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钰泽昭焉

一失足成千古恨,感谢还未抛弃,依旧相随的亲们~

【靖苏】宗主请上榻(景琰爬墙为救长苏)

帝王帝王帝王请注意:这文完结前别让我在lofter看见你,你一出来,其他大大都来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些大大都是我粉!知道真相的宝宝受不了了!

其他亲们继续看文,谢谢~

第十五章

萧景琰看见梅长苏倒下的那一刻只感觉昏天地暗,他晕眩了好久才缓过来,然后连忙跑到了梅长苏面前,萧景琰声音嘶哑的喊着:“苏先生,苏先生?”
萧景睿扶着梅长苏的后背,看了眼他胸口前的箭慢慢道:“殿下不要急,好在暗箭上面没有毒。”
“没毒就好,你去查查谁放出来的箭。”萧景琰内心慌张,颤抖的伸手包过梅长苏,此时飞流红着眼睛走了过来,“苏哥哥,苏哥哥......”
萧景琰把梅长苏抱起,慢慢下了拱桥,他此刻都没有发现自己眼眶已经红了,飞流紧随在他身后,萧景琰道:“飞流,去苏宅告诉其他人,苏先生受伤了,暂时由我带回靖王府。”
飞流虽然心智不全,却懂得事情的重要性,一点头后连忙赶回苏宅了。
萧景桓疑惑的看着萧景琰的背影,突然陷入了沉思,此时谢玉笑着走了过来,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我们似乎都没有得到好处,反倒是靖王不知何时和苏哲处的这么要好了。”
萧景桓看了谢玉一眼,道:“侯爷还是快点把刚才那个放暗箭的人交出来给本王吧。”
列战英看到萧景琰抱着昏迷不醒的梅长苏走出来,连忙上去问道:“殿下,苏先生怎么受伤了?”
萧景琰抱着人走下了阶梯,说道:“去把金陵中最好的几位大夫请来,连夜请来!”
列战英很少看到靖王如此失态的模样,心中一惊后连忙领命离开了。萧景琰抱着梅长苏,身后跟着众人回到了靖王府。
王府管家连忙迎接了上来,道:“殿下,殿下,苏先生怎么了?”
萧景琰微微蹙眉站在院子中央道:“苏先生受伤了,你去准备一间客房。”
管家点头转身准备下去准备,萧景琰突然叫住了他,道:“算了,就去我卧房吧!”他抱着梅长苏去了自己的卧房。
屋内的桌上点着几盏烛灯,屋内烛光摇曳,萧景琰轻轻的把梅长苏放在榻上,然后拿过了毯子盖在他未受伤的地方,他身上的胸膛还插着笔直的暗箭,萧景琰在屋内踌躇了一会,皱眉道:“大夫怎么还不来!”
萧景琰坐在榻边,看见梅长苏额头上冒着冷汗,他连忙叫外面的下人打温水来,慢慢给他擦拭脸颊,萧景琰轻声道:“所以你决定的事情就是在今日除掉谢玉吗?”
回答他的自然是一片沉默,萧景琰突然感觉有些心疼这人,他叹了口气,轻轻撕开他胸前受伤的地方,露出一小片白皙的胸膛。
这个时候列战英已经带着三位提着药箱的大夫来了,三人都是年迈的老者,他们一同对萧景琰行了礼。
萧景琰把脸巾丢回盆子里,然后起身让位道:“三位老大夫你们替我看看。”
这三位老大夫分别姓是唐大夫,夏大夫,林大夫,三人看了眼梅长苏受伤的地方顿时抽了口冷气,几人面面相觑后,其中夏大夫道:“还请殿下准备小火炉和匕首,容我们把暗箭取出来,他受伤的地方在胸骨右边,好在应该没有伤害到心脏。”
列战英连忙出去准备匕首和火炉。萧景琰双眸微寒道:“本王不要应该,是要你们一定要确保他没事才行!”
三位老大夫一同拱手,道:“是,殿下。”
列战英很快就准备好了东西进屋放在榻边,林大夫走上前看了看梅长苏的伤口道:“暗箭刺得很深,我带的止血药粉怕是不够用,你们两位带了吗?”
唐大夫连忙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子,“带了,带了。”他把药瓶放在列战英准备在榻边的小方桌上。
三位老大夫把工具摆好,准备替梅长苏取暗箭。
夏大夫在梅长苏的胸前撒了些止血粉,接着把暗箭的折去了一大半,只留下身体里的箭尖和外面几寸短的箭身。
三位老大夫依次忙活,萧景琰焦急的在一边看着,突然他道:“就这么把暗箭拔出来他身体受不受得了?他可是个文人,没有武功底子的。”
唐大夫摸了摸额头的汗水道:“这一只暗箭里面有倒钩,自然不能直接这样拔出来,因为伤口深,恐怕还得割肉才行。”
萧景琰听着这话只感觉心头一颤,道:“不行,割肉太痛苦了,即便他现在已经陷入了昏迷。”
几位大夫停了下来,夏大夫问道:“老夫知道太医院有一种药粉,名叫罂粟散,这种药粉十分稀少,止疼效果却很好,殿下如果可以,最好去太医院为这位先生拿一些出来使用。”
萧景琰蹙眉,道:“这个罂粟散本王好像听过。”他看了眼列战英道:“你去叫丫鬟来照顾好苏先生,然后请这三位大夫去休息下,本王进宫一趟。”
列战英道:“殿下,此时进宫怕是不妥,宫门已经关上了吧。”
“爬墙也得进去!”萧景琰拧眉说完一甩衣摆出去了。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