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钰泽昭焉

一失足成千古恨,感谢还未抛弃,依旧相随的亲们~

【靖苏】宗主请上榻(第十一章)by钰泽昭焉

感谢此文参与出本赠送番外的靖苏锦瑟年华作者,O(∩_∩)O谢谢基友~~~

感谢参与出本的排版校对大神礼墨袖,也谢谢其他帮助出本的读者们么么哒~~~


梅长苏送走众人,然后返回了书房。黎钢扶着他道:“宗主劳累一天了,现在客人都走完,休息下吧。”

“哪里走完了。”梅长苏无奈的看着书房内,道:“你们两个前门出,翻墙进,动作倒是快啊!”

蒙挚和霓凰郡主快步从书房侧门进屋,蒙挚道:“你怎么敢当着夏春和秦般若的面玩这个游戏,真的把我吓出一身冷汗啊!”

他走到梅长苏面前,道:“那秦般若和夏春可是出了名的机关高手!你就这么随意的让他满院子乱找啊?”

“这个游戏我就是为他们而设的!”梅长苏一笑,道:“秦般若和夏春,两个人都发现不了的暗道,那才叫真正的暗道。”

蒙挚指着一侧,拍了拍手掌,道:“这条暗道是通往靖王府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这暗道是我改建过的,就算让他们翻出来,也只能看见一间密室。”梅长苏看着霓凰和蒙挚,道:“没有十足的把我,我怎么敢冒这个险呢?”

蒙挚对着霓凰郡主和梅长苏一笑,道:“也是,你办事周全,没问题!”

梅长苏笑着请二人坐下,黎钢上茶来,梅长苏道:“我有件事情想拜托你们?”

蒙挚看着他认真的神情,收敛的神色,道:“什么事情?”

梅长苏道:“我们日和来往会越来越密切,景琰一定会有所怀疑,到时候,还望......”

蒙挚拍了一下大腿,道:“干脆你就实话实说的告诉他,告诉他,你就是......”

梅长苏抬眸盯着蒙挚,道:“我最怕的就是这个,以后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都不能告诉他我是林殊!”

几人正说这话,突然从一侧的墙里传出了铃铛的声音,后再书房门口的黎钢连忙走了进来,道:“宗主,不会是靖王殿下来了吧?”

三人连忙起身,蒙挚和霓凰郡主道:“那我们先回避?”

“你们还是快出苏宅吧,免得遇见了他,我们不好解释。”梅长苏说完连忙看着黎钢,道:“把茶具都收起,待会上一壶新茶来!”

蒙挚和霓凰郡主告退,出了书房。梅长苏理了理衣襟,待黎钢收拾好了茶具,然后两人一起去走到墙边按下了某处的机关,黎钢把手中的大氅披在梅长苏的肩膀上,道:“宗主,密道阴冷,注意身体。”

“你在外面看着吧。”梅长苏说完,然后慢慢的走了进去,墙壁瞬间关上,恢复平静,好似什么都未发生过。

 

萧景琰一人在密道间的房中等候,里面点着几只长明灯,照亮了整间密室,他坐在小桌前的垫子上静静等着梅长苏来,小桌边有一个火炉,上面煨着一壶酒。

梅长苏拉紧了身上的大氅,慢慢走下了阶梯,然后来到了密室。

萧景琰起身拱手道:“苏先生。”

梅长苏走近,道:“殿下久等了。”梅长苏伸手请他入座。

两人落座,萧景琰道:“今天是苏先生宴请客人之日,我不好前来,所以才在这么个时候前来打扰。”

梅长苏点头笑了笑,道:“无妨,殿下有什么事情?”梅长苏右手翻开了两个酒杯,左手提着火炉上的酒壶,然后到了两杯酒,他端着酒杯对着萧景琰道:“殿下,请。”

萧景琰端着酒杯,闻到了一股沁人肺腑的香甜,他喝了一口,问道:“这是什么酒?”

“清风醉。”梅长苏抬眸笑道。

萧景琰对上他的视线,就看到面前这人的眸中映着烛光,熠熠发亮。

梅长苏眨了下眼睛问道:“殿下在想什么?”

“没事。”萧景睿连忙垂下眉眼,不再看他,只是说自己此次前来的目的,“父皇命我去西山军营督查换防,待会就得出发,四日后方回,所以只能来惊扰先生了。”

“殿下召之即来,是苏某的职责,何谈惊扰?”梅长苏品了口酒后道:“殿下有何急事,但说无妨。”

“昨日我获准入宫,母亲提到南楚要遣嫁公主入京的事。”萧景琰道。

“看来静嫔娘娘是不想让这个桃花运落在殿下的身上?”梅长苏笑道。

萧景琰握着酒杯:“苏先生推论的不错,可有破解的法子吗?”

梅长苏点头,笑道:“楚人最信占卜之术,定亲之前,必定会找太常太卜先合八字,只要殿下的八字和南楚公主的不合,即使皇上选中了你,南楚那边也不会同意的。”

萧景琰听了慢慢点头,喝了口酒后突然看着梅长苏。

梅长苏见他目光认真,便缓缓一笑,问道:“殿下怎么了?“

萧景琰微微抿唇,轻挑了下剑眉:“我一直有件事情想不通。”

“什么?”梅长苏一笑,慢慢喝了口酒。

“你这位才纵天下的江左梅郎,为什么会选择我?”萧景琰紧握酒杯道。

梅长苏一笑,不小心吐露了自己的心声,“是一直以来选择的都是你!”

萧景琰一愣,问:“什么?”

梅长苏缓缓抿唇,淡然摇头,道:“无事,喝酒,喝酒吧。”

萧景琰看着他垂下来的睫毛,忽闪的,似乎触动了自己的心弦,只觉得胸口一热,似乎在叫嚣着什么。

两人沉默了会,就在萧景琰准备告辞的时候,梅长苏突然皱起了眉头,打翻了酒杯,单手支撑着地板。

“先生?”萧景琰连忙起身过去扶着他,问道:“先生,你可是旧疾又复发了?”

梅长苏的额前挂着汗珠,他慢慢放松身体靠在萧景琰的胸前,身后的人抓着他胳膊,看了眼密室中的烛光连忙道:“我带你上去。”

“麻烦殿下了。”梅长苏慢慢点头,然后感觉身子一空,被萧景琰抱了起来。

他身子很轻,看似高大实际上身上没有肉,所以抱起来也不费劲,萧景琰感觉手臂一沉,这人把头靠在了自己的手臂上,他问道:“先生哪里不舒服?”

“都......不舒服。”梅长苏拧紧眉头,缓缓闭上了眼睛,他现在浑身无力,腹部更是绞痛着。

萧景琰看着他不舒服,眉心也不禁揪起来,道:“先生休息吧,我送你去软榻上。”

“多谢......殿下。”梅长苏缓缓道。

萧景琰出了密室到梅长苏的书房,正守着的黎钢连忙道:“宗主怎么了?”

“好像旧病复发了。”萧景琰道。

黎钢连忙道:“我这就去请晏大夫!”

梅长苏突然睁开眼睛伸手,道:“黎钢,别去!”

萧景琰扫了眼书房,发现窗户下有一张软榻,他便把人放在榻上,然后道:“不叫大夫不行啊!”

“黎钢,去,去把蔺晨准备的药丸取来。”梅长苏伸手抓着萧景琰的衣袖,道:“殿下不用担心,没事的。”

此时外面天已经漆黑了,黎钢找到了药丸连忙端着温水递给梅长苏。

梅长苏准备起身,却连忙被萧景琰按了下来,萧景琰看着黎钢接过药丸道:“你下去看看能不能熬一贴汤药什么的,这里我来照顾吧。“

“不敢麻烦殿下。”黎钢拱手道。

“下去吧。”萧景琰摆手。

黎钢看了看梅长苏,见他点了下头后便离开了。

萧景琰伸手穿过梅长苏的后颈,扶着他坐起身靠着软榻的架子,然后把药丸递近他唇边,温柔道:“先生快吃。”

梅长苏伸手,道:“殿下,我自己来吧。”此时他的身体还有些发软,只是没之前刚发作的时候那么难受了。

“还是我喂你吧。”萧景琰道。

梅长苏看了他一眼,此时书房内正点着几根红烛,他看着这人柔和的面庞微微愣了会,然后张开了嘴,萧景琰把药丸送进了他唇里,接着端着温茶喂他。

萧景琰一丝不苟的做着,心里却颤了几下,刚刚指尖碰到了对方的唇,软软的,十分舒服。

梅长苏把药丸混着温茶咽下,然后就看着萧景琰把茶盏放在一边的桌上后继续坐在软榻边上,伸手给自己盖毯子。

“今天着实麻烦殿下了。”梅长苏低头道,然后伸手抓着毯子,两人的手掌碰到,梅长苏的手掌搭在萧景琰的手背上。

两人视线相对,又不约而同的移开手掌,只是之前的气氛却不尴尬。萧景琰道:“先生若要助我夺得这大好河山,可得好好照顾自己的身子。”

梅长苏浅白的脸上微微一笑,道:“一定,苏某即便要死也得看见殿下登上帝位后才死!”

“闭嘴!”萧景琰面带薄怒呵斥了一句,低头替他压着毛毯。

“殿下生气了?”梅长苏偏头看着萧景琰。

“没有。”萧景琰没有抬头看他,只是慢慢说了一句。

“可是殿下看上去有些闷闷不乐,你......”梅长苏道。

萧景琰突然倾身而上双手按在了梅长苏背靠的软榻架子上,道:“先生有时候话也很多。”

梅长苏觉得自己的心似乎就要从嗓子眼跳了出来,他感觉到了身前这人的温暖,盯着心中人的面庞丝毫不敢眨眼,道:“殿,殿下为何突然靠我这么近?”

萧景琰低头又凑近了一步,闻到了这人身上的药香味,道:“苏先生身上的味道真好闻。”

梅长苏眨眼,突然红了双颊,道:“殿,殿下?”







腐世耽风出本工作室主催,九分半印刷厂印刷!!!!!!

精装版普通版同时开售,目测也是靖苏圈唯一一本开了精装版的本子。

下面是淘宝链接

精装版125rmb:http://tmqd.me/h.ZXUYaM?cv=AAFwEuem&sm=93bf24

普通版75rmb:http://tmqd.me/h.ZXUYMD?cv=AAFwEeGe&sm=64b1cc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