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钰泽昭焉

一失足成千古恨,感谢还未抛弃,依旧相随的亲们~

【靖苏】宗主请上榻(第三十章)by钰泽昭焉


第三十章

梅长苏本就觉得这几日身上没有力气,走了几步的路便又要歇息了,他被飞流扶着坐在密室内的软榻上兀自喘着气。

萧景琰快步下了密室的阶梯,当看到那人呼吸剧烈的坐在床边的时候却慢慢放下了脚步,然后感觉胸口有些发疼,他抿唇蹙眉道:“先生?”飞流警惕的挡在梅长苏面前,禁止萧景琰靠近他。

梅长苏虚弱的一笑,轻轻叫了句飞流,飞流连忙扶着他起身。梅长苏拱手道:“殿下不是在商议正事吗,怎么前来了?”

萧景琰看了飞流一眼,心里有点不愉快,面上却是笑着:“所以先生就跑了?”

梅长苏笑着准备拱手再拘礼,萧景琰连忙拉住他手靠近了自己,道:“我有话同你说,你能叫飞流先离开吗?”

梅长苏不解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偏头看着飞流一笑,道:“飞流,你先出去吧。”

“苏哥哥......”飞流不高兴的甩了甩胳膊,拧眉看了眼萧景琰后还是离开了。

密室内的两人紧靠站立着,上面突然关上门发出一道响声,周围又重归于平静,梅长苏双手推开了萧景琰,低眉问:“殿下要和我说什么事情?”

“为何会哭?”萧景琰盯着他眼睛问出了自己的心声。

梅长苏张了张嘴,想起以前的过往捂了下胸口,在对方发现之前又连忙垂下了手臂,道:“因为想起了以前的伤心事吧。”

萧景琰靠近面前脆弱的男人,道:“哭了多久,为何枕头都湿透了。”

“苏某也不记得了,只是哭了会后便睡......殿下!”梅长苏惊慌出声,因为他突然被萧景琰拉入了怀里一把抱住了。

萧景琰拥紧他道:“以前你的伤心过往我不知晓,愿以后你的事情我都能参与其中。”

梅长苏不懂他这句话的意思,只是胸口却突然跳动得厉害,连带着他浑身都发烫了起来,他缩手推了推萧景琰的胸膛,对方那里却火热得厉害,胸口也似敲鼓一般,梅长苏碰到他胸口,却突然停住了手指没有离开了,只是轻轻唤了一句,道:“殿,殿下。”

萧景琰微微松开他,用额头蹭着他耳鬓的发丝,道:“外面好似要天黑了,本王有点饿......”

梅长苏只觉得他这句话突然说出来有点突兀,却依旧笑道:“苏某请殿下去苏宅用晚膳如何?”

萧景琰的视线下滑,目光从对方的鼻梁上落在了唇角,看着他浅红微张的唇瓣萧景琰觉得嗓子发紧,一抿唇后便悄然靠近了他脸颊,道:“先生在邀请本王吗?”

梅长苏觉得对方不对劲了,眸中带着一股诱惑的风情,他朝另外一侧偏了偏头抓紧了萧景琰腰间的衣物,道:“殿下......别靠我这么近。”

萧景琰却没有松开他,只是站正身子一笑,随即拉着人一个转身两人一同坐在了床边。

梅长苏突然有点紧张了,只是不明白对方意欲何为,他双腿用力要起身,却又被萧景琰抓住了双臂,接着连唇都被那人的嘴捕获住了。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