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钰泽昭焉

一失足成千古恨,感谢还未抛弃,依旧相随的亲们~

【靖苏】宗主请上榻(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五章


夜灯百花节过后,梅长苏已经半月未见萧景琰,这日听着黎刚汇报对方的事情,不禁思绪泛滥,思念也如潮水一般汹涌而来。

“宗主,宗主?”黎刚看着出神的梅长苏,轻声唤道。

梅长苏眨眼回神看了他一眼,面容染上了一抹绯红。

“你刚刚说什么?”

“属下说,靖王殿下这几日进宫频繁,殿下如今器重他,太子又被废除,金陵中传言四起,靖王殿下可能会成为......”

梅长苏伸手止住他的话,微微蹙眉,道:“只是传言,那位皇帝陛下的心思,我们......抓不住。”

黎刚点头,道:“还有一事,三月春猎,随行去九安山的娘娘是静妃,静妃好像向陛下提及了宗主,所以宗主,您后面也会在这次随行的人之中。”

“静姨随行去春猎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想必景琰已经和静姨说了我是林殊的事情。”梅长苏抬眼望着外面的日光,目光悠长,他轻声道:“九安山……你去准备下吧。”

“是。”黎刚拱手退下。

梅长苏低头捧着手边的书籍翻阅,正摆脱了脑海中之人的面容,外面便传来了黎刚的声音,道:“宗主,靖王殿下来了。”

手中的书突然掉在了桌案上,梅长苏理了理衣服连忙起身,表情虽然平淡如水,但是轻微勾着的唇角昭示了主人的好心情。

 

这几日无雨,风却很凉,萧景琰披着黑色的大氅进屋,对着温文儒雅的人喊道:“长苏......”

梅长苏走过去拱手相迎,道:“你怎么突然来了,也不事先同传一下,还走正门。”

黎刚早就离开了,列战英也未进来。萧景琰伸手拉住梅长苏的手指,在桌案边坐下,道:“你今日体温倒暖和,手不凉。”

梅长苏抽出了自己的手指,偏头给他斟茶,淡淡道:“你不会是专程来看我手凉不凉的吧?”

萧景琰接过对方送来的小茶杯,闻了口茶香道:“这不是你爱喝的武夷茶了,怎么换茶了?”

“这是蔺晨不知道从哪里寻来的暖阳茶,顾名思义,他说适合这个时节喝,你尝尝看。”梅长苏抬眼看着他道。

“蔺少阁主送的东西想必都是好东西,既然适合你,你就多喝点。”萧景琰放下杯子道:“喝完感觉肺腑都涌上一阵暖意。”

梅长苏看着对方享受的神情,不禁抿唇轻笑:“你还是没说今日为何前来。”

“许久没看你了,但是不知道找什么借口进苏宅看你。”萧景琰的手指转动着杯子,严肃道:“三月春猎,父皇提了你的名字,所以,后面我们能同行去九安山。”

“嗯。”梅长苏微微点头,却没再说话,心里好像在想着什么。

萧景琰伸手过去抚平了对方淡淡蹙起的眉心,然后倾身过去,在他脸颊上吻了一下。

梅长苏猝不及防,回神后反射性的推着他胸口,连忙道:“干嘛,外面有人......战英在门口呢。”

萧景琰抓住他手臂将人搂进怀里,叹息道:“这半月想你的紧,好想今天就把你接去靖王府,封你做靖王妃。”

梅长苏垂眸,双眼透着忧伤,寻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对方的怀里。

他不是女人,只是面前是他心爱多年的男人,也想靠在他怀里,感受他的体温。

怀中的人没说话,萧景琰低头看着他,问道:“你怎么不出声。”

“我在想......静姨为你挑中了哪家的姑娘做你王妃,可不能挑差了,以后要母仪天下的。”梅长苏轻声道。

萧景琰抬起他头,道:“我告诉了母亲你就是小殊,这几日母亲高兴的不行,只是......我还没告诉她,我们的关系,不知道她会不会接受。”

“静姨她......”梅长苏拿下对方的手指,低头随意道:“之前不是说静姨要为你选妃了吗?”

萧景琰似笑非笑的偏头看着他,眯眼道:“长苏,你好像很在意母亲为我选妃的事情,这一下,就说了几次了。”

梅长苏抬眼瞅着他,很没有底气的道:“我就随口问问!”

萧景琰勾唇笑道:“我早就拒绝了,不选妃。”

“不选妃怎么行,你以后真成了至高无上的那位,还会有三宫六院,我觉得中书令柳澄的那位孙女倒是不错,配你也正......唔。”

合适二字还未说出口,萧景琰已经一把将人搂进怀里,低头强吻上了对方的唇,软软的触感,还带着暖阳茶的清香,萧景琰内心满足的闭上了眼睛。

梅长苏挣扎了几下,只是未挣脱开,之后也缓缓闭上眼睛沉迷在对方的如火的热吻之中了......

 

院内打斗声和笑声传来,蔺晨和飞流施展轻功,从墙外一路追赶到院内。

“小飞流,你叫我一句蔺晨哥哥,我就把木头鸟还给你。”蔺晨笑道。

“不叫,给我!”飞流撅着嘴,捏紧了拳头。

蔺晨玩着手中的木头雕刻的小鸟笑道:“飞流,你现在越来越容易生气了。”

风吹过,浮起院中两人的衣裳和长发,飞流倾身过去伸手准备抢他手中个木鸟,未料蔺晨快速一转身已经闪到他身后,伸手便将人搂进了怀里。

“小飞流,是苏哥哥好,还是蔺晨哥哥好?”蔺晨低头问怀里的人。

“松......开。”飞流红着脸颊,双臂用力挣扎。

蔺晨更加凑近了几分,笑着看着飞流的脸颊,道:“小飞流,你脸红了啊,是不是蔺晨哥哥好。”

飞流一咬牙,用力将右手手肘朝身后之人的腹部一送,蔺晨顿时松开了他,后退了一步按着腹部,说道:“小飞流,你下手这么重!”

晏大夫看着端着药进了院子,看着这两人不禁摇摇头,便问一侧看热闹的黎刚,道:“宗主呢?”

黎刚连忙道:“靖王殿下来了,正在屋内呢。”

晏大夫点头,将盛着药碗的盘子递给黎刚,道:“你端着送过去吧,老头儿我就不打扰了。”说完便笑着走了。

黎刚哎了几句,看着打开的大门,送药去了。

 

 

腐世耽风出本工作室主催,九分半印刷厂印刷!!!!!!

精装版普通版同时开售

下面是淘宝链接

精装版125rmb:http://tmqd.me/h.ZXUYaM?cv=AAFwEuem&sm=93bf24

普通版75rmb:http://tmqd.me/h.ZXUYMD?cv=AAFwEeGe&sm=64b1cc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