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钰泽昭焉

一失足成千古恨,感谢还未抛弃,依旧相随的亲们~

【靖苏】宗主请上榻(第四十二章)甜

最后一场雪花消融,正月过后迎来了金陵的夜灯百花节。

夜晚的风有些寒,许久未出府的梅长苏今夜也想出去走走,看看金陵的夜灯百花节。

蔺晨摇着折扇缓缓走来,他身着一袭胜雪的白衣,面容含笑,身后跟着撅着嘴,不高兴的飞流。

黎钢抱着锦缎暖手炉走来送给梅长苏,他道:“天冷,宗主出去备上这个。”

梅长苏点头一笑,伸手接过后道:“飞流,一起去吗?”

飞流眨了眨眼睛,当看见回头的蔺晨后连忙绕道走了几步来到梅长苏面前,随即指着蔺晨道:“不准他,去!”

梅长苏笑着瞅着蔺晨,后者无辜耸肩叹气道:“我又得罪飞流了。”

“╭(╯^╰)╮哼!”飞流甩头走到了一侧抱着梅长苏的手臂。

“哈哈,飞流,我们走吧,看灯赏花。”梅长苏笑着出了苏宅。

“喂喂,你们两个不带上我啊。”蔺晨收起了折扇大喊。

甄平拿着手中的绒毛大氅已经追出去了,黎钢笑道:“蔺少阁主一起去吧,听说金陵的夜灯百花节可热闹了。”

蔺晨挑挑眉,笑道:“我还是觉得逗我家飞流比较好玩。”

黎钢淡笑不语,已经先走一步了。

蔺晨看着已经离开的人,一纵身已经飞上了屋顶,消失了踪影。

 

崇和路。

夜灯如花,百花齐绽放,街上情人双双。

花灯缭绕了眼睛,梅长苏抱着手中的小暖手炉,心里一时惆怅万千。他还记得十多年前的夜灯百花节,他和景琰......挑着金色的灯笼,一路赏花游玩,直到深夜才回府。

“苏哥哥,苏哥哥,看!”飞流推了推梅长苏的手臂,唤回了他的思绪。

梅长苏眨眼回神,顺着飞流指着的方向看去,那是几簇寒梅,枝上的梅花还未全部绽放,有几朵含苞待放着。

“那是梅花,飞流和苏哥哥一样也喜欢梅花吗?”梅长苏笑着问道。

飞流鼓鼓嘴巴,点头又摇头的,他道:“苏哥哥,喜欢,水牛,水牛喜欢,飞流不喜欢。”

蔺晨微微看了梅长苏一样眼,叹气后一笑,走到一侧看梅花去了。

“飞流不喜欢,那苏哥哥就不要了,我还准备买下来给你玩呢,你不要就算了。”梅长苏淡笑。

黎钢和甄平抿唇偷笑,不做言语。

飞流着急了,连忙指着梅花道:“要!”此时蔺晨已经掏出银子买下五枝梅花,徐步走来。

蔺晨摆弄着梅花道:“金陵的梅花总感觉比其他地方的要香上几分,飞流要不要闻闻?”

飞流瘪嘴,伸手过去准备拿一枝梅花,蔺晨突然移开笑道:“你先叫一句蔺晨哥哥给我听听。”

飞流瞪着他,伸手便作势要抢他手上的梅花,蔺晨手快的丢了一枝给梅长苏,飞流转身盯着梅长苏的手,嘟着嘴巴,一脸的不高兴。

梅长苏闻着梅香,笑道:“苏哥哥给你吧。”

“长苏,你不能给他,让他自己来我手里拿,我试试他武功!”蔺晨说完,飞流就转身施展轻功直朝他飞去了,街道上人多,没过多久两人便消失了踪影。

黎钢走上前道:“宗主,随他俩去闹吧,我们看花灯,金陵的花灯真是不错呢。”

梅长苏一手拿着暖手炉,一手拿着梅花枝条,看上去心情不错,走到了崇和路尽头的时候,他看上了一盏花灯。

黎钢撤了撤正看着周围环境的甄平,甄平转身连忙点头,将那盏红色的花灯买了下来。

“宗主,你喜欢这盏灯吗。”甄平将手里的花灯递给梅长苏。

梅长苏回神,突然哎了一句,笑道:“我就看看,你怎么买下来了。”

“很少看宗主盯着一个东西发愣......”黎钢上前道:“这盏花灯挺好的,上面还有字呢。”

梅长苏将暖手炉递给黎钢,接过甄平手中的挑灯棒,笑道:“这叫永结同心灯。”

甄平没说话,静静的站在一侧。

黎钢不解,问道:“属下倒是从未听过这灯,今日还是第一次见。”

红色的灯光,印着梅长苏脸庞,他温柔的看着上面的字念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百年好合,永结同心。”另外一条街上,萧景琰提着花灯徐徐走来。

梅长苏抬眼,街上人群流动,仅有他俩站着。

萧景琰走近,提着一盏和梅长苏手中一摸一样的花灯,他疑惑道:“长苏,你怎么会知道这永结同心灯?”

梅长苏内心宛若打鼓一般,他垂下手指,将手中的花灯用衣袍微微遮住,他笑道:“我乱说的一个名字。”

对方神情无异,举止和含笑中都透着舒适,萧景琰看了眼对方手中的寒梅,转移了话题:“长苏,你手中的这枝梅花挺好看。”

梅长苏低眉一笑,伸手递过去,“那就送殿下吧。”

萧景琰接过,挑眉看着他,道:“长苏刚才叫我什么?”

梅长苏挥手,示意黎钢和甄平别跟着,他挑着花灯上前笑道:“今夜能遇见景琰,实在是意外之喜。”

跟随着萧景琰的列战英后退了几步站在黎钢身边,无奈的看着他俩人并肩,消失在人潮汹涌的夜色中。

 

一路无话,唯有脸上透着暖暖笑意,街边的花灯迷离了人的眼睛。

梅长苏突然问道:“我们这是去哪里?”

萧景琰转动着手中的寒梅,微微一笑:“我知道有个地方的梅花开的极好,就两棵梅树,却是老树,七十多年了,花繁依旧,年年如此。”

梅长苏心里一凉,突然止住脚步,七十多年的成双梅树,只有林府有,曾经自己天天抚摸观赏的老梅树。

“会不会很远,要不回家吧,下次再看。”梅长苏敛眉道。

“不远,就在前面。”萧景琰突然握住他浅凉的手指,温柔道:“下次也能一起来看。”

街边挂在树梢上的灯笼随风摇曳,灯光映着人的脸庞,看不出行人是否红了脸。

梅长苏淡笑抿唇,缓缓的垂下了胳膊,任由对方拉着。

晚上的风有点寒,他们的心却很暖,闻着路边的传来的花香,萦绕在他们身边的空气中似乎都透着甜味。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