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钰泽昭焉

一失足成千古恨,感谢还未抛弃,依旧相随的亲们~

【靖苏】宗主请上榻(第二十一章)

午睡……

第二十一章

罪恶源头皆谎言,一代忠良成叛臣。
誉王主审谢玉一案,扯出来的事情错综复杂,矛头竟然直指十多年前的赤焰旧案!
    梅长苏在靖王府休养了数日,身体已经有所好转,这日已经能下床走路了。飞流拿着大氅给梅长苏,梅长苏披上一笑,看着缓缓进屋的萧景琰,道:“殿下。”
萧景琰连忙走近他,道:“怎么下床了,不再休息会?”
梅长苏微微扭着脖子,道:“躺了这么久,感觉身子是越来越乏了,我早就想下来走走了。”
“今日外面无风,我扶你去院内看看吧。”萧景琰伸手扶着他手臂。
梅长苏步伐缓慢,他被萧景琰扶着慢慢走出了卧房,两人来到了院中。今日有阳光,天气明媚,风和日丽,院中的地上落满了红色的寒梅,一边的阖闾花盛开了,挂着一簇簇金色的花穗。
飞流蹲在屋顶上看着梅长苏和萧景琰,然后缓缓在屋顶上坐下来。
梅长苏伸手轻微的推开了对方一把,然后离开了寸许,道:“殿下,今日我便回去了。”
萧景琰看着他脸色,这人脸色还是有点苍白,好在唇上已经有了血色,萧景琰道:“你身子还没好痊愈,誉王和我母妃都叫我好好照顾你。”
梅长苏听了微愣,道:“静嫔娘娘怎么知晓我的事情?”
“前日母妃知道我去太医院拿了不少止痛散,还以为我出了什么事情,便连忙召我进宫询问,我便说出了先生的事情。”萧景琰笑道。
梅长苏点头,道:“有劳静嫔娘娘挂心了。”
萧景琰突然想到昨日从母妃那里提了一盒点心回来,他道:“母妃给我做了些点心,我去拿给你尝尝。”
梅长苏微笑,看着萧景琰抬腿走进了屋子。
飞流从屋顶上飞了下来走到梅长苏身后,伸手轻轻扶着他,道:“苏哥哥,回家。”
梅长苏笑着看着他,道:“今日就回去,飞流不要着急。”
萧景琰提着一盒点心出来,打开拿出了一块地给梅长苏,道:“苏先生,这是我母妃做的榛子酥,你尝尝?”
梅长苏微微蹙了下眉头,伸手接过了榛子酥,他见萧景琰一直看着自己,便笑着低头吃了一口,然后道:“好吃,味道不错。”
萧景琰自己拿了块吃,然后把点心盒子递给飞流,飞流笑着提着点心盒子跑到一边吃去了。
萧景琰看着梅长苏,道:“苏先生,谢玉已经下马,接下来......”
梅长苏垂目一笑,道:“接下来是夏江。”
萧景琰不解道:“悬镜司一向不涉党争,先生怎么想到了夏江?”
“殿下有所不知,梅岭赤焰一案,夏江也涉在其中。”梅长苏看着阖闾花叹道。
萧景琰听了沉默了会,然后拱手,道:“先生有需要帮忙的尽管说。”
梅长苏拱手点头,道:“好。”
吃了中饭后,黎钢就赶着马车来接梅长苏了。
萧景琰送梅长苏上了马车,直到马车消失在转角,这才缓缓的转身进屋。

梅长苏回到苏宅的夜晚便发现身体有些不适,脸色发红突然出现了细小的红点,黎钢连忙叫来了晏大夫来诊查。
晏大夫只稍稍看了一眼,便拧紧了眉头问道:“你是不是吃了榛子酥了!”
梅长苏难受的咳嗽了一句,眼睛模糊道:“景琰给我的,我就吃了!”
“不要命了这是!他给你的是毒药你也吃啊!”晏大夫甩了甩休息,连忙叫黎钢扶着他坐下。
“他不会给我毒药。”梅长苏缓缓在软榻上坐下,若是景琰真给我毒药,我也会愿意吃下去的!
晏大夫替他把脉,然后叹了口气,道:“躺下休息吧,我替你煎一帖药,很快就好!好在吃得不多!”
“嗯。”梅长苏脱下鞋子慢慢躺在了软榻上,黎钢替他盖好毯子,然后候在一边。
第三日晚上,萧景琰便登门前来探望,梅长苏此时的脸色已经好了许多,伸手请他在厅内坐下,梅长苏给他斟好了茶,笑道:“殿下今日前来并不是单纯的来看望苏某的伤势吧?”
萧景琰面色沉重的看着他,道:“如今谢玉下马,只要加以追查,一定可以查出他当初参与大皇兄的案子。”
梅长苏握紧了茶杯,拱手道:“殿下想为祁王旧案平反恐怕不易,不如听苏某一劝,就此放开手,不要再查了。”
萧景琰微微敛眉,咽了咽嗓子,他深吸了口气道:“先生所言,固然不错,但我就真的放手,世上还有何情义可言?我若不查个水落石出,恐怕从此寝食难安!”他说着一起身拱手,继续道:“我知道先生心思缜密,透彻人心,要洗学当年这桩旧案,还请为我筹谋!”
梅长苏按着胸口,连忙起身,然后缓缓拱手在萧景琰面前跪下,道:“苏某既奉殿下为主,殿下所命必定遵从,自今日起,苏某必定竭尽全力,为殿下查明真相!”说完他放下双手对着面前的人慢慢一拜。
“多谢先生。”萧景琰也跪下对着对方一拜。
两人保持着这姿势还未起身,外面的突然传来了金钟声音,萧景琰一惊连忙走出大厅睁大了眼睛望着天边。此时黎钢和甄平两人过来。
金钟声还在响,萧景琰问道:“多少声?”
黎钢拱手道:“二十七声。”
甄平道:“宫中敲响金钟二十七声,想必是大丧之首,既然已无太后在位,想必是.....”
梅长苏感觉胸口突然作痛起来,他看着萧景琰的侧脸,尽力忍了下来。
“太奶奶,是太奶奶走了!”萧景琰慌张的跑着离开了。黎钢连忙追上去送他出府。
梅长苏觉得呼吸有些困难,他发红了眼眶慢慢朝后退,突然摔倒在进厅的路沿上,吐出一大口血。
“宗主,宗主!”甄平连忙扶着他。
梅长苏眼眶发红,唇齿都沾着血迹,他缓缓闭上了眼睛,哭道:“太奶奶走了......”

众皇子大臣守丧三十日,之后霓凰郡主也回来了。霓凰郡主见了太皇太后的一面后,就去找梅长苏,霓凰向梅长苏表明了心迹,不想在回云南离梅长苏那么远,她便决定自荐去卫陵守陵。
这日天气明朗,萧景琰前来了苏宅,梅长苏亲自去迎接他进府。
两人慢慢朝着院内走去,萧景琰道:“守丧出来才知道先生又病了,这么久才来探望,先生可好些了?”
梅长苏低眉道:“好多了,听说守陵一事已经定了?”
两人进了厅内,萧景琰回道:“定了,是六哥去,今日霓凰郡主突然上书,自请为太皇太后守陵一年,陛下已经恩准。”
梅长苏听了慢慢点头。萧景琰抬头看了会他的侧颜又慢慢收回了视线,这人的发丝卷起扣在白玉发冠之中,着了件素白的宽袖袍子,脸色倒是比上次见他时好上许多。
萧景琰从怀中拿出了一张纸,道:“苏先生,这是上次我们谈的战马供应联动一事,我把内容都记录了下来,你看看。”
梅长苏伸手接过,慢慢张开纸张笑道:“说起战马供应联动之事,又有谁,能比得上殿下的真知灼见呢?”
萧景琰弯唇一笑,两人慢慢在软垫上坐下来,道:“苏先生叫我低调谨言,一肚子的话在朝上也没机会说,还是在先生这里说得痛快,虽然有时候会争论不休,但是越是如此,越是互有补益。”
梅长苏低头看着纸上的内容,只是缓缓一笑。
萧景琰看着他轻动的睫羽心头一暖,他静静的看着对面的人,这人微蹙的眉心似乎蕴藏着心事,长睫却柔化了他刚毅的轮廓。
室外春风吹拂,绿意盎然。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