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钰泽昭焉

一失足成千古恨,感谢还未抛弃,依旧相随的亲们~

【靖苏】宗主请上榻(第四十章)by钰泽昭焉

萧景琰趴在窗台望着从天空飞进院子的鸽子,神情冷峻。列战英捧住鸽子,取下了信笺进屋。

“殿下,探子来信说,苏先生无事。”列战英站在萧景琰的身后,拱手道。

“无事......就好,我第二次感觉自己这么没用,不能救他,第一次,还是因为小殊的离开......”萧景琰抬头,面颊浅白,眼眶有点红。

“殿下,后厨一直准备着东西,您吃点吧。”列战英担忧道:“您这样不吃不喝,若是苏先生从悬镜司看到您这幅模样,该伤心了。”

许是因为那句无事,萧景琰心里好像突然没那么难受了,他缓缓一笑,摆手道:“罢了,去拿点吃的来吧。”

“是!”列战英一笑,连忙跑出去给萧景琰准备吃了的。

长苏,我好想你,恨不得日日与你相见,是不是我只有成为掌握天下权利的人才能彻底的拥有你,如果是如此,那你快回来辅佐我吧!

曾经说好的一世一生啊!

梅长苏面对夏江的逼问,淡笑不语,任凭对方说的再多,他都是那副清冷优雅的神态。

这人软硬都不吃,夏江气在心头,便强行喂了梅长苏吃下了乌金丸。

梅长苏已经身中了火寒之毒,如今面对这区区的乌金丸,他又怎会怕,一切都显得那么的从容淡定。

 

此时夏冬已经和一干等人进了宫廷,卫铮被劫,送走他的却是夏冬,加之有纪王为人证,一切的矛头居然直指悬镜司,夏江本人!

梁王怒火攻心,大拍桌案,吩咐蒙挚亲率禁军执金牌查封悬镜司,上下一等人全部羁押候审,同时也解了萧景琰的的禁足。

夏江入狱,金陵一时风起云涌,同夏江结党的人人自危,惊恐不安。

 

梅长苏身体孱弱,从悬镜司被救回,刚刚卧于软榻之上便吐了好几口的血。

“宗主,喝口水,漱漱口。”甄平端着杯盏送近他唇边。

梅长苏蹙眉,喘了口气后洗漱了口,被晏大夫扶着躺下。

飞流望着床边盆子中的污血,心里难受,揉了揉眼睛飞身离开了屋内,再无踪影。

 

入夜,屋内寒灯如豆。

书房内突然响起了铜铃声,黎钢急急忙忙的进屋打开了密室的大门,迎来了萧景琰。

“靖王殿下,这个时辰,您怎么亲自前来了?”黎钢不解的问道。

“我!”萧景琰身后,飞流突然走了出来。

黎钢后退了一步,伸手请萧景琰进屋道:“飞流消失了一下午,原来去靖王府了。”

“长苏......睡了吗?”萧景琰心口抽疼,太多事话想说,太多的事情想问,开口,最终只问了这一句。

黎钢拱手道:“宗主回苏宅后便躺下了,一直睡着。”

“我想去看看他......”萧景琰轻声道。

“去去去。”飞流伸手想拉萧景琰的衣袖,却被黎钢一把拉住了手指。

黎钢道:“殿下,宗主在休息,不便......”他话还未说完,甄平已经闯了进来,他着急道:“黎钢,晏大夫哪去了,宗主又梦靥了!”

“梦靥?”萧景琰连忙道:“快带我去看看。”

黎钢连忙跑出去寻找晏大夫,萧景琰脚步急促,走到梅长苏卧房的门口听见了对方的惊呼声。

“爹,爹......”软榻上的人冷汗淋漓,双手凌空摆动,虚弱又无力。

萧景琰疾步走上前,伸手握住梅长苏的手指,“长苏,长苏,别怕。”他紧紧握住长苏的的手,对方手心带着汗,湿湿黏黏。

晏大夫急忙赶来,看见这场景道:“宗主每次梦靥都只能靠他自己,旁人帮不上忙,只能等他自己熬过去,熬过去就好了。” 他摆手道:“你们好生照顾他,我去配置明天他需要服用的药物。”

甄平拱手,连忙送晏大夫出去。

外面的天空突然有东西飘下来,白色的,一片一片,今夜居然下雪了。

 

腐世耽风出本工作室主催,九分半印刷厂印刷!!!!!!

精装版普通版同时开售

下面是淘宝链接

精装版125rmb:http://tmqd.me/h.ZXUYaM?cv=AAFwEuem&sm=93bf24

普通版75rmb:http://tmqd.me/h.ZXUYMD?cv=AAFwEeGe&sm=64b1cc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