版普通版同时开售,目测也是靖苏圈唯一一本开了精装版的本子。

下面是淘宝链接

精装版125rmb:http://tmqd.me/h.ZXUYaM?cv=AAFwEuem&sm=93bf24

普通版75rmb:http://tmqd.me/h.ZXUYMD?cv=AAFwEeGe&sm=64b1cc

别说我懒,我直接复制了工作室的宣传~\(≧▽≦)/~啦啦啦



第十章

此时再说宫墙之内,太子管教手下不严,造成私炮房等祸事,誉王萧景桓用一招以退为进,让大动肝火的陛下把太子迁入在圭甲宫自省,不得参与朝政,私炮房一案交于刑部主审,所涉及的官员不论职位大小,一律严惩,不得姑息。

两个月后,天气逐渐暖和,苏宅园林修缮完毕,暗地里连接着靖王府邸的密道也建完了,梅长苏这日请人在厅中设宴。

蒙挚是第三个到苏宅的,梅长苏亲自去迎接他,两人慢慢进了院子,蒙挚环顾着四周道:“才多久的时间啊,你把这里都变了个样了,我都差点认不出这是我当初推荐你的那个宅子了。”

两人一起走到厅门口,梅长苏一笑:“我把旁边的那个院子也扩了进来,地方看上去大了不少,飞流玩起来也高兴。”

“哎?”蒙挚笑道:“这是你到了京城之后,第一次设宴请客吧?”

“是啊,新修的院子,大家一起来热闹下。”梅长苏理了理衣服的领口。他今日着了一件素蓝的袍子,发髻挽成一团被白玉冠束好。

“能得到江左梅郎的邀请,我真是受宠若惊!”蒙挚对着他拱手道。

梅长苏挑眉对着他笑道:“蒙大统领,客人都还没到呢,你倒跟我演起戏来了?”

“我又说错话了?”蒙挚神色微凝,放下双手道。

梅长苏勾唇,两人相视一笑。

蒙挚在外面看着厅内摆设的矮桌椅问道:“你今天要请多少人啊?”

梅长苏伸手请他进门,缓缓道:“自然有景睿和豫津,还有郡主和夏冬。”

“这加上我不才五个人嘛!”蒙挚看了看厅内矮桌椅的数量:“这?”

“郡主会带穆青一起过来。”梅长苏笑道:“夏冬也会带上她的大师兄。”

“夏春也来?”蒙挚浓眉紧皱问道。

梅长苏一笑,点头道:“还有一个人我没请,但我猜,他一定会不请自到的。”

“谁呀?”蒙挚不解的问。

梅长苏没有回答,只是给了他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

 

过了会,苏宅迎来了誉王萧景桓和秦般若,梅长苏亲自前去迎接,然后带着两人走过前院进来,绕过小池上面曲折的走廊进后院。

萧景桓呼吸着自然的空气,看着四周,笑道:“这才是江左梅郎应居住之所啊!”他转身看着梅长苏道:“刚才从前院进来,真可谓一步一景啊,实在是美!”

梅长苏客气道:“只是闲来无事,整修整修,又不是乔迁新居,所以未敢惊动殿下,没想到,殿下还是过来了。”

萧景桓摆手道:“好在今日先生请的都是一些熟识之人,要不加上本王这么一个不速之客,大家都不得尽兴。”

两人一笑,萧景桓问道:“先生请的客人有哪些?”

那边黎钢慢慢走了过来。

梅长苏回道:“这个园子是蒙大统领推荐的,所以自然有他,景睿和豫津正在偏厅喝茶......”

黎钢对着两人拱手,然后道:“宗主,诸位客人已经到了。”

“好。”梅长苏点头,伸手请誉王先走,一行人缓步走去偏厅。

入席上菜上酒,大家吃喝的都很尽兴。言豫津品着美酒,享受的摆头,道:“这是第七种酒了吧,苏兄家的菜肴自不用说,偏偏是每种菜配上一种酒,真是风味别致啊!”

梅长苏对着众人笑道,然后看着一边看上去闷闷不乐的萧景睿,道:“景睿,你能品出几种啊?”

萧景睿因为家中的事情而有些烦恼,他回神道:“我不行,我只能品出照殿红而已。”

言豫津看着他,道:“不会吧?你能品出照殿红”

萧景睿看着他,马上道:“不是,今年过年的时候青遥兄长送了一小坛给谢弼,我尝过一点。”

言豫津气呼呼的鼓了鼓脸颊,道:“你们喝照殿红居然不叫上我,我再也不要理谢弼了,还有你!”他指了下萧景睿,然后偏开了头。

萧景睿笑了笑,一扫之前的低头丧气,道:“豫津,你今年贵庚啊?还这么孩子气?”

言豫津哼了下,不看他。

梅长苏提杯道:“景睿,我听说你兄长病重?有一个多月没有下床了,现在可好了?”

“已经没什么大碍,好多了。”萧景睿道。

“那就好。”梅长苏点头。

萧景睿慢慢的喝酒,看了众人一眼,复又垂下了眼帘。

梅长苏放下酒杯道:“酒已半酣,如此枯坐倒也乏味,昨天晚上我倒是想出一个玩法,不知各位可有兴致?”

众人放下酒杯看着他,依旧带着孩子心性的穆青连忙道:“不知道是什么游戏?”他看了眼众人,见萧景睿和言豫津点头,便笑道:“苏先生,说说看?”

“那就好!”梅长苏低头一笑,道:“此前我有缘,得到了一本竹简琴谱,解了甚久,约莫像是失传已久的古曲,广陵散。”

言豫津激动的蹲了起来,还没说话,就听夏春问道:“真是广陵散?”

梅长苏点头,“昨晚我将此谱藏在了园中某处,大家可以室内室外随便翻,谁先找到,我便将此谱相赠!”

蒙挚和霓凰郡主相识一看,又默默瞥开了视线,两人均知道梅长苏修建密道一事,如今他让众人玩这么个游戏,意欲何为?

 

言豫津十分喜爱乐理,他叫着萧景睿和穆青,三人组成一队。霓凰郡主帮着夏春和夏冬,三人一组。

几人都离去,萧景桓喝着酒笑道:“看来愿意老老实实的带着这么的人,就只有我们几个了。”他身边的秦般若望着厅外,随处看了看。

 “夏春大人可最爱这些了,他上次为了一本古谱,差点和陛下争了起来!”蒙挚道。

“喔?”萧景桓笑着看了看梅长苏,然后两人慢慢对饮。

梅长苏放下酒杯道:“早就听闻悬镜司中,数夏春大人最擅长奇门遁甲,机巧之术,我这点小小的伪装,想必他一眼就能识破,看来今日......豫津怕是要不高兴了。”

萧景桓笑道:“这也难料,苏先生这园子可也不小,是不是一开始就找对了方向,还是要看运气的。”

“有理有理!”梅长苏点头,三人继续喝酒。

梅长苏看着张望着外面的秦般若道:“似乎秦姑娘也有些坐不住呢?”

秦般若微微低头,没说话。

萧景桓道:“那你就去吧。”

秦般若一笑,高兴的抬眉,道:“是,殿下,多谢先生。”她缓缓起身,走出了厅内。

蒙挚神色微凝,紧紧的握着酒杯,心中有些忐忑,小殊真的不怕他们发现密道所在吗?

穆青翻了一手泥,气喘吁吁的坐在了台阶上休息,言豫津笑着走了过来,叫着他和萧景睿道:“苏先生喜爱乐理,这几日下着小雨,他绝对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放在外面,我们去屋里找找!”

穆青瞪了他一眼,道:“你怎么不找点说啊?害得我浑身都脏兮兮的!”

“快点,快点!”言豫津笑着走了。

穆青拉着萧景睿的胳膊,道:“看你交着这是什么朋友!”三人一起进了屋内去寻找。

 

此时再说秦般若,她进到了南厢房,四处翻看,接着摸着墙壁敲了敲,感觉内有中空,她一愣,连忙用力一推墙壁,然后墙壁朝里面打开了,秦般若看着四周无人,便走了进去,里面摆着很多来往的书信,她随便打开了一封看着,上面记录着朝廷吏部的事情,外面黑影一晃,似乎有人过去。秦般若连忙物归原处,慢慢走出去,关上的墙壁。

她看着一侧的高柜子,上面摆着几个大木盒子,秦般若踮着脚尖,打开了盒盖慢慢看着,里面却是飞流的一些小玩意。

秦般若失望的叹了口气,正准备放回去,对面突然出了飞流的脸,她吓了一大跳,手中的盒子顿时落了地。

 

最终还是夏春找到了乐谱,三人一起回到大厅。

梅长苏道:“我就说吧,果然是夏春大人先找到!”

夏春高兴的抱着乐谱盒子坐下,道:“这竹谱?”

梅长苏摆手,道:“苏某说话算数,此物当归夏春大人。”

“如此,多谢苏先生。”夏春举杯敬酒。

梅长苏回敬他,然后放下了杯子,问道:“豫津他们呢?”

霓凰郡主道:“夏春大人不让我们叫他们,让他们继续找。”

“没想到夏春大人还如此童心啊?”梅长苏抿唇一笑。

过了好一会,言豫津气冲冲的走来,穆青道:“姐姐也好不够意思,夏春大人找到了也不通知我们一声,要不是黎钢叫我们,我们还在找呢。”

几人一笑,梅长苏看着豫津道:“我就知道豫津会不高兴。”

夏春伸手摸了摸竹谱,言豫津瞪眼道:“那是我的!”

这个时候飞流和秦般若一前一后的进来,飞流抱着盒子不高兴的在梅长苏面前坐下,然后把盒子递了出去,“看!”

“怎么了?”梅长苏接过,看了下,发现里面有只木小鹰的翅膀,他道:“这小鹰的翅膀怎么断了?”

“哼!”飞流抬眼看着落座在萧景桓身后的秦般若。

秦般若拱手低头道:“苏先生,我不小心弄断了。”

梅长苏一笑,道:“这是飞流的藏物,没事,没事。”

萧景桓道:“为了给属下赔罪,明日我叫人送一大箱过来。”

“殿下不必客气。”梅长苏道。

飞流哼着瞪了萧景桓几眼,然后走了。

萧景桓面色尴尬,看着梅长苏。梅长苏笑道:“这孩子都是被我惯坏了。”

“没事,没事,是我属下有错在先。”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