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钰泽昭焉

一失足成千古恨,感谢还未抛弃,依旧相随的亲们~

【靖苏】宗主请上榻(第十六章)by钰泽昭焉

这应该是第十六章,我粗心重复发前面的,大家继续看文。
qq读者群:靖苏王道 群内有文件,谢谢加入

萧景琰还真是爬墙进了宫城,然后直接遛进了太医院找到了今日执勤的御医要了足量的罂粟散,御医本来是不愿给他的,可是萧景琰发努了,说本王在外大战驰骋多年,保家卫国,如今回来问你要一点止痛药你都退退缩缩,不愿给,是不是想罢官了!
御医见萧景琰真动怒,再加上最近陛下有些重视他了,这事情要真是传到陛下耳中也不好,便取了一些罂粟散给他。
萧景琰瞪眼,又多拿了一点,这才离开。
他回到靖王府的时候月亮已经升到正中央了,三位请来的大夫正在打瞌睡。
萧景琰直接去了卧房,列战英叫醒了三位大夫,带着他们跟在靖王身后。
梅长苏脸色苍白,双唇已经不见血色了,他伤口撒了止血散,血已经凝结了,萧景琰感觉心口抽动,他紧皱眉头撇开了视线转身看着三位大夫,道:“这是罂粟散,你们快点拔箭!”
“是,殿下,老夫这就拔箭!”唐大夫用温水洗净双手擦干,然后坐在床边。
夏大夫突然道:“即便是撒了罂粟散这疼也是难忍的,殿下可能取点东西来塞住他的嘴?”
“木棍你看可行?”列战英道。
“木棍太硬,需要软一点的东西。”夏大夫看着他道。
萧景琰一撩衣袖卷起来,道:“用我手吧,你们快点拔箭医治他!”
“还是属下来吧。”列战英上前道。
“退下!”萧景琰瞪了他一眼,已经站在榻边,微微张开梅长苏的嘴,然后把手腕塞进去。
唐大夫把罂粟散洒在他伤口周围,身后的林大夫连忙递来了一把小火烫过的小刀,唐大夫接过慢慢割开他伤口被倒钩挂着的肉,然后开始拔箭。
萧景琰离得近,看得清楚,此时反佛心在滴血,手臂突然一疼,昏迷中的人用力咬了几口,似乎已经有了知觉。
伤口割开了一些,唐大夫继续倒了一些罂粟散,然后转动了下带着倒钩的暗箭,萧景琰看了连忙道:“你还转动做什么,快点拔出来啊!”
“老夫看哪个角度最好,才能不隔到太多的肉!”唐大夫慢慢道,转着暗箭的手突然停了下来,道:“就这个角度。”
萧景琰此时眉头已经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他还想说什么,就感觉眼前一道血喷射,暗箭被拔了出来。
唐大夫连忙拿着止血散和罂粟散洒在他伤口中,一侧的夏大夫准备好外敷的草药前来给梅长苏敷上。
萧景琰轻轻把自己的手臂拿开,他看了眼,上面有一圈红色的牙齿印,梅长苏薄唇微抿,睡容中的眉头紧蹙,萧景琰问道:“他什么时候才会起来?”
“多则三日后,短则明早。”林大夫拱手道。
萧景琰缓缓松了口气,他招手示意列战英带着三位大夫离开。
几人告退,屋内就只剩下昏迷中的梅长苏和慢慢在床边坐下的萧景琰,萧景琰抬着袖子,伸手替梅长苏轻轻擦拭汗水。
“景琰......景琰。”梅长苏嘴唇微动发出微弱的声音。
萧景琰低头附在他耳边,就听梅长苏道:“你,你等我回来,等我。”
“你叫谁等你?”萧景琰一笑,替他压好被子。
列战英马上就回来了,他手上拿着一张纸道:“殿下,这是大夫给苏先生开的药方,还有,敷伤口的药一日要换两日,分别是早晨和傍晚十分。”
“好的,知道了。”萧景琰挥手,道:“你吩咐下人去把药准备好吧,明早送来。”
列战英犹豫了会道:“殿下,天色已晚,您不去休息?这里属下来看着就好了。”
“不用了,你去睡吧,我在这里守着苏先生。”萧景琰盯着梅长苏的容颜轻声道。
列战英还没走,萧景琰回头瞪眼瞧他,道:“怎么,我的话也不听了?”
“属下不敢。”列战英拱手连忙退下。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