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钰泽昭焉

一失足成千古恨,感谢还未抛弃,依旧相随的亲们~

【靖苏】宗主请上榻(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八章

春雨突然而至,下了一天的雨,春猎的众人便暂时休整了几日,等待雨后的天晴。

翌日清晨,留在金陵查看情形的甄平突然带来了一个惊心动魄的消息,庆历军首领徐安谟带着五万兵马正气势汹汹的朝猎宫杀来,并且还是誉王煽动谋反的,宫城内自然也早已经被誉王的人马所控制住了。

甄平说完这些消息便被请下去休息了,他为了赶路,日夜兼程,已经没有体力了。

梅长苏神情淡漠,候在一侧,高座之上的梁帝突然拍桌大喊:“谋反!谋反!哈哈!这个逆子,逆子啊!”

纪王有些慌张的拱手道:“皇兄,这可怎么办?”

“慌什么!”梁帝一挥手,看了台下的萧景琰一样,道:“去把蒙挚请来。”

蒙挚听命而来,跪在台下听完了梁帝的话,拱手道:“陛下,有臣和靖王殿下在,定能护大家平安。”

梁帝见蒙挚胸有成竹,他看着靖王道:“景琰,如何对付叛军就交给你们了,哎,朕累了,去休息了。”

“是,父皇。”萧景琰拱手道,他看着台上年迈的人双手气的发抖,心里不是滋味,此刻也才明白父皇已经老了,他心里叹了口气,却只能握住腰侧的宝剑看了梅长苏和蒙挚一眼。

 

营帐内,萧景琰手持宝剑指着九安山的地图,梅长苏静静的看着,道:“景琰,你有什么想法?”

萧景琰看着梅长苏的神情,微微一笑道:“你先说说你的看法。”

蒙挚站在对面看着他俩,不禁道:“你们别推来推去了,小殊你说吧。”黎刚已经告诉过他,如今这两人的关系了,虽然感觉怪怪的,不过他还是祝福,心里也高兴。

梅长苏伸手,萧景琰将手中的宝剑递给他,后者指着地图道:“九安山后面环湖,左右两侧是山,如果开战,一定是前面平原,此刻叛军已经聚集在前方,我们要出去搬救兵自然不能朝前面走,只能......景琰,你可记得九安山可有曲径小道?”

萧景琰看着对方唇角噙着的笑容,不禁愣神,淡笑后拿过自己的宝剑往地图上一指,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了,要出去,只能走这条路。”

溪曲径,曾经他和小殊在这里玩耍时不经意发现的,没想到时至今日派上了用场。

梅长苏笑着看着他,道:“景琰,还是你亲自去一趟吧,我记得那处山坡陡峭,你一切小心。”

对方说话总是这么的淡,这么的轻,温柔的关怀很暖心,如果不是蒙挚在这里,他恨不得将长苏搂进怀里狠狠的亲上一口。

梅长苏抿唇浅笑,回应着对方紧盯的视线。

蒙挚看了眼发愣的萧景琰,挑了挑眉后低头抚摸着眉心,他心叹:这陷入爱情中的人呐,总之笑的很傻。

 


评论

热度(13)